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十六章 麻烦

第十六章 麻烦


荒郊小路,枯草零星长在黄土地上。

常治龙背着行囊走在路上,两眼望着路面,有点心不在焉。

这几天试着修炼“浑元无极心法”,结果不太顺利。根据秘籍上的口诀来练,每次练到关键时刻总会卡壳。这种感觉打个难听点比方,那就是像便秘一样,你觉得要成了,可永远离成功差那么一步,难受。

常治龙很郁闷,到底是哪出了问题?是修为不够还是脑子太笨?亦或是这秘籍本身就有问题?

总之现在最麻烦的是,练不成心法就没法高效吸收仙药,如此一来即便喝了元液,两百年的修为最多也只能吸收个一两年,完全是暴殄天物。

该怎么办呢?常治龙陷入困苦当中。

人在荒郊野外,走路也没个树荫遮阳。下午的烈阳烫得火热,常治龙擦擦额头上的汗,自言自语抱怨:“啧……怎么这么热……”

这个地方按说离傲峰山已经不远了,再走个两、三天应该就能到。

常治龙这次回去,目的是要把觐阳派的藏宝室找出来。要知道门派里最重要的宝物都是一定要严密保管的,唯有找到藏宝室才能确实将门派的根基挖空。

常治龙上次离开前,之所以没坚持找,其主要原因就是不想和那帮所谓的弟子分享。现在已经过去个把月,按理说走的走、逃的逃,不会有人还傻傻待在那儿吧。

就这么边走边在心里盘算,突然听见有人喊:“你就是常治龙吧?”

谁?

常治龙抬头看向前方,他刚才一直低头没看路,现在才望见前面有两人。

一个高大,壮得像牛一样,脸上毛发很重。另一个是中等身材,头上“地中海”,留两撇小胡。

这两人穿着差不多,看着应该是同一所监狱释放的,至于这十分有个性的长相,基本就已经很完美地向世人展示了他们不是好人的本质。

常治龙看了看这俩货,回答说:“你们找错人了,我叫柱大郎。”

地中海的那位貌似比较强势,上前一步说:“你别装了,我们知道你就是常治龙。”

常治龙吐槽:“你看你,问题是你自己问的,我说不是你又不信,那你干嘛要问呢?”

旁边高大壮听了,小声对地中海说:“大哥,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地中海怒斥:“你给我闭嘴!”

常治龙问道:“你俩到底有啥事?如果找常治龙那就再等等,我这边很急,拜托别挡路。”

“常治龙也好,柱大郎也罢,总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地中海表情阴狠。

常治龙哭笑不得:“不是……那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

“下去问阎王吧!”话音刚落,高大壮立即侧身冲撞而来!

常治龙赶忙侧跳避开。

那高大壮进攻落空,随即回转再来!

常治龙身手敏捷再次躲过,并趁势捡起一石块,朝高大壮颜面掷去。

岂料那壮汉不躲不闪,任凭石块击中颜面碎裂,打击过后竟丝毫无伤。

“行了,动真格的吧。”地中海下达命令。

那高大壮右手击左掌,龇牙笑着,身体开始发力。只见他的背身逐渐发红,不过多时便燃起熊熊烈火!

常治龙一看不妙,那是火缘法术“金刚炽”,会使此等法术,那大个绝非泛泛之辈!

说时迟那时快,高大壮两脚一蹬快速冲至常治龙身前。带着灼热的风压,令周遭枯草尽数燃烧。

一阵疯狂的连续拳击袭来,常治龙深知这拳头不能用手去接,只得凭借自身灵活勉强闪避。

就这样一方打,一方闪,局势彻底变为了单向输出。

虽然没被实质击中,但常治龙知道光闪不反击,这样迟早还是会输。因为即便不被击中,他的身体也在火焰的炙烤下大汗淋漓,如此下去肯定要虚脱。

危机之中,常治龙决定反击。他抓住一个空挡,躲过一拳,随后重击对手腹部!

拳头打在腹肌上,高大壮笑了。常治龙的拳头没给对手造成伤害,反倒自己被灼伤!情急之下唯有向后拉开距离以求自保。

可那高大壮哪肯就这么放过他?无论常治龙逃到哪他都紧随而至,他要的就是彻底消灭对手,不留余地!

在这几乎一边倒的战斗当中,身处危机边缘的常治龙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的头脑时刻在运转,分析对手的行为模式,寻找应对策略。

他发现这个高大壮似乎对自身的体格很有信心,光顾着进攻从不防御。抓住这一点,常治龙想到对策。他偷偷将仙力集中在指尖,趁大个不备,放出一发真气直刺其双目。

这招果然奏效,高大壮被真气刺中,暂时失去视力。他捂着眼睛,高声嚎叫着,双脚不停跳动,像个气急败坏的孩子。

远处的地中海一直在观察战局,见高大壮被设计暗算,他不慌不忙从衣中拿出一根笛子。

常治龙终于摆脱高大壮的进攻,直觉告诉他现在应该立即撤退。可刚走出没几步,耳边却想起刺耳的笛声。

回头一看,原来是那地中海在吹奏。这笛声可真是声如其人,又尖又破,嘈杂得像烂铁皮刮砂石,有够难听的。

然而仅仅一瞬之后,常治龙就发现周围环境有些不对。刚才还觉得酷热,现在冰凉刺骨。空气之中飘起白雾,障得视野看不清远处景观。

常治龙顿时大感不妙,如此空旷的场地又在太阳之下,怎么会起雾呢?这雾明显很不对劲!

“嘶!!”胳膊传来一阵刺痛。

低头一看是一只昆虫,自己的手臂被叮了。

是蜂!是白色的蜂!

这些蜂跟活着的昆虫一模一样,可仔细一看,它们在蛰刺之后便会化作一滩冰霜附着在皮肤表面,原来是冰凝结而成的蜂。

常治龙被冻得发抖,刚才被蛰的地方已经麻木,一只手抬不起来。他想尽量将那些蜂驱赶开,可这蜂的攻击又岂是单凭赤手空拳就能防住的?

短短几秒的时间,常治龙已经浑身冻僵动弹不得,虽然勉强用火缘真气护住心脉,但这样下去被冻死也只是时间问题。

常治龙现在算是真没招了,心想要是能吃棵火煎草,估计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只可惜由于刚才的战斗,包袱被落在一边,想要去取却已无能为力。

而他现在最不明白的是这俩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自己。

想他常治龙这辈子没得罪过什么人,按理说应该没啥仇家才对。即便是那些绿林强盗花钱请杀手来寻仇,这俩货的段位未免也太高了些。拥有如此修为的杀手,佣金起码过千两,这么有钱还当贼?显然不可能。

难道是泸涧知道了偷元液的事?

不,也不可能。

像泸涧那样标榜洁净的门派,断不会收这么没品的弟子。再加上这俩货从一开始就对包袱毫无兴趣,大概率是不知道元液的事,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自己的命!

这么一分析,答案就只剩下魔教了,毕竟常治龙曾把魔尊炸成重伤,来寻仇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这辈子就到此结束了……

常治龙苦笑,说什么出人头地,到头来不过是一只蝼蚁,别人说踩死就踩死。

雾气渐散,视野中现出一人。带着邪恶的狂笑,边掰着指头边向这边走来。

那个高大壮已经恢复了视力,现在的他只想把常治龙撕碎。

常治龙赶忙求饶:“大哥!大爷!我包里有上古灵根的元液,只要你放过我我就给你!”

大个回头问地中海:“大哥,条件不错,咱要不要啊?”

地中海吐槽:“你傻呀?等杀了他我们自己拿不就行了?”

“也对,呵呵……那你就去死吧。”高大壮举着拳头上前。

常治龙心想:完了,这回算是真没救了。老天爷我求求你派一个人来救我吧!如果有人来救我,我愿意认他当干爹!

“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下里突然响起一阵奇怪的大笑。

地中海向天大声问道:“谁!?哪个白痴笑得这么难听!?”

常治龙心说:难听?还能比你的笛声更难听?

“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也的确是难听了点。

“谁!?什么人!?”高大壮四处探寻,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地中海急了:“你别管了!先杀了那小子要紧!”

“哦!好的……”

咔叭!!

是骨头的响声,手被折断了吗?那未免也太响了。

是头……是头啊!

常治龙惊奇地发现面前的人已然没了脑袋!而他的身体似乎由于太快还没察觉到,脖颈处喷着血,可手还在拼命摸索着。

片刻之后,尸体到底。

常治龙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干爹来了吗?

比常治龙更愣的是那地中海,同伴死得太突然,发生了什么这头就没了?

他赶忙拿出笛子,可嘴还没来得及贴上去,就感觉身后一阵凉风。

回头一看,有一老头白发散乱,身上披着块黑布,衣服有一半已经烂了,一脸的泥灰像是个老乞丐。

地中海吓得赶紧要逃,可那老乞丐出手非常快,只一个恍神的时间,半秒都不到的功夫,那颗地中海头颅就已经在他手上了。

常治龙见此情景,他可高兴不起来,原因是这老乞丐他认识。此人并不是什么干爹,而是他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魔尊!

行了,快跑吧,趁那老东西还没注意自己。

常治龙用火缘真气快速为自己解冻,他的双手已经可以活动了,但重要的是脚!

得赶快!还差一点!

“唉?那边还有一个嘿!”

糟啦!他注意到了!快点啊!

常治龙用尽自己的功力,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

“成啦!”

他快速飞奔,使出吃奶的劲,然后刹车……

“嘿嘿嘿嘿!往哪里逃?”

魔尊是真快呀……

常治龙看看这老头:“额……那个……放过我好吗?”

多苍白的求饶。

魔尊歪头问道:“放过你?为什么?你给我个理由!”

常治龙一听这话……这老小子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既然如此……

常治龙一咬牙一跺脚,双膝跪地大喊一声:“因为你是我的干爹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