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二十八章 妖狐

第二十八章 妖狐


“你是……新来的先生?”

“不错!你爹说你年纪轻轻体格太差,让我来教你健身!”

宋府内宅,少爷的房间当中。

常治龙与宋忠对面而作,桌上放着一些酒菜。

宋员外知道儿子的脾气,若是跟宋忠说那个天天晚上跟他约会的表妹是妖精,他必然不会相信。为了能有效率地降妖除怪,他们商量之后决定让常治龙卧底在少爷的房间之内,等到晚上妖精一来,打它个措手不及。

为了成功在少爷房里卧底,宋员外谎称常治龙是新来的先生,说让他住在这里方便教学。

可宋忠越看这个新先生越来气,心说哪有当老师的这么没品?坐在那连吃带喝的,这造型与其说是先生不如说是猢狲。最关键眼看天就要黑了,表妹来看到了尴尬不尴尬?难道骗她说这是新养的宠物么?

常治龙可不管少爷怎么想,他向来瞧不起这些公子哥,仗着老爹有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闲来无事提笼架鸟欺负欺负穷人。要不是看在那五千两黄金的份上,谁管这破事?

斜眼看少爷,见他貌似尴尬中带着几分不快。常治龙故意挑逗道:“愣着干嘛呀!吃饭呀!晚上还有剧烈运动呢!”

“啊!?”宋忠惊了,“你怎么知道!?”

常治龙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一摆手说:“我不是说那个,我的意思是今晚我要教你一套拳法,你必须要在天亮之前学会,知道吗?”

“学拳?别开玩笑了!”宋忠十分激动,“我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让我学拳?简直一派胡言!”

“哦……让你学拳就是一派胡言。”常治龙喝了口酒,边吃菜边说,“听你的意思……你认为这辈子读书就够了。中了举人考进士,中了进士之后再金榜题名,入朝当官,最后飞黄腾达颐养天年。是不是这个意思?”

“当然啦!”宋忠理直气壮,“我要当官,当大官,权倾朝野流芳百世!我要实现我的理想抱负!”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常治龙笑了,仰天大笑。宋忠让他给笑毛了,略有惶恐地问道:“你、你笑什么?”

“我笑你的天真!你的无知、你的愚蠢!还有你那可笑的抱负!”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我凭什么不能这么说!!”常治龙把酒杯一摔,义正辞严地说道,“你一个大富之家出生的阔少,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你出过几次家门?知道什么是人情世故?世态炎凉、人间疾苦你又知道多少?”

“这……我……我不用知道!”

“是~你不用知道~”常治龙愤然怒吼,“像你这种人,每天只需要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靠着父母的势力让他们为你铺出一条康庄大道。用钱让你读好书吃好饭,将来再用钱替你打通人脉,令你在朝野之中翻云覆雨,当一个十足的恶吏贪官!”

“我不会!我会成为一个好官,一个万民景仰的清官……”

“你会吗?”常治龙的脸凑近了咬牙道,“你从刚才开始就在想,这个人怎么还不走,这个人要什么时候才走,这样下去表妹来了该怎么办……你脑袋里只有表妹啊……”

“那……那是因为我爱她……”

“爱她?呵呵……好色吧?”常治龙冷笑道,“一个眼看就要参加会试的人,眼下荒废了读书,每晚就想着与情人幽会。你个不问市井、不思进取的好色之徒!你这种人要是能当官,当大官权倾朝野!那就是这世上最大的灾难!!”

“你……怎么可以这样骂我……呜呜呜……”宋忠被常治龙劈头盖脸一顿骂,竟然给骂哭了。大户人家的少爷哪被人这么骂过?从小到大连他爹都不敢这么做。

常治龙骂爽了,端起桌上酒壶一饮而尽。耳听屋外有动静,他将酒壶一摔,提着宋忠的脖领子就往门口走。

少爷吓坏了:“你要干嘛呀!!”

“我要让你看看外面的世界!”

常治龙一脚把房门踢开,看到院中站着一位女性,相貌秀美、穿着得体,一看就不是丫鬟。

常治龙指着那女人问宋忠:“这是谁?”

宋忠带着哭腔:“我表妹……”

“我告诉你,她不是你表妹!”常治龙快速拔剑出鞘,剑尖指向女人咽喉,“妖精!还不快现出真身?”

女人假装慌张,面对恫吓她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妖精。”

“少废话!”常治龙抬起左手放出一道金光。那是金缘法术“除相术”,可以照出事物本来面目,如是对人使用只会让她的衣物透视,若对象是妖,则会令其现出原形。

常治龙其实很早就想用用看这招了,只是平日里怕被人打,今天算是逮着机会,把那所谓的表妹从上到下照了个遍。

果不其然,在经过金光的扫描之后,那女人身上的衣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皮毛。脸部也不再那么娇俏可人,变成了一张……似乎更可爱的狐狸脸。

“好你个臭道士!”狐妖亮出爪牙,暴怒之下朝常治龙攻来。

常治龙不慌不忙,抬剑抵挡。狐妖的爪牙虽利,可他只用一只手便轻松挡下。攻防间观测这狐妖体态,发现它不过是一只道行尚浅的小狐妖。

人都说这狐妖生来为棕色,修两百年转灰色,修五百年转黑,修至一千年转白。从一千年以后,每修炼一千年多一条尾巴,最终修成九尾灵狐。

看这小狐狸毛色还是灰的,道行应该不足五百年,之所以能变化,大概率是用了什么丹药法宝。

常治龙第一反应就想到雀鸿峰上的那窝妖精,估计这小狐狸是它们中的一员。如此说来,还不能伤它性命。

打狗也得看主人,万一失手杀了它,得罪了那窝妖精,只怕是门派不搬家,脑袋也得搬家。

由于内心有所顾忌,常治龙处处留手,只防不攻。

狐妖隐约中看出了一丝门道,心想该不会这猴子对自己有啥想法吧?既然对面不使出全力,那自己正好抓住机会要他的命!

狐妖的进攻愈发猛烈,利爪与剑身碰撞产生鸣音,每一次都是对狐妖的鼓舞,而每一次又是对常治龙的警告。

抓住一次机会,狐妖趁常治龙的剑回防不及,出爪刺向他胸口。岂料常治龙左手一挥将其挡开,再顺势用剑柄对其胸口小摏一击。

这一击可是令狐妖大感意外,主要是常治龙从战斗之初开始就没用过左手,让它忘了对方四肢健全。毫无防备之下被推出,被动后退几步,没站稳,仰天躺倒。

“不好!”常治龙脱口大喊,他怕自己出手太重伤了那小狐狸。

狐妖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感觉胸口隐隐作痛,站起身来指责:“好你个臭道士!竟然使阴招!”

“我哪有使阴招啊……”常治龙哭笑不得,回头一看宋忠,那小子尽然逃进屋里去了。

常治龙无奈摇头,真是孺子不可教,自己的事要别人帮着擦屁股也就算了,他还对此不管不顾,简直不是个男人。

狐妖见常治龙心不在焉,偷偷在手上聚集了一个火球,坏笑着朝他丢了过去。常治龙回头一看,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妖火球正朝自己飞过来,丝毫不屑地张口一吹,那火球还没到面前便消散无踪。

狐妖气得直跺脚:“你又使阴招!!”

“哪有啊……”常治龙也是拿它没办法,都修炼这么多年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我不管!你就是使阴招!”狐妖耍起了无赖,双手连续丢出火球疯狂进攻。

常治龙躲都不躲,任凭那些小火球打在身上,就那点威力连衣服都点不着。

打了有一刻钟时间,狐妖体能耗尽,累得气喘吁吁。

常治龙把身上的火星子掐灭:“好,有进步。玩的差不多了吧?回去吧,以后别再来了。”

那狐妖见自己努力了这么久没效果,心中委屈瞬间油然而生,一赌气跪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常治龙扶着脑袋摇头叹气,你也哭他也哭,这是进了幼儿园了吗?走过去想安慰几句,谁知突然脖子一紧,有什么东西勒住了他的脖颈!

是尾巴!

狐妖满脸坏笑:“使阴招嘛,我也会!”

常治龙双手撕扯着狐妖的尾巴,表情极其痛苦,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

狐妖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幸灾乐祸大笑不止。

“笑够了吗?”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它的大笑。

常治龙若无其事地说着:“你没听过修道者都是可以用丹田呼吸的吗?”

狐妖愣了:“那你刚才还……”

“那才叫演技,多学着点。”常治龙边说边朝它走来。

狐妖崩溃了,在那大发小孩子脾气:“我不管我不管!你耍赖!你卑鄙!”

常治龙无奈摇头,走到它身边,对着后脖颈轻轻一掌,老实了……

击晕狐妖后,常治龙看了看周围,心想这也没个人鉴证,谁知道我除妖成功了呢?

“宋忠!宋忠!!”他大喊道,“这倒霉名字……宋忠啊——!!”

屋里没反应。

常治龙灵机一动又喊:“我看见妖精刚才化作青烟去你屋里了,它没把你怎么样吧?”

“救命啊!!”

“哐”的一声门开了,宋忠从里面连滚带爬跑出来,跪在地上抱住常治龙的腿,大喊道:“先生救我!先生……”

仔细再一看才发现狐妖躺在那,很尴尬,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常治龙指着他:“你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去把你爹叫来!”

宋忠自觉丢人,低着头去叫他爹了。过了一会儿,宋员外带着一帮家丁来了。

“唉呀……妖精在哪呢?”

常治龙瞥了一眼,难怪看不到妖精,敢情这宋员外拿家丁当堡垒那么使唤,一群人把他包得严严实实,可不什么都看不见呗。

常治龙心说这爹跟儿子一个德行,上梁不正下梁歪。

“行了,妖精已经铲除了,你可以放心了。”

宋员外小心翼翼从人堆里探出身,一看地上的狐妖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说:“敢问道长,这就是狐妖?”

“不知道!”常治龙开玩笑说,“我把它叫起来,你问问它本人?”

“别别别别别别……”宋员外连连摆手。

“行了……你也验过货了,那我就把它收走了。”说着,常治龙从衣服里拿出精灵盒,将那狐妖收入其中。

在场的众人无不叹服,有人甚至跪下大喊“神仙”,大家都把常治龙封为偶像,场面一度十分热烈。

宋员外是个讲信用的人,五千两黄金一分不少的交给常治龙。他还提议要开宴庆功,却被常治龙一口拒绝,他实在不想再与这些暴发户交流了。

等常治龙带着黄金走后,宋员外对宋忠说:“儿子,爹为了你可是花了血本。你可要用功读书,别辜负爹的一番苦心啊……”

可宋忠却回答说:“不,爹。我以后再也不读书了,我要修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