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三十一章 永不落幕的刺杀

第三十一章 永不落幕的刺杀


半年以后,卧龙派大院终于顺利落成。

尽管只有一栋主楼,不过好歹是栋三层建筑,外形也算宏伟,称得上是像样的门派了。

院墙围成的范围很大,院内的空地较多,那是为了将来再增建房屋准备的。左边有一块自留地,用于种植仙草或者蔬菜。田地边上是牲口棚,常治龙打算在那养点鸡鸭。

炼丹房和锻造房由于条件限制,只能暂时安置在主楼内。至于藏宝室,常治龙效仿了觐阳掌门,在门派地下建造一个,兼具练功房的功能。并且为了掩人耳目,他又吩咐工人在对称位置建造一间相同的地下室,用来当菜窖。

总之就目前来看,这所大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凡是正常门派具有的功能它都有。

几人站在主楼之外,面对矗立的楼房心生感慨。尤其是谢天,感动得泪如泉涌,他说:“终于有瓦遮头……”

常治龙也很高兴,他很喜欢这栋楼,看上去比觐阳派的主楼要更坚挺,特别是采用的隔音设计,晚上在房间里干什么都没人知道。

凌霜却很不喜欢,她抱怨道:“本来可以更节省,谁知有人得要增加无谓的设计,简直画蛇添足。”

常治龙心说:主要就是为了防你,要不采用隔音设计,到时隔墙有耳,啥秘密都让清澄那边知道了。

“说起这隔音……”大山貌似发现了什么,“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大山这么一说,其余三人都开始注意聆听。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凌霜:“琴声……没错!是琴声!”

常治龙朝上方望去,只见一长发男子身穿白袍,盘坐于山崖边,两腿之上摆放着一张古琴。

十指在琴弦间反复拨动,弹奏出天籁之音,悦耳动听与青山绿水相得益彰。

“杀门十三笑……!”

没错,那男子的颜面被一副诡笑面具遮盖,他正是杀门十三笑杀手之一 ——琴笑!

琴声逐渐仓促,激昂之下杀意顿起。随着一连串弦声,琴笑五指同时弹出,紧接着一波音刀从天而降!

常治龙一见不妙,这音刀瞄准的是凌霜!没做多想伸手将凌霜揽入怀中,随即一声巨响,平地上斩出一条裂口!

凌霜在常治龙怀中惊魂未定,身背后凉意由在,想想若不是常治龙及时相救,自己说不定已经命丧黄泉。

常治龙可没时间在意凌霜的感受,将她放开退到一边,立即跃起向杀手方飞去。他心里想的是刚建好的大楼,可别给毁了!

飞至琴笑所处的山崖,双脚落地之时,那杀手也换了一首悠慢的曲调。

常治龙拔剑出鞘,指着琴笑怒斥:“你要杀的是我,与旁人和大楼无关!”

琴笑低头弹琴,嘴上温文尔雅回应道:“常掌门可懂音律?”

常治龙邪魅一笑:“怎么?难道你是来聊艺术的?”

琴笑手中未停,一边弹着一边说:“我只是想确认你是否知音,我杀人前都要问一问。”

“少废话!”常治龙大喝一声,出剑便刺!

此时琴笑的弹奏突然加快,常治龙的剑临近他的身躯,却如何也刺不上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排斥之力,片刻之后被弹飞的竟是常治龙自己!

常治龙退后些许,稳住身形却又感觉迎面似有物体袭来。遵从直觉再向后退一步,面前的土地犹如被铅弹射中,顷刻间刨出几个圆坑。

这下可难办了,对手运用音波攻击没有实体,肉眼只能看见光景曲折却不能把握具体位置,因此只能凭借听力与直觉判断。

嗖……

来了!

常治龙侧身一避,果然有一轮音刀从其面前飞过。凉意略过鼻尖,仅咫尺距离险些身首异处。

嗖嗖!

又来!?

常治龙紧接着一个侧翻,再次成功躲过两次进攻。若不是有这灵巧……不,与其说是技巧不如说是运气,因为看不清,能躲过多半是靠着运气。

“不错嘛……那这样呢!”琴笑开始更加快节奏,急促的音流仿佛万马奔腾,随之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音刀!

常治龙挥舞着宝剑,在目视不明的情况下奋力格挡。左右回转,尽量以最快的手速挥剑,用剑身覆盖正面防御,这是现在唯一的方法。

琴声之外满是清脆的金属声,四周的树木被飞溅的音刀误伤,纷纷斩断倒躺下。仔细一看那树的横截面,光滑平整不见半点毛刺,可想而知这音刀的锋利绝不亚于任何实质刀剑。

常治龙在琴笑的连续进攻下节节败退,脚步被迫向后移动,并且频率越来越快!

琴笑见其出现疲态,收起十指暂停一瞬,随后用足十成功力,双手同时弹出!一道巨大的音刀横向斩开,范围包含正前方三百六十度!

常治龙知道这招躲不过,只得竖起阳焱剑以力量相抗衡。剑刃与音刀相撞,双臂似承受千钧之力!随着一声呐喊……

“啊!!”

常治龙奋力一挥崩碎音刀,同时强大的后坐力使他上身后仰,坚持站稳后,口鼻呼吸难掩急促,体力已经大幅消耗。

琴笑此时又换回悠扬的曲调,这是一种嘲讽,也是为了显示他的游刃有余。

常治龙低着头,喘着气,片刻之后……他笑了。

逞强吧……死到临头了……

琴笑十分自信,他有把握在下一击结果常治龙的性命。

常治龙自嘲般笑着摇头,从新挺直了腰板,看看周围,把剑收回剑鞘。

琴笑嘲弄道:“常掌门……这是打算赴死了吗?”

“换首曲子吧,这回要悲伤一些。”

“哦?是为你奏响的哀乐吗?”

“不!那是为你!”

常治龙双掌交叉置于胸前,他的仙力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琴笑大觉不妙,这周遭扬起的大风,那是常治龙的仙力引起的狂风!仿佛一头猛兽从沉睡中苏醒,这睁目后的第一眼狞视令人麻木!

琴笑害怕,一股恐惧油然而生,也许是出于本能,他急切地弹奏起他引以为傲的“死亡乐章”。可惜根本没用,这一回,死神站在了对面!

无数音刀袭来,常治龙只是一掌,击出的掌风将音刀全部吞噬!飞沙撞上流星,那些如钢铁一般的死亡之音,在极致的强大面前不过只是一句哀叹!

常治龙换手又是一掌!伴随着压倒一切的狂风,飞沙走石与疾驰掌风齐头并进!

琴笑连忙变换曲调,妄图用音壁作为抵挡。可掌风一到,顷刻间就将他的音壁轻易碾碎!

琴笑坐着,冷汗浸湿他的衣衫,双腿发软想跑都站不起来了。他看到了……刚才有一只巨大的手掌在他头顶,那是恶魔的手掌,拿捏他如同按杀一只蝼蚁!

琴笑怕了,精神已经死过一次的他再也无法弹奏曲子。他将心爱的古琴竖起来,挡在身前,如同抓住一根稻草那样,无力的……

嚓啦!

仅一掌,古琴已成木屑!

琴笑看向常治龙,仰视着……为什么如此高大?明明刚才还是个瘦小的少年模样,现在眼中的是鬼魅,是修罗!

“你可懂欣赏这套掌法?”

毁天灭地,屠神弑魔,此掌法名为断魔掌!

“饶……饶饶、饶命!常掌门饶命!”琴笑开始祈求,“我只是受人所托,冤有头债有主,不是我想杀您呐!”

“那你告诉我这冤头是谁,债主又是谁?”

“我……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琴笑跪地磕头。

常治龙冷冷问道:“那你们是何时知道我还没死的?”

琴笑跪在地上答道:“神绝门从不相信‘无尸之功’,只要没看见你的尸体,组织就不会放弃追杀。”

神绝门不信“无尸之功”,所谓“无尸之功”意思就是不带尸体回来领赏,换句话也就是说,神绝门根本不会认为失踪等于死亡。

叶笑也不是傻子,他知道回去撒谎也是死,所以干脆隐姓埋名展开逃亡。可杀手组织又岂是想脱离就能脱离的?很快就有人追查此事,并且抓住了叶笑,将他处决。

之所以半年后才来找常治龙,原因是因为组织内部发生了一些事情。具体什么事,琴笑表示他不清楚,因为杀门十三笑在神绝门充其量也就是雇佣关系,并不属于嫡系。

神绝门发生什么事,常治龙并不十分关心,不过他弄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只要他不死,神绝门就不会放过他。

看着此时还在跪地求饶的琴笑,常治龙知道这个男人满手都是鲜血,有多少人曾惨死在他的琴下,刚才若不是自己及时反应,凌霜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这,常治龙心中怒火燃起,这个男人罪行累累,如今已经对自己没有用处,还有什么理由放过他呢?

“如果有人在被你杀死之前向你求饶,你会放过他吗?”

“啊?”

“没事……只是在杀人前想问问。”没等琴笑回答,常治龙便一掌下去,连同面具和颅骨尽皆拍得粉碎。

杀死琴笑之后,他又陷入沉思。琴笑的实力比起叶笑要高出许多,看来以后的对手会越来越难对付。现在躲是躲不掉了,眼下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提升个人实力,这样才能够在持续追杀中保护自身安全。

“啧!他妈的……”

常治龙郁闷至极,这样下去岂不是没完没了?到底是谁非要跟自己过不去?是谁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

难道就没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了吗?

常治龙一个人站在原地思考,他可不知道半空中还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

凌霜看清了战斗的整个过程,鉴证了一切的她现在只剩下惊恐。原本还在奇怪,为什么常治龙明明擅长拳脚,却总是以剑法起手。现在明白了,他这是在掩饰,掩饰他真正的武功路数。

那套掌法太邪了,凶狠、霸道,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魔气”。他究竟是从哪学到的掌法?还有他的修为,离开清澄派时只是炼气期,短短几个月就到达了金丹期。

离奇,不可思议!

凌霜越想越怕,榆灵子交给她的任务是辅佐常治龙管理好门派,但如果常治龙这个人有问题,那到时候她该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