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十七章 魔尊

第十七章 魔尊


“干爹?那是什么?”魔尊貌似很无知。

“干爹就是爸爸呀!”常治龙决心不要脸了,“爸爸你知道是啥吗?”

“哦……哦哦!!我知道!爸爸!”魔尊很欢快。

常治龙乐了:“对喽!你是我爸爸!”

魔尊跟着复述:“你是我爸爸。”

行了,这回亲戚算是坐实了。常治龙很开心:“既然我俩是父子,你总不能杀我了吧?”

“嗯嗯~不杀……不杀。”魔尊边傻笑边摇头。

“这就行了……”常治龙过去把包袱捡起来,“那么……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才走出几步,魔尊又飞到他面前挡住去路。

常治龙烦了:“又要干什么?不是说不杀吗?”

“不对不对……”魔尊掰扯着,“儿子不是应该跟爸爸在一起吗?”

常治龙翻了个白眼:“不是……你听我啊。这个儿子啊,他有自己的事业,他要飞你还知道吗?要飞……”他象征性地做了个“飞”的动作。

可是魔尊貌似不买账:“不行不行,儿子一定要待在爸爸身边……”

“行了,别妨碍我嗷。”常治龙绕过魔尊。

“那你要走就不是我儿子!”

“爱谁谁吧……”

“不是儿子我就杀!”

常治龙定住了,退回魔尊身边谄笑道:“那您说咱去哪儿,爸爸?”

魔尊高兴,捏着常治龙的脸:“我的好儿子呦~”

常治龙心想:这下可完蛋喽~

魔尊把常治龙带到一处山洞,常治龙看了看:“你……就住这儿?”

魔尊跑进山洞向他招手。常治龙明白,这是打算招待他。

走进山洞,跟预想的一样,啥都没有。毕竟一个疯子独自住着,你还能指望他添什么摆设?

既然来了,就坐……这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坐,那就站着呗。

魔尊走到里面,不知从哪拿出一堆烂草怪叶。自己手上拿一把,分一把出来递给常治龙。

常治龙一看,这是打算给自己吃啊。很尴尬,看到魔尊塞进嘴里啃得正香,他就更尴尬。

想了想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馒头,在魔尊面前晃了晃说:“你那个不行……这个才是人吃的。”

魔尊接过去,犹豫着不下嘴。常治龙又拿出一个来,自己咬了一口示意没毒。

魔尊这才一口咬下去,塞在嘴里不停地嚼,没多久便吃完了。

常治龙看着他的样子,想必已经有段时间没吃过正经东西了。

虽说修士理论上用不着吃饭,但在不吸收灵气的前提下还是需要通过进食来补充能量。他现在这个状态肯定不可能主动吸收灵气,所以只能靠着本能捡些草叶来吃。这也就是魔尊,换做别人早就死了。

这魔尊吃个馒头吃得到处都是,吃完了还笑,还要。常治龙又从包里拿了几个递给他,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点唏嘘。

昔日独霸一方的魔道尊者,如今竟落得这步田地,真让人觉得可悲。说起来,这当中也有自己的原因……常治龙叹了口气,就当自己欠他的吧。

夜晚,当魔尊睡去,常治龙偷偷起身拿上包袱。

蹑手蹑脚向洞口走去,回头看了看那老头,心说:不好意思,本大爷可没时间陪你这疯子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

咚!

“哎呦!”

刚想出洞就撞上一堵看不见的墙。

常治龙那个气啊,好你个臭老头,居然还知道布结界,到底真傻假傻?

再看魔尊连打呼带磨牙,常治龙灰心丧气,只能把包袱往地上一放,睡觉吧。睡到一半又想起来,这要是想方便可怎么办呐?

坐起来,指着那老头小声说:“我要尿就尿你脸上!”说完躺下接着睡。

…………

一夜过去。

清晨起来,常治龙伸了个懒腰,左望右望没人,心想这老头是不是走了?

拿上包袱走到门口一看,得,人家正在做功课呢。

那魔尊也不知从哪捡来一块石炭,正用它在树皮上图画。

常治龙离远看了一眼,貌似是某种火柴人。

想趁现在快走,又一想万一这老头从背后偷袭怎么办?于是对他喊道:“嗯……那个……我去买点吃的,一会儿就回来。”

魔尊不说话,专心画自己的火柴人。

常治龙又试探性说道:“咳咳……我走了……你不会杀我哈。”

魔尊还不理他。

常治龙放心了,看来是醉心于艺术,那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悄悄地……小心翼翼……

魔尊抬头看看他,笑了,反手一指射出一枚光点,打在他身后。

常治龙走着走着,就觉得左背一阵冰凉,好似有冷水滴在上头。回头看魔尊还在画画,问道说:“你……刚才做了什么?”

魔尊没理他。

常治龙自己耸了耸肩,看来是错觉。可他刚要走,魔尊开口了:“走吧~十二个时辰不回来就心脉尽断而亡。”

“啊啊??”常治龙转过身,“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魔尊放下石炭傻笑道:“嘿嘿……没什么,就是怕你跑了,所以在你身上施了‘锥心咒’。”

好恶毒啊!

常治龙怒从心起,紧握拳冲到魔尊身边,想动手却又不敢。

魔尊拍着他说:“你不是要去买吃的吗?去吧,我等你回来,好儿砸。”

常治龙是敢怒不敢言啊。指着老头手发抖,一跺脚,买吃的去了。

至此之后,世上又多了个孝顺儿子。

时间一晃过了十天。

常治龙觉得自己快能进二十四孝了,每天给老头翻着花样吃喝,这到哪天是个头呢?

就这么无精打采的一天天过,所谓造物弄人,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大叔,你这鸡怎么卖啊?”

小镇集市上,常治龙正在采购今天的食材。

老板抬眼一看:“三文钱一斤。”

“卧槽……”常治龙嗤鼻一笑,“你这鸡冠子是金子做的,还是鸡毛是金子做的?”

老板不以为然,皮笑肉不笑地说:“你看现在哪有鸡啊……”

“到处都是!”

老板没说完,常治龙就将他打断,紧接着周围一片鸡叫。原来这座小镇叫“鸡鸣镇”,集市上超过一半都是卖鸡的。

老板很尴尬:“那你说多少钱。”

常治龙斩钉截铁:“两文钱一斤。”

老板急了:“你不去抢?”

常治龙脾气也上来了:“我要抢的话,你现在就已经破产了!”

两人展开唇枪舌战,周围的百姓都不买东西了,全围过来看热闹。

从上午吵到中午,老板属实是坚持不住了,喘着气说:“好……好!好样的小伙子……我卖了十几年的鸡,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有空的……这鸡,两文钱一斤……我卖了!”

四周响起一片欢呼,常治龙双手举高,以胜利者的姿势接受群众的赞赏。

买完了鸡,回郊外的山洞。

洞口晾着菜干和换洗的衣物,旁边的水缸是他趁别人不注意偷额……捡来的。

对常治龙来说,这里已然成为了他的家。他不是没想过在这里常住,只可惜同居人是个糟老头,要是换成美女他就忍了。

“干爹呀!出来准备吃饭啦!今晚吃鸡,大吉大利啊!”

喊了好几声没人应,常治龙把东西一放:“那死老疯子……”

“你说谁是老疯子?”

“哦呦!!”常治龙吓了一跳,回头看,正是魔尊。

“不是……”他谄笑道,“我是说家乡话,石佬风姿是夸您老当益壮、意气风发。”

“哼!”魔尊坐上一根圆木,开始闭目养神。

常治龙烧水,把鸡杀了,烫鸡毛。想想不对,看看魔尊,又一想还是不对,再看看魔尊……

魔尊发话了:“你看什么?”

常治龙吞吐道:“不是……我就觉得您今天……”

“没那么傻了是吗?”魔尊睁开双目,两眼戾气鄙人,“我不傻你不开心吗?”

“没有!哪有啊!?”常治龙慌忙否认,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两只鸡,一只烤,另一只焖,端到魔尊面前恭敬道:“您吃。”

魔尊看了看:“酒呢?”

“没买……不是!您不是不喝酒吗?”

“谁说我不喝酒?”魔尊瞪了一眼,“下次别再给我忘了。”

常治龙心里吐槽:完了,这回真成爹了。你说这老头傻的时候多少还带点可爱,怎么脑子一清醒就这么惹人厌呢?

不过多时,鸡吃完了。

常治龙笑道:“那个……干爹哦不不不!魔尊大人!我呢……差不多也该走了……绝不是我不想留在您身边嗷!主要家中还有重病老母需要供养。您看……”

“是吗?那你走吧。”魔尊很爽快。

“谢魔尊!”常治龙转身就跑。

这时魔尊又说:“我数到三就过来取你的头。”

常治龙有退回来了,跟倒带似的,看着老头,他都快哭了。

“魔尊,您就放过小人吧!”常治龙央求,“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炸您,不过那也是迫不得已呀!况且我又不知道那包里是炸弹!”

“哦?有这回事?你不说我都忘了。”

“我的个天呐!”常治龙恨不得抽死自己。

“想走也行……”说罢,魔尊突然腾空跃起,落在平地使出一套掌法。

这套掌法招招凶险,出掌似有鬼哭神嚎!霎时之间狂风大作,树草纷乱、落叶凋零!

只见那魔尊,前推一掌断木,侧挥一掌破岩,浑厚真气所到之处势如破竹!

常治龙愣住了,这几个意思?也没听说要搞开发,怎么就开始拆迁了?

一套掌法打罢,魔尊站定一处调整气息,问常治龙说:“看清了吗?”

常治龙先是点头,一想不对又摇头。

魔尊看了看他:“学会这套掌法就放你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