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二十一章 藏宝室里有鬼

第二十一章 藏宝室里有鬼


常治龙走在觐阳派废墟之中,眼睛仔细观察之余,时不时用脚去翻开砖块。

“到底在哪呢……奇怪……”

努力了一上午也没什么收获。

“你们两个有没有发现什么?”常治龙大声问另外两人。

谢天在远处招手道:“我这边没有!”

再看凌霜,她居然坐在石头上休息。

常治龙很不满,虽说她事实上是清澄的人,可好歹名义上是自己的下属,这样明着偷懒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

“喂!”常治龙跑去兴师问罪,“要是什么都不想干就请你回清澄派好不好?还是说你在这的目的单纯只是为了监视我?”

“的确,监视你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凌霜平静地说,“我不做事的原因不是我不想做,而是做这种事毫无意义。”

“没意义?你是指找藏宝室?”

“我是指像没头苍蝇一样找藏宝室。”凌霜站了起来,指着一片废墟说,“我之前飞到空中,大致看过整个门派的区域。大部分的瓦砾是茅草加黄土砖,应该是茅屋,唯有中间的一小片是正经的青石砖瓦,相信那一定就是主楼。”

常治龙轻视一笑:“还用你说?我们这些做弟子的都知道。”

“那我就说说你不知道的。”凌霜走到主楼的废墟上,“整栋楼都塌了,也没找到有啥宝贝,说明藏宝室不在楼里面。”

“废话,这种事……”

“先听我说完……”凌霜打断常治龙的不屑之辞,“我觉得有一点很奇怪,一栋这么高的主楼坍塌,为何地上的石砖一点裂纹都没有。”

常治龙又笑了:“这有啥奇怪的?这主楼的大堂地板砖可是高质量的花岗岩,轻易不会损坏。”

“这么穷的门派,有必要非用这种昂贵材质做地砖吗?”

常治龙一想也是,觐阳派穷酸是出了名的,按理根本没必要在地砖上浪费钱。就算是想要奢靡,可觐阳掌门也不是这种人呀。

凌霜接着说:“非但硬,而且厚,不然也不会被这么重的木石砸过还没痕迹。花这么大的成本,我猜应该就是为了掩藏某些东西。”

“嗯……有道理。”常治龙被凌霜的分析能力折服,“那么要如何才能找到入口呢?”

凌霜边思考边走着:“觐阳觐阳,起这么一个名字,掌门应该是个崇拜太阳的人。所谓日出东方,我认为大概率在东边。”

两人一同来到原主楼大堂的东侧,常治龙看了看成堆的瓦砾:“要不我们找人来垃圾清运吧。”

“那你最好再找一帮人来把地砖凿开,否则即便运走废墟也找不到具体位置。所以我才说你们做的事没意义,这种密室若是没有指引,一辈子也别想找到。”

“指引……!”常治龙举起阳焱剑,“这个可以吗?这是掌门的剑!”

凌霜看了看:“有用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常治龙将剑拔出,集中精神用仙力与剑中的虚神交流,命令它找到藏宝室。

不过多时,阳焱剑腾空飞起,自动来到一处废墟之上,随后剑尖朝下释放出一束真气。

随着一阵岩石刮擦的声响,地砖上打开一个方形入口。

常治龙看看凌霜,面容有些得意,凌霜则回了他一个白眼。

两人相继走进入口内,顺着楼梯向下深入。墙上有壁灯随身位点燃,这藏宝室不深,也就地下四五米左右。

走到楼梯尽头,进入一个较大的房间。这个房间的整体形状是个圆,地上铺着方形石砖,由内而外呈放射状排列。壁上有掏出的隔断,上面没见有什么法宝、丹药,倒是摆着成排的书。靠里的位置有一口大缸,缸里还有点水。

凌霜四下环顾一圈,得出结论:“这与其说是藏宝室,不如说是练功房吧。”

常治龙点头,他也同意凌霜的说法。将隔断中的书籍拿下来翻看,头一本就是阳焱剑谱,常治龙掸掸灰尘,把它放在一边。除此之外,其他的书都是一些诗集或医书,连一本秘籍都没有。

常治龙悄悄有些失望,但又一想,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觐阳掌门本就是一个朴实的人,研究武功或是羽化飞升都不是他的追求。

常治龙翻了很久,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一本年历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本记录觐阳派弟子的年历,上面有门派从建立到现在所有弟子的名字、入门时间和出师时间,当然也包括被逐出师门的时间。

常治龙心血来潮查阅了一下,果然在自己入门的那一年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又想到自己作为卧底离开觐阳派是在五年之后,于是往后翻了五年,看到那一年清楚写着“常治龙因偷丹未遂,被逐出师门”。

这就有点奇怪了,常治龙不解,自己明明是因为当卧底离开的,为什么名册上写的还是捏造的罪名?

难道掌门不知道卧底的事?还是说他知道,但仍然故意这么写?

常治龙好奇翻看同为卧底的果师兄的记录,结果一模一样。

“嘶……真奇怪……”常治龙把年历合上,真不知道这辰中子到底隐瞒了多少。

就在这时,房间中突然响起一声嘶吼,听上去像某种野兽。

常治龙回头对凌霜说:“你要是饿的话就先上去。”

凌霜面色阴沉:“你想死是吗?”

这时又传来一声吼叫。

凌霜走到房间一侧:“应该是墙里面。”

常治龙也跟着过来,见墙上有个小圆盘,他试着转动了一下。

嘎啦啦啦……

墙上的暗门打开。

常治龙与凌霜两人一看都惊了一跳,这暗门之后竟然囚禁了一只“鬼”!

巨大的手脚,锋利的獠牙,满头浓密的毛发连着络腮胡,头顶部有尖角,两大眼目露凶光貌似随时准备吃人。

这鬼足有两人叠在一起那么高,浑身皮肤为赤红色,手臂长到站着都可以摸地。坐在那面目狰狞不停低吼,幸好有铁链锁着,不然肯定会袭击过来。

凌霜看了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山鬼吧。”

“山鬼”是一种住在山里的妖怪,虽然是杂食性,但比起野果它们肯定更喜欢吃肉。平时没事会捕捉一些小动物

吃,一旦来了人,那就是可以开席了,山上开席山下村子也开席。

凌霜正介绍着山鬼的前世今生,没想到这鬼竟然自己说话了。

“该死的人类!还不快放我出去!”它大声吼叫着,拉扯铁链“哗哗”乱响。

凌霜说:“这东西会吃人,我想觐阳掌门关着它,目的是为了防止它伤害无辜。”

“你放屁!!”山鬼很生气,“我是只好鬼,向来都跟人类井水不犯河水!本来好好的,谁知有一天那老家伙来到这里说要建门派,结果把我的家给拆了,还将我囚禁来这里!”

常治龙好奇:“那他怎么没杀你呢?”

山鬼:“我跟他说我会锻造东西,他就把我留下来为他卖命,你手上那把剑就是我帮他铸造的。”

常治龙看看手里的剑,点点头:“那好吧,我就放了你。”

凌霜大惊:“你疯了吗!?”

常治龙摇摇手:“既然人家都说是冤枉了,那还关着人家是不是太没人性了?哦,对了,钥匙在哪?”

山鬼:“没有钥匙,你就直接拿剑砍吧。”

常治龙:“砍你?”

山鬼:“砍铁链啊!”

常治龙笑了:“这怎么可能砍得断呢?”

山鬼蔑笑:“你是不了解那把剑的厉害!别说是铁链,即便硬钢也能斩断!”

“那行吧,我就信你一回……”常治龙拔出剑,随便挥动几下,那些铁链果真被纷纷斩断。

“好了,你走吧。”

“你们先走吧,我被锁的时间太长,脚有点麻……”山鬼揉着手腕说。

常治龙转过身,与凌霜两人向阶梯走去,边走还边说:“你看到没有?人家是好鬼,不会伤人……”

山鬼看着他俩的背影,嘴角上扬,笑得很邪恶。它悄悄起身来到常治龙身后,二话不说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爪!

然而常治龙早有准备,回身一避,轻松闪过。他笑道:“你这好鬼怎么还忘恩负义呢?”

“少废话,我饿了几百年!今天要开荤!”说罢,山鬼抬爪便扑。

常治龙不慌不忙,双手背在身后,脚不动,单凭上身就又连续躲过几次进攻。

山鬼屡次攻击未能得手,急了,挥起爪子拼命抓挠,可它的每一次进攻都毫无例外被常治龙轻松化解。

面对气喘吁吁的山鬼,常治龙乐而问道:“怎么?就这点本事?”

山鬼气急败坏,双手合拳从上捶下!

常治龙镇定如初,头上“巨锤”逼近,他轻轻一笑直接击出一掌与其对冲!

双拳对单掌,输的竟是那山鬼,常治龙的掌力直接将它的拳头给推了回去!

山鬼被这一掌推得后仰,向后翻滚几周,直到撞墙上才停住。后脑重重撞在墙上,一阵眩晕过后刚恢复清醒,谁知一睁眼就看到常治龙的掌已在眼前!

掌风吹动毛发,山鬼被吓出一身冷汗。常治龙这一掌是没发劲且及时止住,要不然现在它脑花都喷一地了。

山鬼一闭眼:“你动手吧!”

“嗯~我不杀你。”常治龙摇摇头,“我非但不杀你还要给你自由。”

山鬼一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的是真的?”

常治龙:“真,当然真。不过这自由是有限的,条件就是你必须跟着我,在我门派为我做事,当然也不准伤人。相对的我会给你饭吃,也不会锁着你,你就把门派当你的家。”

山鬼疑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常治龙:“打铁呀!你不是会吗?”

山鬼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骗你?”

常治龙解释道:“首先,你吹牛时不说扫地洗衣服做饭偏说锻造,有这么多职业你不说,偏说这个,那至少证明你比较了解。”

山鬼沉默,常治龙说的没错,下意识说出来的话即便是吹牛,其中有些信息也是发自内心的。

“其次,你让我用这把剑砍铁链……”常治龙将剑举到面前,“你认识这把剑,而且很熟悉,知道它可以削铁如泥。”

“这有啥奇怪的?”山鬼嗤笑一声说,“那老家伙隔三差五就来这里练剑,我认识它很正常。”

“但那老头肯定不会用它砍铁链呀……”常治龙自信地说,“一个人在这里闭关练剑,在没有参照物的前提下,你要如何看出它的威力呢?除非你是亲自参与过锻造过程。”

“哼!”山鬼无话可说。

常治龙高兴,他已经成功用力量和智商双方面碾压了对手,接下来就可以以德服人了。

“怎么样?愿意跟我合作吗?”

山鬼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情愿地问道:“三餐都有肉吗?”

常治龙:“至少一餐有,不过先说好,不是人肉。”

山鬼想了想:“那好吧……”

“你疯啦!”凌霜有很大意见,“它山鬼!会吃人的!要是突然狂性大发,那可怎么办!”

“那就再打服它咯。”常治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又问山鬼,“你说是不是?大山。”

“大山?”山鬼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叫自己。

常治龙调侃道:“这是我给你起的名字,要是不听话,我就砍你。”

“砍”大山就是这么来的。

“哼!”大山本人当然很不满意。

两人一怪走出藏宝室,谢天见他们带了个不认识的出来,于是问:“掌门……这位是……”

常治龙介绍说:“它是大山,论资历应该算你的师兄。”

谢天恭敬作揖:“师兄好。”

大山看着他,研究半天冒出一句:“太筋了,塞牙。”

谢天:“啊?”

常治龙打断道:“行了,别再废话了。掌门我现在要宣布一件事……”

众人目光都集中到常治龙身上。

常治龙宣布说:“我们门派的第一个重大事件就是!搬迁!”

凌霜首先发表意见:“我同意,待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不如换个地方发展。”

大山也表示同意:“我最所谓,住哪都一样。”

唯有谢天为难:“搬……不是不行,可是我想先回家看看我奶奶。”

常治龙:“你奶奶?”

谢天点头:“对,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只有她一个亲人。这回要去外地打工,必须先回去见见她。”

凌霜奇怪:“其实只要御剑飞行就可以随时回来,用得着这么紧张么?”

谢天:“御剑飞行?我还没学过。”

常治龙乐了:“巧了,我也没学过。”

凌霜郁闷:“你们两个……算了,我来教你们吧。你们俩应该都到达筑基期了吧?”

谢天:“我到了!”

常治龙得意:“嘿嘿!我是金丹期!”

谢天:“不愧是掌门!”

就这还捧呢。

常治龙问凌霜:“对了,你呢?”

凌霜:“……我也是金丹期。”

大山吐槽:“呵,俩金丹期,一筑基期,这就敢成立门派了。”

三人异口同声:“还有你这破鬼呢!”

一个卧底掌门,一个二五仔理事,一个老实人弟子外加一个妖怪铁匠。这个组合很有意思,不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