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二十二章 空难

第二十二章 空难


秋风送爽,又到了收获的季节。

这里是董家村,每年的这个季节就是村里人最忙的时候。村名们在田里收着麦子,脸上满是汗水可心中充满喜悦。

辛苦一年了,忙前忙后都是为了这些收成,好在今年风调雨顺,家家户户大丰收。等到秋后把麦子卖了,又能迎来一个肥冬。

然而就在这个繁忙的季节,村里有个懒汉他偏偏什么都不干。这个人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搬把椅子坐在家门口,然后对着天空发愣。

他的名字叫阿牛,这当然是小名,因为村里的人大多没啥文化,大名不常叫也记不住。

阿牛今年二十岁,维持这个状态已经有两年时间了。按理说应是正当年,可如今的他却活得像个废人。村民们不管男女老少,只要路过他家,看到他那副痴呆样就忍不住摇头。

听人说阿牛以前其实不是这样,虽然不能算勤奋刻苦吧,但日常的生产活动还是参加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孩子比上不足,可比下总强过残疾人。

那么到底是什么把一个大好青年祸害成一个废人呢?是受了刺激?还是得了什么病?

其实都不是,要问原因,我们还得从那年他去城里说起。

不管是什么年代,农村青年都是向往城市的。阿牛自然也不例外,对他来说跟爹去城里卖庄稼,就是他每年最期待的事。

阿牛爹是个宠孩子的人,知道儿子难得进城一定很想到处逛逛,于是通常会给他几十文钱让他去玩,自己则推着车去财主家送庄稼。

阿牛当然很开心,有的吃、有的玩还能见见世面,换谁都很乐意。

这天也是一样,阿牛爹给了儿子几十文钱,让他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别忘了天黑前在城门集合就行。

跟爹分开后,阿牛可算撒欢了。别看他已经快二十了,可还没成家立室,毕竟是个孩子。带着爹给的几十文钱,这吃那逛,看看新鲜玩意儿。逛着逛着,街边有个卦摊吸引了他的注意。

卦摊就是算卦的,有一老道在那放个签桶子,来人就给他算命数。都说自己是半仙之体,可真正修仙的谁也不会干这个,因为只要修炼过就会知道,预知未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过平明百姓毕竟修仙的少,因此这个行当还有市场。

阿牛是不知道其中玄机,他只觉得新鲜,于是就过去了。

来到摊子前,老道问:“问什么呀?”

阿牛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老道又说:“问你想知道什么?”

阿牛更糊涂了,农村人没见过这个。

没办法,老道只好跟他解释,也仗着今天没啥生意,要不然早让他滚蛋了。

解释了半天,阿牛明白了:“哦哦!那就问姻缘!”

半大小子了嘛,也是时候成家了。

老道假模假式掐指一算:“嗯……你一定能娶个漂亮老婆!”

阿牛高兴:“太好了!谢谢啊!”站起来就走。

老道拦住他:“你钱呢?钱还没给!”

“还要钱?”阿牛愣了,“我……没钱。钱都花完啦。”

老道那个气:“没钱你还算卦?”

阿牛也委屈:“你一开始也没说要钱啊!”

老道看他这样子也不像说谎,不过自己废了那么多唇舌,总不见得就这么放过他吧?

既然这样,那就索性玩玩他。

老道拉住阿牛说:“没钱不要紧,我再赠你几句。”

“好啊!”阿牛开心,不要钱还多给,换谁谁都乐。

老道一本正经地说:“我刚才又算过了,你这个命不得了啊!你将来的媳妇儿,那可是天仙啊!”

“天仙!?”阿牛惊了。

“没错!”老道咬着牙,“她是天上仙女下凡,来人间游玩。玩累了就想洗澡,你就过去把她衣服偷走,她没了衣服飞不了,就只能嫁给你了。”

这一听就是胡说,哪有什么仙女没了衣服就飞不了的?除非害羞不愿飞。可你总不能让她天天光着吧?等哪天穿上衣服了不照样得跑?

退一万步,就算真有仙女没衣服飞不了,那你这行为也属于耍流氓啊!做这么臭不要脸的事,逼人姑娘嫁给你,传出去就不怕受到法律制裁?光舆论也得压死你!

但是阿牛是真不在乎,他很激动:“真的!?”

“当然真,而且那仙女会织布,织出来的是仙布,是所有布里最厉害的一种,价值连城。从今以后你就可以不用做事,天天饭来张口躺着挣钱!”

“太好了!”阿牛欣喜若狂,“那我怎么才能知道她来了呢?”

“回去看天吧……”老道拍拍他肩膀,“哪天天上有人飞过,那就是你娘子来了。”

阿牛听完兴高采烈地回去了,从此以后啥也不干了,天天就知道对着天空发呆,有人问就说自己在等娘子。

爹妈都快恨疯了,可是骂也不听,打也没用,只能随他去。不得不说这封建迷信真是害死人啊。

就这么天天等啊等,别说,还真给他等来了。

这一天坐在家门口,看见天上有四个东西飞过,然后落到附近的林子里。

阿牛那个激动啊……大声喊他爹妈:“赶紧的!我媳妇儿来了!准备开席!”

爹妈一听什么?开席?看样子这是喜丧啊。可不是吗?这样的儿子不要就不要了呗。

老两口没理他,权当神经病处理。

阿牛用最快的速度跑去坠落地点,生怕误了吉时让老婆溜了。洗澡这回事那可说不准,万一速度慢没赶上,人家把衣服穿好了怎么办?

来到坠落地点一看,啥都没有就一个大坑,周围的树还都躺倒了。

阿牛愣了,心想这几个意思啊这是?难道洗嗨了把水喝了吗?

再一看洞里伸出一只手,手掌老大,指头很细,指甲还挺长,不过这手怎么看都不像是女人的手。

再等一会儿,那只手的主人从坑里上来了,通体全红长得跟鬼一样!

阿牛着实是被吓得不轻,这不会就是自己的娘子吧?那也太瘆人啦!

那只鬼上来之后,又伸手从洞里拉出一个来。阿牛定睛一看,拉出来的那个壮硕敦实,是有了点人形,但这不是个男的吗?这也不能跟他过一辈子呀!

等等,说不定还有……

不一会儿,洞里跳上来一位,长得跟猴似的。

阿牛开心,眼看这就越来越有人样了,搞不好下一个就是女的。

果不其然,再过一会儿又上来一位,不仅是个女的,长得还挺漂亮!

阿牛纳闷,这也没脱呀……算了,不管了!

“老婆!我来啦!”

快速从树后闪出,飞奔过去张开怀抱。谁知那女人回头一看,两眼射出一道逼人的寒光,整个人从内到外透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

阿牛瞬间就麻了,本能告诉他赶紧跑!他啥也不顾,立即转身就跑,什么叫动如脱兔,什么叫风驰电掣!一路飞快跑回家,从此再也不想娶仙女那事儿。

阿牛的故事暂告一段落,他将来的爱情道路可能会很曲折,不过这些都与我们的故事无关。

说回从天上掉下的那四个,常治龙问凌霜:“刚才那个谁啊?”

凌霜收起杀意说:“不知道,我还以为是杀手,结果不是……”

刚发生空难不久,四人打算先缓一缓。捡了些柴,点上火,为坐在火堆旁,开始复盘。

常治龙发问:“我头部着地现在有点蒙,请问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掉下来。”

凌霜:“别看我,我飞在你旁边,莫名奇妙就被拉下来了。”

大山:“也别看我,我根本不会飞,属于乘客,坠机与我无关。”

那么答案就只剩一个了,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谢天身上。

谢天本人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承认道:“的确是我……我飞到一半仙力用完了。”

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常治龙和谢天在凌霜的指导下学会了御剑飞行。大山由于不是修士,所以只能以托运的方式让他们三人用绳子带着飞。

三人之中谢天道行最浅,所以飞行时间也最短,这次坠机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耗尽了仙力率先下坠,而由于三人都用绳子吊着大山,所以常治龙和凌霜也连带着一同落下。

常治龙:“那么好的谢天同学,能不能请你以后落下之前先通知一声,以免我们一起遭殃。”

谢天很冤枉:“又不是我故意的,都说御剑飞行,你俩用的是剑,我用的是扫把,那飞行速度肯定没你俩快啊!要加快速度跟上,这能量消耗可不就得加倍么?”

“你看你还犟嘴!”常治龙教训道,“飞得快慢和工具有什么关系?扫把比宝剑轻,按理说应该飞得更快才对。再说坐在扫把上……你不觉得很魔幻吗?”

谢天:“可是我道行本来就不如你们啊!再说了吧啦吧啦……”

常治龙:“唉呀!你小子出息了是吧?还把我这个掌门放在眼里吗?吧啦吧啦……”

两人开始唇枪舌剑,凌霜实在听不下去了:“都给我闭嘴!!”

这么一凶,两人立刻没声音了。

大山插嘴道:“现在不是吵的时候,应该先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凌霜:“你们看看你们,连个鬼都不如!”

大山:“过分了啊!”

凌霜接着说:“我们现在位置在芜林的边境,再走一段就到罅中了。”

常治龙一拍手:“那好啊!这么说应该快到了!”

常治龙计划将门派建在罅中,这样一来可以离仇家远一点,二来霞山派是罅中的领头门派,他与霞山弟子又有交情,多少能提供些便利。

“到了罅中就要找灵气充足之地建门派了,你想好怎么做了吗,管家婆?”常治龙对凌霜戏谑道。

凌霜白了他一眼,从身上拿出一个罗盘:“用这个就能找到灵气充足之地,到了罅中之后就跟着它走。”

“那可太方便了!”常治龙高兴,“这么说,接下来的事只要按部就班就没问题了。”

凌霜:“你可别想得太好,建立门派是很复杂的,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常治龙:“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那个……我……”谢天举手,貌似有话要说。

常治龙问道:“怎么啦?”

谢天:“我能吃点东西吗?飞了太久仙力都耗完了,感觉人有点虚。”

刚才吵架时也没见你虚……虽然常治龙在心里这样吐槽,可还是从包里拿出个小瓶。

凌霜一看便认了出来:“那不是炼化瓶吗?”

常治龙:“哦?你知道?”

凌霜:“我怎么会不知道,那是清澄派的法宝。”

“确是如此……”常治龙从瓶中倒了一粒丹药出来,交给谢天说,“吃吧。”

“这是什么呀……”谢天看了看,吃在嘴里连连点头,“嗯!好吃!有点像鱼香肉丝,还有米饭!”

大山好奇:“真的?我也来一粒。”

常治龙给它一粒,大山吃下后也很惊讶:“嗯!这粒有鸡味儿!像是……昨天在酒楼吃的烧鸡!”

“我明白了……”凌霜阴沉着脸,“你把昨天的剩饭给塞进瓶子里了!”

常治龙笑了:“被你发现啦。”

凌霜气不打处来:“这是法宝,用来炼制仙草的。你怎么可以……放剩菜剩饭呢?”

“有什么关系?”常治龙做无所谓状,“反正现在也没啥仙草要炼,炼剩菜还能浓缩营养,增强食物保存时间,何乐而不为呢?”

“你……哼!”凌霜觉得门派受到了侮辱,转身走到一边,不想再理常治龙。

常治龙笑笑摇头,自己也倒出一粒放在嘴里咀嚼。心里想如果不是因为重任在身,改行卖压缩食品可能也是个不错选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