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二十九章 疑云重重

第二十九章 疑云重重


  
只见长杠杆和链结钩的地方,有一处细不可见的焦黑。
因为链结钩是生铁,颜色和焦黑色极其接近,所以如果不是用放大镜观察的话,确实很难发现。
苏阳在秤上放置了50的重物,称了一次,50斤正常;
然后又拿掉几斤重量,挪动了一丝链接钩,称了一次,还是50斤;
而挪动这一丝,就是在那个焦黑范围之内。
到了这时候,已经可以确定,秤确实被人动了手脚。
只是随之而来的疑问就是,这个人是如何动的手脚?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磁铁,苏阳也是第一时间想到了磁铁。
他让人拿来一块磁铁,发现磁铁确实可以左右称重,但是却不能锁定具体数量的多少。
他又把磁铁分成了若干块,最终靠着磁铁的大小确定了具体的数量。
那随着而来的又是另外一个疑问,如果有人把磁铁放到链接钩的位置,而贾安民派人搜查的时候不可能发现不了。
退一步来说,如果磁铁是成立的,那这个焦黑点又作何解释?
还是说只是这一个秤有焦黑点,属于偶然现象。
苏阳让人带着他来到放秤的房间,逐个查看磅秤,发现每个秤上都有黑点,至此,又确认一条重要线索。
至于这个焦黑点是什么意思,苏阳一时间倒真是琢磨不透,只好暂时放下。
看看日已西斜,苏阳着人找到贾安民,借了两个熟悉的得力手下,离开粮仓,往内城铜人巷而去。
铜人巷和东仓都在东城附近,彼此距离并不算太远,不大会的功夫也就到了地方。
铜人巷名气听着着实响亮,等苏阳到了地方也发现这个巷落确实不太一样。
巷落中间是一条条长约三五米、宽约一米的绿化带,上面种植着一些花花草草,一直延伸到小巷深处。
巷落两边都是一些老式的居民住房和一些进进出出忙碌的妇幼、老人。
这些人虽然都衣着偏旧,但是所有的人都给苏阳一种朝气勃勃的感觉,看上去精气神十足。
苏阳让两个随从在巷外等候,自己则孤身一人往小巷走去。
随着苏阳的深入,时不时有人给他这个陌生人打个招呼,苏阳也一一微笑还礼,一直往小巷深处走去。
等到了小巷尽头,一座占地千米的寺庙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苏阳面前。
寺墙上还有“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大字,一看就知道有一些年头。
这些建筑物的外墙经过时间的侵蚀,有一些外皮已经剥落,显得十分破旧。
站在寺庙外面,就能听见里面热闹非常,人声鼎沸,听声音似乎是在练兵。
苏阳见无人看守,索性也迈步进去观瞧。
只见寺内除了几个陈旧的大殿、偏殿和一些古树外,就都是大片的空地。
而在这空地之上果然有百十名光着膀子的少年在举石锁,练拳脚,场面完全可以用热气腾腾来形容。
看到苏阳进来,有一个少年迎上前去,拱手施礼询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来我铜人庙所谓何事?”
苏阳拱手还礼说道:“我是外乡人,久慕铜人庙大名,今日有幸到此,也是想来观光瞻仰一番。”
少年闻听,先是拘谨的笑了笑,然后客气的说道:“这个庙早就破落了。现在暂时由我们金铜帮接管。远来是客,你既然慕名而来,我就带你转一圈看看吧。”
苏阳赶紧拱手称谢,然后在少年的陪同下转了一圈,等转到后殿之后,他发现一溜有十几个大锅放在地上。
只是锅上全部被黑布盖着,看不见锅里的情形,只能通过周边偶尔可见洒落的麦粒,判断这锅里装的有粮食。
只是这十几口大锅也装不太多粮食,也不好说是和粮食失窃案有关。
他又接着逛了一圈之后,便与少年拱手辞别而去。
走出寺庙,他又围着铜人巷开始观察地形,正在观察的时候,忽然听见九灵塔说话:“苏阳,我在那些锅上也闻到了空间法器的味道。”
苏阳已经习惯了九灵塔的节奏,冷静的回答道:“看着是一口锅,其实自带空间,可以储存很多粮食。这么说来,这个铜人庙确实是有些问题。对吧,九灵?”
九灵呆了一会,回答说:“我不好说,但是如果我要装酒和粮食,肯定要比他们装得多。”
言语中,透露着一个酒囊饭袋的骄傲。
苏阳这会也已经回到了巷口,正要和两个随从离开。
可就见带他逛寺庙的那个少年,领着另外二十多个少年,每人身上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裹,出了铜人巷,直接奔东城墙根方向而去。
苏阳有些好奇,便让两个随从原地等候,自己则偷偷的跟随着这些少年,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些什么。
这个位置离东城墙根不远,不大会就到了地方。
苏阳这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每个城市,都有光照不到的地方,在这些黑暗的地方,依然有一群人倔强而无助的生活者,而苏阳现在看见的就是这么个地方。
这个城墙根烂砖残瓦,看来是扩建遗留下的老城墙,在墙根下面是一溜破旧的窝棚,一些老弱病残破衣烂衫,半依而坐。
宛如一个个生命的雕像,无声的用最后的力气和死神抗争。
看到少年们的到来,老人们一时间也变得灵动了起来,纷纷给少年们打着招呼。
而少年们似乎也对这个地方特别熟悉,和老人们亲切的打着招呼,然后解下背上的包袱,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进老人身边的各种器皿里面,接着开始帮老人们生活、做饭。
粮食!
果然是粮食!
苏阳看的瞳仁一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些粮食肯定和失窃案有关,只是如果他们拿这些粮食救济这些老弱病残,其本质和自己一样是杀富济贫,这可让自己很难释以辣手。
另外,丢失的毕竟有百十吨粮食,这些老人肯定是吃不完的呢?
那其他的粮食都去了哪里?看来真正的答案晚上还是在十八铜人庙了。
苏阳想到这里,随转身离开回到了铜人巷,和两个随从一起返回了东仓。
等回到粮仓,贾安民要设宴招待大家,苏阳借口太累,便和白自川一起回到了他的府上。
而此时白自川府前,只见十余口大锅,热气腾腾,筷立其中而不倒,显然是锅内麦粥充足。
而老百姓也秩序井然的排起了长队,等待麦粥。
人口之多,场面之大,那真称得上是锣鼓喧天、万人齐鸣、衣衫招展、人山人海。
而白晶晶则坐在一个角落,满脸泥渍汗水,白衣服也是污迹斑斑,拿着一个粥碗,一边看着喝粥的百姓,一边自己小口的喝着麦粥。
看到他和白自川回来,也只是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并没有起身,显然是累坏了。
苏阳看的不由得有些心疼,便和白自川一起来到了白晶晶身边,低声询问救灾情况。
白晶晶一一回答,然后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苏阳看左右无人,便小声的把发现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两个。
并问白晶晶晚上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夜探铜人庙,要是愿意的话,就早点休息,午夜时分出发。
白晶晶闻听此言,顿时满脸喜色,犹如小鸡啄米,连连点头。
抬头一个劲的看着天色,恨不得现在就是午夜。
白自川则是沉吟了一会,然后提出自己也陪两个人一起去,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苏阳闻听此言,也是满脸喜色,犹如小鸡啄米,连连点头,毕竟多了一个白自川这样的大神同行,能不能破案不说,但安全绝对可以保障。
闲话少说……
转眼间,到了午夜,苏阳一行三人换上夜行衣,径直往十八铜人庙而去。
他们没有选择走十八铜人巷,而是选择十八铜人庙的后墙,悄无声息的翻墙而入。
因为是下弦月的缘故,夜色笼罩,再加上时不时有乌云遮住月光,让庙里的大殿、树木的影子忽隐忽现,更是增加了几分神秘的氛围。
他们借着阴影,闪转腾挪,来到了后殿,看到那十几口大铁锅。
苏阳偷偷掀开其中一只铁锅,发现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苏阳又打开了其余的铁锅,发现里面全部空空如也,看来粮食应该已经被转移了。
捉奸要双,捉贼拿赃,这可如何是好?
他小声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两个,白晶晶提议在偷偷探查一下各个房间。
白自川则提议先回去,等他找城防,找到相关的图纸,看看铜人庙是不是有隐藏的暗室,再来一探究竟,这样也能彻底看的明白,也省的打草惊蛇。
苏阳同意白自川的说法,白晶晶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反对。
三人意见达成一致,就此离去。
等回到白府,白晶晶总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就硬拉着苏阳、白自川陪她到屋顶赏月、饮酒,话题自然还是围绕案件展开。
白晶晶喝了一口酒之后,郁闷的说道:“本来想着今天晚上要破个惊天大案呢,结果虎头蛇尾。我觉得粮食应该就在庙里面。”
苏阳说道:“应该就在庙里,他们虽然给百姓了一些,但是应该还留有很多。”
白自川摇了摇头说道:“不光是东城根,西、南、北城根也有很多灾民,我明天找人盯着铜人巷,看看他们有没有给这几处的灾民送粮食。要是他们的粮食也是用来赈济灾民,等抓捕他们归案时,倒是可以从轻处罚。”
白晶晶笑着说道:“我咋觉得不应该罚啊,他们也算给官府分忧了。”
苏阳说道:“我觉得该奖不该罚,毕竟他们这算是杀富济贫,救助了一方百姓。”
白自川听完之后,不由得哭笑不得,说道:“杀官府的富,然后济百姓的贫,提高自己的威望。要是你是官府,你会轻饶他们吗?”
听完这话,苏阳点头称是,说道:“这倒是,角色不同。”
白晶晶说道:“咱们是不是想的太远了。我问你们,你们拿到城防图,去搜查铜人寺的时候,万一搜不到粮食,怎么给人家定罪啊?”
苏阳说道:“不是还有一处破绽的吗,我们也可以从那儿入手。只是我暂时没想明白,众目睽睽之下,是谁操纵的链接钩?他是怎么操控的链结钩?”
三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