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九章 少侠

第九章 少侠


        早间,洛庆城又迎来新的一天。

    长街两旁排满了各式小摊,做生意的商贩用其独特的吆喝呼唤来赶早市的人们。苦力、农妇还有上了岁数老人……人群的到来带起一阵嘈杂,他们渲染着城市的繁华,令其充满生机,兴兴向荣。

    街上有孩童正在玩耍,他们不懂事,被来往的车夫呵斥。

    “哪家熊孩子!不要命啦!”

    大户人家的家丁提着笤帚升起懒腰,今天的第一件工作又是清扫尘土与落叶。无精打采地划拉着,不经意一抬头……

    “哎呦我去!!”

    他被吓了一跳。

    街那头来了一位穿着得体的小姐,而她的身前走着一只猴。

    “你他妈说谁是猴!?”常治龙指着家丁大骂道,“再说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金艳霖赶忙劝阻:“算了治龙哥……”

    其实被误会也不能怪别人,主要是常治龙今天的造型太别致了。

    “你再说?你再说?”常治龙又指着一位路人。

    还好金艳霖拉住他,不然可能真要动手。

    怎么回事呢……主要是火煎草闹的。之前我们曾说过,火煎草这种仙草,普通人吃了容易上火。虽然讲明是普通人会上火,但我并没说修士就一定不会上火。

    常治龙就上火了,还是大火,两片嘴唇肿得跟香肠一样。

    “治龙哥你没事吧?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金艳霖很担心。

    常治龙大手一挥:“没事,不过是上火而已,喝两杯菊花茶泄一泄就行。”

    想想也是,作为一名修士,吃错东西找凡间的大夫看病,那属实是有点行业败类。

    两人找了个茶摊,坐下之后常治龙喊道:“小二,来两壶菊花茶。”

    “好的客官……哎呦!”小二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大白天见鬼了。

    “妈的……越说越过分!”常治龙愤愤不平。

    金艳霖不明白,问道说:“谁啊?”

    “马路对面那臭小子!”常治龙指着街对面说,“那小子从刚刚开始就骂他爹,骂到现在还不停嘴,真是不孝!”

    “这么厉害!”金艳霖惊了,她看到街对面那小子确实好像嘴在动,但充其量也就是嘀咕,这居然也能听得到。

    其实常治龙之所以听力变得这么强,主要还是因为火煎草的副作用。五行仙力对人的身体感官都会有所加强,火缘主影响听觉,常治龙一下子练大发了,所以听力才有这种飞跃式的增长。

    要说还得亏他吃得少,若是再多吃两棵,估计就能打破次元壁,连旁白说什么他都能听见。

    “那可不一定呕~~”常治龙望着桌子自言自语。

    金艳霖问:“这回又听到了什么?”

    常治龙回答:“哦,那边那小子说城东的姑娘一定会嫁给他。瞅他那熊样,你说可能吗?”

    金艳霖看了看身后,几十米开外果然有两人正在交谈,她心中不由得暗自佩服。

    其实也不用佩服,因为这只是暂时性的,等他嘴好了,听力也就下去了。

    “唉,客官,两壶菊花茶,请问还要点别的吗?”小二把茶端了上来。

    常治龙挥挥手让小二离开,自己端起一壶来喝了个痛快。

    金艳霖没他那么好胃口,自己拿了个小茶杯倒上一些慢慢品。

    两人一边喝着,没事看看街边风景。

    这时就见有一人推着板车来到街对面,车上有一卷草席,貌似包着什么东西。

    推车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把车停到一边,这就开始“卸货”。

    常治龙敲了敲金艳霖:“哎哎,有戏看了。”

    金艳霖起初没在意,经常治龙提醒,她也朝那边望去。

    只见先前推车那个乞丐样貌的人,把草席卷放躺在自己身边。拿起一片碎瓦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卖身葬父”,随后把碎瓦一撇,手拍打几下,双腿一跪就开始哭。

    “行行好吧!大爷、大奶奶们!小人我自幼家贫,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如今生父亡故,没钱下葬。只求各位能可怜我一片孝心,施舍个发财钱,我谢谢您了!”

    “磅磅”地磕头,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声声泣血。

      金艳霖已经被成功感动,她说:“我现在就去给他钱!”

    常治龙一把拉住她:“你有病啊!你看仔细,那是真的死人吗?”

    金艳霖仔细看了看,见那尸体全身卷着草席,只有双脚和头发露在外面。看了好久也没见有什么不对,于是朝常治龙摇了摇头。

    常治龙笑了,指着尸体说:“你看他的脚,上面有红点看到没有?”

    人的脚上若是有红点,那多半是蚊虫叮咬或是湿疹。

    但尸体的脚上也会有红点吗?

    答案是几乎不可能。蚊虫只会叮咬有体温的人,而湿疹之类,若是人死了就会变黑。

    “你再看他的头发……”常治龙又指向头的位置。

    只见那一头“秀发”,油光锃亮还不分叉。

    通常来说人死之后,身体机能停止后不会再给头发输送 养分,因此尸体的头发只会干枯毛糙。

    而这具尸体却有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那就说明……

    “这人还没死!”金艳霖终于明白过来。

    常治龙讽笑道:“伙食还不错嘞~”

    “那这不是骗人吗!?”金艳霖义愤填膺,“我要去报官!”

    金艳霖想去举报,常治龙又一把把她摁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骗子固然可恨,但被骗的也是活该。”

    虽然不正确,但这就是常治龙的逻辑,若不是有这等觉悟,估计他年幼时就已经饿死了。

    金艳霖很是生气:“治龙哥你怎么能这样?明知是骗子也不揭穿,那不是让好人吃亏吗?”

    “好了好了……别生气。你不懂,所谓市井人情就是这样的。”

    两人在那争吵的功夫,“鱼”上钩了。

    长街之上来了位少年剑客,此人身穿一领黑白长裳,面貌俊郎剑眉明目,举手投足透出一股正气凛然。

    路过一看“卖身葬父”,少年停下脚步。低头询问后当即被感动,从腰包掏出五十两纹银。

    常治龙一看,嘲讽道:“嚯!还挺有钱!”

    “治龙哥!!”金艳霖在身后埋怨。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管还不行吗?”常治龙拗不过那丫头,只好从地上捡起一粒石子,对准那“尸体”脚心掷出。

    石子打在脚心上,正中涌泉穴。那“尸体”当时就演不下去了,坐起来嗷嗷乱叫。

    他这一叫不要紧,看热闹的全跑了。现场只留少年剑客,也仗着他是练武的,不怕诈尸,不然得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

    “怎么回事!”少年厉声质问。

    那俩骗子一看情况不对,风紧扯呼!

    少年也没追击,任由那两人逃跑,自己则在原地叹气。

    “行了,走吧~戏演完了。”常治龙拿出几文钱放桌上。

    金艳霖很高兴:“这才对嘛!不愧是我的治龙哥!”

    常治龙暗自摇头,再跟这丫头待下去,自己都快丧失自我了。不过别说,被她这么一夸,心里还真挺美。

    天色已经不早,两人今天打算在城里过夜。

    走在去客栈的路上,常治龙听见有人喊:“唉呀!你撞到我了,赔钱!”

    得,刚解决诈骗又来碰瓷,让我看看是哪个倒霉蛋。

    常治龙幸灾乐祸回头,只见一少年身穿黑白长裳,手里拿着宝剑。

    “怎么又是他……”常治龙也是服气,一天当中竟能遇上两回骗子,这运气堪比站在人群中遭雷劈啊。

    搞不好就是前世造孽,还别管了……

    再回头看金艳霖,从眼神就能判断她想让自己声张正义。

    常治龙叹口气:“行行行……我管。”

    老头瘫在地上耍无赖,少年很冤枉:“大爷,我真没撞到您!”

    “胡说!就是你撞的我!大家快来看呐!有人草菅人命,要谋朝篡位啊……”

    这时常治龙走了过来:“怎么回事?啊?谁要谋朝篡位啊?”

    老头一指少年:“就是他!撞了人不承认,还想勾结番邦颠覆我朝统治!”

    常治龙走过去,上下打量一眼:“啊~就你小子想谋朝篡位是吧?”

    少年看着常治龙那张脸,见他两嘴唇跟香肠似的,心里想笑又笑不出来。

    常治龙见他盯着自己的嘴,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说:“看什么?撞了人还不承认,你是不是人?”

    少年解释说:“这位兄台你听我说,刚才我从那边走过来,是这位大爷……”

    “闭嘴闭嘴!谁要听你瞎扯!”常治龙一副不讲理的嘴脸,转头就问老头,“大爷,你怎么样?”

    老头含着泪:“我腿都折了,站不起来了……下半辈子算是废了。”

    “看看……多好的大爷,啊?”常治龙对周围人诉说着,又安抚老头,“您放心,今天我就为您主持公道!”

    老头坚毅地点了点头。

    常治龙怒了:“哎我说你年纪轻轻的,欺负老人有意思吗?”

    少年都快冤死了:“我真没撞他!兄台你要相信我!”

    “谁是你兄台?少套近乎嗷!”常治龙转头又问老头,“大爷您说让他赔你多少钱?”

    老头想了想:“就赔一百两吧!”

    常治龙指着少年:“听到没有?交钱!”

    少年:“我没撞他呀!再说我也没那么多钱啊!”

    常治龙:“哭穷没用!现在知道没钱,早干嘛去了?就这还是要少了!大爷裤子破了还没让你赔呢!”

    少年乐了:“有吗?”

    常治龙:“当然有哇!蹭掉一大块呢!这事儿没完啊,既然你这样……大爷您说裤子赔不赔?”

    老头:“赔!”

    少年:“不是……哪儿就破啦?”

    常治龙:“喝!你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大爷你起来让他看看!”

    老头“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就这里……!!”

    周围人都指着他:“哦~骗子!”

    老头知道自己的骗局被拆穿,在人们鄙夷的目光中灰溜溜地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