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 > 第七十四章 天夜叉的故事

第七十四章 天夜叉的故事


  台下的众人没料到异变突生,不少人都不由的惊呼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硕大的盾牌凭空出现在苏阳的身下,托住了苏阳极速下降的身躯,并缓慢的带着他落到了擂台之上。
救人者非是旁人,正是雷子。
他这会也带着方士也到了台上,确定苏阳只是精神波动太大,暂时晕过去之后,才放下心来。
然后在看雷子招手把坚守在擂台一角的裁判叫了过来,让他宣布比赛结果。
等裁判宣布完结果之后,雷子也是有些小小的得意:感谢苏阳,又让我小挣了一笔。八千两黄金到手。
而尽职的裁判不光宣布了比赛结果,还很贴心的给大家宣布,苏阳只是累晕了,身体没事。
听完这话的众人纷纷欢呼不已,让整个军校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欢乐海洋。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专家们的精彩评论。
“老王,这场比赛是不是让你感觉到震惊?说实话,在我看来,苏阳获胜,真的是在我意料之外。”
“我也这么看,老李。我前期更多的是惊讶,疑惑,到了后期是欣慰,各种感情因素纠葛在了一起。你是什么看法呢,老张?”
“一样,不光感情因素的事,从专业的角度讲,我认为苏阳取胜的原因分为三点:
1,天时,据说苏阳身具火、雷两种灵力,雷灵只有在阴雨天气发挥作用。这是天时。
2、地利。我们的国君手把手传授他苏阳雷霆行,别说是他苏阳,我觉得我这个糟老头子上去也能赢。
3、人和。整个军校场都是我们的人,在魔族骚乱出现的一瞬间就迅速扑灭了,这说明我们早有布局。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占齐了,他苏阳没有不赢的理由。
这话说得是斩钉截铁,铿锵有力,顿时让他周边的吃瓜群众掌声不断。
......
而这会西门进他们也都已经挤过了人群,来到了苏阳的身边,再三询问过方士,确定苏阳无碍后,才都放下心来,抬着苏阳到了一处帐篷处,慢慢恢复。
贵宾台上的雷霆其实是想过去看看苏阳的,毕竟这局‘请君入瓮’,虽然一直是他在后面推波助澜,但冲锋陷阵,生死搏杀的事一直是苏阳在做。
只是看着欢乐的军校场,他也不愿意打破这份欢乐,便索性收了乌云,转身离开了。
而此时也有很多人发现,乌云散了。
天晴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也已经消散于无形。
当然,更不会有人会去在意一个慌里慌张出城而去的红衣女子。
......
而此时的苏阳却正在梦中,又一次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天夜叉这温馨而又悲情的一生。
苏阳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就是魔族的地盘,天空是暗红色的,衬的天空中的太阳也多了几分血腥。
而大地则是黑黄相间、土地贫瘠,有一些人类的奴隶正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劳作。
而天夜叉就出生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他的父亲是一个低等的差役夜叉,平常的主要工作是监管人类的奴隶工作。
像他父亲这种没有地位的夜叉,不过是自身自灭,没有母夜叉会看的上他。
可是爱情有的时候真的会穿越种族的制约。
他的父亲和一个人类女性,奴隶相爱了,不久就有了爱情的结晶:天夜叉。
当他的父亲抱着刚刚出生丑陋的天夜叉时,苏阳在旁边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父亲的那种激动、颤栗、兴奋、喜悦...
有了孩子的家庭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天夜叉的父亲每天都活在一种巨大的幸福之中,他每天努力的工作。
下值之后,则是宠着心爱的妻子,陪着可爱的儿子过完每一个幸福夜晚。
后来天夜叉又陆续有了弟弟和妹妹,但是父母对他的爱并没有缺失一份,而是更加努力的工作,生活。陪着他们三个健康、快乐的成长。
一家人的生活就像沙漠里的胡杨,虽然外面环境恶劣,但是回到家中,总是有无尽的温暖、欢乐,笑声。
记得有一次他贪玩,回来的太晚,父亲狠狠的把他揍了一顿,并罚他晚上不准吃饭。
晚上他正在床上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两个小小的身影偷偷摸摸的跑了进来,塞给他两个鸡腿,原来是晚饭的时候弟弟妹妹偷偷留下来的。那也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鸡腿;
还记得父亲背着母亲,他背着妹妹,弟弟充当裁判,他们在家门口骑马打仗,玩的不亦乐乎,笑声在广阔无垠的土地上传出去好远;
还有些时候母亲会愣愣的望着南方,不言不语,暗自垂泪。
父亲就会来到母亲的身边,拍着胸脯承诺,有一天一定会带着母亲回到人类的土地。
母亲就会笑着摇头,用充满柔情的眼睛看着父亲,说父亲是傻瓜,自己这辈子能碰见父亲,已经很知足了。
然后两个人就趁着孩子没有发现,偷偷的互相依偎一会。
而躲在远处看见这一幕的天夜叉心里也会充满幸福感,觉得他们一家子会这样永远的幸福下去。
可这一切的温馨,都在天夜叉十岁时戛然而止,谁也没有想到,噩梦忽然就降临到了这个幸福的五口之家。
......
天夜叉的父亲换了头领,这个夜叉头领是个老色批,他强行霸占了天夜叉的母亲,天夜叉父亲奋力反抗,死在了老色批手里。
天夜叉那刚烈的母亲不甘屈辱,企图刺杀老色批,可最终也死在了老色批的手里。
等天夜叉再见到母亲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咆哮着要去给父母报仇,却被人偷偷塞了一张纸条。
他认得,那是母亲的字体,也是人类的字体,母亲从小就教过他。
上面就写了一句话:保护好弟弟、妹妹。
冲着这句话,他没有再去找老色批的麻烦,而是选择了隐忍,担负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职责。
后来,十八岁时,他天赋觉醒,竟然可以修行夜叉的天赋技能:黄泉之怒,才被夜叉王招入了夜叉军队,一步登天。
也就是在那天,他带着弟弟妹妹,把老色批绑到父母坟前,三个人活生生的把老色皮撕的稀碎,才算是给父母报仇雪恨。
天夜叉跪在父母坟前发誓,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弟弟,妹妹一辈子。
后来姊妹三个相依为命;
再后来他们来无尽深渊执行任务;
然后,碰见了苏阳,任务失败,地夜叉、母夜叉身死。
再然后,联络周边魔族的天夜叉也彻底陷入了疯狂,他在一个红衣女子的协作下,魔族全部偷偷的潜入雷落城,杀苏阳,杀人类,好为弟弟、妹妹报仇。
只是最终功亏一篑,死于苏阳之手。
出于对苏阳的无尽恨意,他魂飞魄散之前,利用一缕残魂,使出了夜叉的诅咒,让苏阳掌握了凶冥血笼、黄泉之怒的同时,却也成为了整个夜叉族的敌人,不死不休。
看着这一切的苏阳也发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天夜叉已经彻底的魂飞魄散之后,人也缓缓的醒了过来。
刚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苦大仇深的西门进、梨花带雨的南宫蝶、拍着光头的北辰刚、圆睁怀眼的雷子......
大家看着苏阳醒来,都是满脸关切的询问道:“没事了吧?”
苏阳尝试着想站起身来,才发现身体、脑袋都是空空如也,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
他吓了一跳,赶紧运起灵力,才发现三路灵力都在,只是变得十分微小,就连已经回到他后背的九灵塔也是萎靡不堪,显然都是累脱力了。
苏阳这才放下心来,语气微弱的告诉大家:“没事,只是有些虚脱。”说完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到苏阳确定没事,南宫蝶才开始擦拭两腮的泪水。
西门进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走,我们送苏阳回家。”
雷子闻听,赶紧安排人找了辆马车,把苏阳抬到了车上,为了避免颠簸,缓缓的往军校场外驶出。
不知道谁在后面说了一句:“苏武牧走好。”引起了连锁反应,一时间,苏武牧‘走好’的声音响遍了整个军校场。
而此时马车已经驶出了军校场,外面不明真相的群众闻听军校场里面的喊声,看看缓缓驶出的马车,再看后面跟着的表情沉重的众人们,“轰”的一声炸了锅,议论纷纷。
“苏武牧死了。”
“苏阳苏武牧战死了。”
“苏阳苏武牧和魔族同归于尽了。”
“苏阳苏武牧和军校场里面埋伏的五千魔族同归于尽了。”
……
跟在马车后面的众人一时间都听傻了,赶紧纷纷抬起头来给周边的百姓解释。
就这样,十余里路程,大家一路走,一路给站在路边自发给苏武牧送行的百姓解释。
等快到了白府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口干舌燥,口吐血沫了。
可等到了白府门口,走在最前面的雷子一眼就看见一身素缟的白泰然,面沉似水的带着白府的下人在门口恭候。
他大叫一声:“我受不了了。”索性也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
……
……
一场欢快的闹剧落下了帷幕。
而处在闹剧中心的男主角苏阳却还在昏睡当中,他能赶得上三天之后的总决赛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