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二十七章 才子、佳人和妖精

第二十七章 才子、佳人和妖精


妖精与妖怪不同,后者指的是一些天生具有一定智能生物,例如山鬼。而前者则是一些动物或者器物,由于机缘巧合拥有了智能,并且经过修炼能够变化人形,获得更高的智慧。

人间界习惯性把妖怪称作“怪”,而把妖精称为“妖”。妖可以自主修炼得道,最终与人类一样获得飞升,只不过这个过程要更困难些。由于修炼方法与身份的不同,许多妖比起成仙更愿意成魔,因为那样比较简单。

“山背后的那窝妖精道行不浅,常掌门你们一定要小心啊。”做完警告,阿青就回去了。

常治龙摸着下巴思考,难怪没人在这里开宗立派,原因竟出在这个地方,看样子不防不行啊……

谢天有点怕:“怎么办啊掌门,万一它们杀过来,我们能不能抵挡得住啊?”

“别慌!”常治龙严肃道,“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对方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来到这了。目前来看,它们也在观望当中,在不清楚这边的情况之前不会轻举妄动。”

谢天听后松了口气,但常治龙其实留了半句没说,毕竟人妖殊途,发生冲突也只是迟早的事,看来有必要提前做好准备。

不过当前的头等大事还是赚钱,五十两纹银是远远不够的,要想盖个足以称之为门派的大院,最起码得要十万两。

“十万两啊……”常治龙头疼,这么大一笔钱要去哪里搞呢?

别的门派的掌门,不是有几千年的积累就是有达官贵人相助,最次的也有先祖遗产,可他常治龙有什么?一腔热血和聪明的头脑?即便做生意,要赚到十万两以上,最起码也得几年时间,靠打工攒钱更是无稽之谈。

“打工?嘁……”常治龙想想就要笑,那个凌霜也不知怎么想的,说是说要尽快,却选择最慢的方法,她才是矛盾的集合体吧。

不管怎么说,赚钱这事是指望不上别人了,常治龙暂且也只能天天摆摊卖药,能多赚一点是一点。然而他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理由也很简单,谁天天需要那玩意儿啊。

一周忙活下来,最终成绩是二百五十两。很吉利啊,这个数字。

谢天看到银子,更加崇拜了,两眼放光说道:“掌门你太厉害了!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赚了这么多钱!”

常治龙摇头:“这还差得远呢……要建门派,这点钱杯水车薪。”

凌霜不说话,她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常治龙盯着这堆钱,心想要不要去搞点投资?可是投什么好呢?现在市场什么行情又不知道,还得明天去城里打听一下。

第二天,来到陵塘城,在街上随处闲逛。看看当地特产是什么,老百姓需要什么,商铺什么东西卖得最好。

走着走着,发现一群人围在告示牌前议论。这是平民百姓日常主要的娱乐活动,没文化看不懂书,没钱听不起戏,看看告示牌有识字的人给念,不用知识也不花钱,美滋滋。

常治龙平时是不凑这个热闹的,主要告示牌上贴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刑事公告、朝廷指令啥的,基本没什么有趣的帖子。最多也就寻人寻犬,偶尔有文人骂街,控诉世间不公,自己的文章没人欣赏,这种东西早就看腻了。

然而今天不一样,常治龙急需了解有用的情报,哪怕只是一点点,只要对赚钱有帮助,多看看总是没错的。

常治龙来到人群后,这里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他人根本挤不进去。正巧这时从人群中出来一位,常治龙赶忙拦住他问:“这位大哥,打听一下出了什么事?怎么大家都围在这?”

那人一看常治龙,笑了:“您是那个……神医!”

常治龙挺尴尬,本想凑个热闹,没料到遇见了客户。其实城里有一半男人都买过他的药,想不遇见都难。

这位仁兄倒是挺坦然,丝毫不介意别人知晓自己的身体状况,很热心地为“神医”解释道:“闹妖精啦!宋员外他们家!闹得可凶啦!”

宋员外是本地首富,据说拥有家财万贯富可敌国,世界五百强中名列前茅。

他膝下有一独子名叫宋忠,去年考中举人,将来的发展目标是状元。你听这名字起的,“送终”……要说这暴发户没文化,不知道有谐音梗,可倒霉的是孩子啊,可以预见他将来有得让人笑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父母的心是好的,希望儿子为国尽忠,将来有出息。儿子也确实是挺争气,读书用功还聪明,有人说他问出的问题能难倒先生,因此连许多饱学之士都教不了他。

大富之家,后继有人,按理说是十分美满的,可问题就出在这儿子身上。宋忠这个人实际上也没啥大毛病,读书用功、脾气不坏,也没像某些富二代那样总盯着漂亮姑娘转,死缠烂打、说土味情话啥的,这些他通通没有。

要说实在有啥问题,那就是这小子非常喜欢他的表妹。这事要是放在法律健全的年代属于近亲乱 伦,但在那个年代其实很正常。表哥表妹一家亲,亲着亲着就亲上加亲了。

俩孩子小时候一起玩过,长大后分开一段时间,再见面时就都是大孩子了。情窦初开,表妹长得漂亮,宋忠那是一百个喜欢。

宋员外和宋忠他舅舅其实并不反对,本来就是一家人,亲上加亲也挺好。但表妹今年只有十五岁,就算在那个年代,这岁数结果也太早了点。大户人家将就礼数,于是决定过两年再说。

大人们不急,宋忠这小子可急坏了,日思夜想得了相思病。宋员外到处寻访明医却始终治不好,眼看儿子一天天瘦下去,心里急得着火。

然而就是这么一种不治之症,某天他竟然自己就好了。

起初宋员外当然是很开心,但时间长了就发现这儿子精神是一天不如一天。后来经过打听,有人说这是被妖精给迷了。

宋员外担心儿子,于是晚上偷偷躲起来监视,谁知道真的看到一女子进了儿子的房间。仔细一看还不是别人,正是他那外甥女,宋忠的表妹。

这下可把宋员外吓坏了,外甥女不可怕,可怕的是距离。要知道宋忠他舅舅家住在黄毂地区,离这好几千里地,单人骑马也得小半个月,一个女孩子家家当晚来回,这能正常吗?

宋员外确信,这就是妖精,而且法力还不低,听别人说这妖要幻化成人就得有五百年道行,会变身起码上千年。这么说还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把它惹急了杀死宋忠,那就真的没人送终了。

宋员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悬赏捉妖。

“太狗血了!”常治龙听完发出感叹。这剧本简直跟用公式套出来的一样,千百年来多少传说都是这个套路,这样的情节居然还有市场,也是令人服气。

然而讲故事的大哥说了:“您甭管是不是狗血,总之人宋员外承诺捉到妖精赏黄金五千两!”

“卧槽!五千两!还黄金!!”常治龙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正愁没人教,天上掉下个粘豆包。要是拿到这笔钱,那门派的事不就解决了吗?

常治龙赶紧上前挤开人群,一把把告示牌上的悬赏令撕了下来。

这五千两黄金,他常治龙势在必得!

…………

宋员外宅邸

“您是说……您可以捉妖?”宋员外将信将疑。

常治龙刚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说:“在下常治龙,乃卧龙派掌门!云游至此,听说贵府有妖精作祟,故义不容辞!”

“卧龙派……嘶——没听过呀……”宋员外捻着胡须,心想这怕不是个骗子。

旁边管家过来,在老爷耳边叨咕几句。宋员外恍然大悟:“哦!原来是神医啊!怪我有眼不识泰山!”

得,又是一名客户。

“可是神医您医术高明,捉妖是否同样擅长啊?”宋员外还是不怎么信。毕竟滋阴壮阳不等于儿孙满堂,术业有专攻,单个成就不能证明一个人全方位的能力。

常治龙不慌不忙,端起茶杯小饮一口说:“我看宋员外从刚才开始就喋喋不休,应该是渴了吧?先喝口茶。”

“这……”宋员外不明白他的意思,看了眼管家,管家使眼色示意让他喝喝看。宋员外端起茶杯刚想喝,岂料这茶杯居然从中间一分为二。

宋员外傻了,手拿半个茶杯看着常治龙。这时听见常治龙又说:“宋员外也坐了一天了,不如起来走走吧。”

话音刚落,宋员外坐的椅子莫名塌了,一屁股摔在地上,疼得直叫唤。

这时常治龙又说:“宋员外今天气色不错……”

“停!停—!我信了!!”宋员外赶忙阻止他,再这样下去怕不是得塌房。

常治龙笑了,低头继续喝茶。

宋员外被管家从地上搀起,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来到常治龙面前鞠躬作揖:“常道长道法高深,是小人的错,小人不该怀疑道长。还请道长大人有大量,原谅小人,救救犬子。”

常治龙用茶杯做遮掩,斜着瞥了宋员外一眼。瞧这资本家,平常人五人六、嚣张跋扈,一到有求于人便像个孙子似的。

放下茶杯,从新展露出高尚的微笑,站起身,伸手去搀:“宋员外不必多礼,斩妖除魔是我辈修士分内之事,在下必当竭尽全力。”

宋员外感激:“那就有劳常道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