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六十六章 给那巴一个惊喜

第六十六章 给那巴一个惊喜


  那巴有些生气刚才苏阳的举动,闻听比赛开始,顿时犹如一头小猎豹一般,举拳冲向苏阳。
苏阳看他是空手,自己索性也空手迎敌。
双方拳来脚踢,一时间打的也是不可开交。
打了几个回合之后,苏阳不禁有些纳闷。
他感觉到那巴的实力也就一般,并没有雷子评价的那么高,自己要是再认真几分,那巴很快就会落败。
莫非是和那巴身上缠的布条有关系,苏阳又观察了一会,一边小声的询问那巴,手上为什么缠着布条,是不是隐藏了实力?
那巴点了点头,告诉苏阳:他们一个村里每个人都是战士。而他这一代,他是实力最强的,村子里的巫师怕他比赛的时候,控制不好力量,直接把人打死惹祸,所以对他进行了封印。
苏阳闻听,顿时觉得自己有些胜之不武,他让那巴解开封印,和自己放手一搏。那巴一时间有些犹豫。
苏阳见那巴如此,眼珠一转,手下一紧,顿时把那巴逼到了擂台边上。
一边打,一边威胁那巴:“赶紧变身,你在不变身,我就把你踢下擂台,一分钱奖金你也拿不到。”
那巴这时候已经是颠着脚尖立在了擂台边上,他听完苏阳的话,又看了看远处的小伙伴,再也无法忍耐。
猛的窜到空中,三俩下撕掉手上的布条,借势腾空一脚,往苏阳头上踢去。
苏阳已经从他踢来的风声中,判断中这一脚力度不小,也是不由得大喝一声:“来的好。”顺势举起手臂格挡住了那巴的脚势。
只听“蹬蹬蹬”脚步声响起,苏阳竟然被一脚踢回了擂台中央。
而此时的苏阳也是举着毫无知觉的手腕暗暗叫苦:“坏了。装X遭雷劈了。”
右手短时间无疑是废了。
擂台下面见到这一幕的人顿时又是议论纷纷。
“人不可貌相,这孩子力气这么大?一脚把苏武牧踢退这么远?”
“笨,苏武牧是靠脑子打比赛的,你仔细想想,上次赢怀林是怎么赢的。”
“哦,我明白了,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不论对手强弱,苏武牧都是全力出手,智谋百出,也是对对手的一个尊重。”
……
所以说,虽然那巴给了苏阳那么一下。
但所有人都乐观的以为苏阳是故意后退,以退为进呢。
只有在擂台之上的苏阳甘苦自知。
他已经发现了,那巴的攻击,干脆、直接,没有任何花哨。
攻击的地方也都是人体的要害,务求一击必杀。和白进的攻击方式很像。
自己力气确定是干不过他,只有用计一途了。
想到这里,他对着冲过来的那巴虚晃一招,然后施展影魅,花蝴蝶似的围绕着那巴转了起来。
下面的有些观众已经看出了,自从那少年撕掉手上的布条,踢了苏阳一脚之后,苏阳就不在也不和那巴正面接触。
难道这少年真的是厉害无比,让苏阳也退避三舍,不少人已经有些疑惑了,但是却没有人张嘴提出这事。
也就在这时,苏阳凌空而起,背剪双手,两脚连环而起,“啪啪啪啪啪啪”,双脚不住的往那巴面门踢去,漂亮、好看。颇有点佛山无影脚的气势。
背后的双手则悄悄的拿出离火枪,趁那巴抬头迎敌之时,扔在了地上。
然后口中一声“疾。”
再看离火枪宛如野鸡见色狼一般,扑到了那巴的身上,三下五除二死死的困住了那巴。
那巴扑通倒地,满地打滚,用尽全力企图挣脱离火枪。
苏武那会让他如意,一个健步上前,拎起那巴,快速跑到擂台边上,轻轻的把他放了下去。
然后示意裁判宣布比赛结果。
苏阳这一番花里胡哨的操作,顿时惊呆了擂台下的众人。
片刻之后,竟然爆出雷霆般的掌声。
一时间也是纷纷感慨
“看看人家苏武牧,用心的对待每一个对手。”
“对啊,关键是打完之后,还这么小心的呵护对手。”
“智勇双全,仁义宽厚,是我辈学习的楷模啊。”
……
而此时的那巴却是有些憋屈,没想到苏阳如此卑鄙。
不过输了就是输了,说明自己确实是技不如人。
他想了想,然后来到已经走下擂台的苏阳面前,有些情绪的说道:“哎,苏阳,我们三年后还在这里,再打一次,你干嘛?”
苏阳闻听,回头看了看那巴,真的是认真思考了一会,说道:“好,我答应你。”
那巴顿时心情好了一些,觉得自己三年后肯定可以打败对方。
可是转念之间又想到,自己没有挣到钱,如何回去面对村里的父老乡亲,一时间又是愁容满面。心情犹如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
他有心给苏阳张个口,可看着苏阳远去的背影,无论如何也张不开这个嘴。
正当他走下擂台,情绪低落的准备转身离开时,忽然有人叫他,他抬头观瞧。
叫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大眼睛,厚嘴唇的军官。
那军官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那巴,我叫雷纹,是雷霆军的人。”
介绍完自己之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张金票,递给那巴。
说道:“这是一万两金票,苏阳让我给你的,说是让你回家建城墙用。”
顿了顿又说道:“你要是现在没事,就给我一起去把钱取了,我让人把你护送回去。还有,你建好城墙之后,如果愿意当兵的话,就来找雷纹营找我。”
那巴捂着胸口,第一次体会了五味杂陈这个词的含义。
他这半天的经历,比他过去十多年的经历加起来都要丰富,心情更是如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大喜大悲。
不知不觉中,眼泪已经沿着他漆黑的面庞流了下来。
他操掉眼泪,看了看苏阳已经消失不见的身影。
扭头对着雷子说道:“苏武牧大恩,如同再造,麻烦您带着我去他住的地方,当面感谢一下他。我们再走不迟。”
雷子闻听,连连点头,说道:“倒是条忠义的汉子。苏阳这会估计还没走远,走,我们去追他。”
几个人一路疾驰,没多大会,就远远的看见了穿行在熙攘人群中的苏阳一行。
那巴大喊一声:“苏武牧,留步。”然后挤过人群,扑通跪在苏阳的面前,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
口中说道:“感谢武牧,给了我们村子新的希望。以后武牧有什么安排,我们必定全力以赴。”
苏阳没想到那巴还会特意来感谢自己,连忙上前一把搀起他,说道:“赶紧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城墙你先建着,要是费用不够,就在去炎州五指山找我。”
周边的吃瓜群众了结情况之后,对苏阳的举动又是一番称颂。
那巴再三感谢过苏阳之后,拜别而去。
苏阳一行人也是返回了白府。
再有一轮就能进入八强了。
苏阳夺冠的呼声越来越高。
好在苏阳始终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他一直小心的呵护着自己,从来不给自己加些无谓的压力。
所以呢,他从来不想夺冠,而是只集中精力准备下一场比赛。
就像现在,他正在拿着雷子给他的资料,仔细的研究着自己的下一个对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