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门派卧底养成指南 > 第三十二章 信任

第三十二章 信任


夜晚

常治龙独自在房中看书。

“嗯……原来如此,这么说金莲和门庆之间也不单纯只是爱情……啧!不对!”

他把手里的书往桌上一摔,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看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常治龙之所以这么郁闷是因为学习遇到了瓶颈。没师父就是这点不好,想学法术没人教只能自学,可修仙这门功课又不包括在义务教育之内,上哪去买课本呢?

常治龙尝试让谢天去城里买些书回来,结果除了一些小孩用的字帖和口诀表之外,就只有一些三流小说。

“你好歹买本医书之类的啊!《霸道门庆与小金莲》?这什么玩意儿啊这是!最可气只有第一卷,你倒是买全套啊!”

就这么在房间里一个人抓狂,得亏运用了隔音设计,要不然一定影响别人睡觉。

发了一阵脾气之后,来到窗边唉声叹气。心想着要不找凌霜商量看看?那女人看上去挺知性,应该懂得不少。

然而一想到凌霜,常治龙又开始头疼。门派里本就没什么人,还有这么个二五仔,现如今杀手又随时会来,简直是内忧外患。

一边思考一边叹气,就在这时,月下有一黑影闪过。

唰!

“什么人!?”常治龙立刻绷紧神经,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杀手。猜到会来得快,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黑影在空中盘旋一轮,回身过来一挥手,只听“咻”的一声,三支飞镖从窗外射向常治龙。

常治龙闪身躲避,那三支镖钉在墙上,双刃锯齿闪着寒光。

“妈的……!”

常治龙跃窗而出,见那黑影逃向地面,于是紧跟追击。

二人落地,月光照出那不速之客身形轮廓,常治龙暗自感叹道:“居然是个女的……”

即便是夜晚,身穿黑衣还蒙着面,但那紧裹的身体所呈现出的起伏,已经足以证明她是一位女性。

常治龙仔细观察,发现这女人没戴面具,看来不是十三笑的人。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既然能当杀手那就必定不是泛泛之辈。

女杀手一语不发,从腰间抽出一柄细剑,抬手便刺!

常治龙出来得仓促没带剑,危机之下只能空手抵御。

二人在月色下,你来我往展开攻防。那女人的剑很快,刺杀如鹰,回手如燕。手里的细剑与身形同样华丽,动作漂亮亦不失杀机,出手刁钻专攻死角,其剑法精妙可见一斑。

常治龙几次险些被刺伤,凭借天生灵敏确保无伤,然而几轮攻防下来却也得不到一丝喘息。

这女人与以往的杀手明显不同,她貌似不急于杀敌,每招每式速度有余而力道不足。其剑法以准为先,以快为辅,虽少有破绽却不像是杀手之用。

也不知是剑法本就如此,还是她有意点到为止。然而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常治龙都有足够理由怀疑她的身份。

这个女人不是杀手!

两人持续攻防,久时难免露出破绽。常治龙在那女人出剑同时身位前移,令她的剑从自身肩上略过,随后一手翻掌!

就在将要出手的一刻,迎面吹来一阵微风,那是人运动所产生的气流。他闻到了,很香,也很熟悉,这股味道是女性身上独有的气味,很特殊,但他有印象。

鼻子是人身上最善于记忆的器官,任何气味只要闻过一次便会很深刻。更何况这股气味最近才闻过,就在昨天被杀手袭击的时候,近距离闻过。

常治龙暗自窃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凌霜啊……

他立刻将仙力收起大半,仅用小劲柔推凌霜小腹,一掌将她击出些许距离。

凌霜察觉常治龙留手,顿时大感不悦,焦急之下攻势愈发凌厉。

而常治龙只顾躲闪,丝毫没有再出手相伤的意思。由于本意不想再战,他后跳飞天打算撤退。怎料凌霜紧追不舍,二人一路攻防,从地上打到天上。

不得不说空战是凌霜的主场,由于飞行熟练度的差距,在地上还游刃有余的常治龙,一到天上便立刻失去优势。

双方交手的过程中,凌霜的剑几次划伤常治龙衣衫。常治龙感觉再打下去难以收场,慌忙之中叫喊道:“行了!别打了!我认输还不行吗!?”

凌霜哪听他这个?早想好好教训教训这只桀骜的“猴子”,难得有机会还不打个痛快?

两人越战越急,常治龙渐渐乱了方寸,在凌霜一剑刺来时,他慌忙间勉强躲过却在回身时习惯性击出一掌。

这一掌比刚才要重一些,凌霜猝不及防被击中胸口,虽没能使她受伤却足以令她失去平衡。

“糟了!”

看见凌霜下落,常治龙连忙伸手去拉,只可惜为时已晚。

凌霜垂直坠落,后背重重砸在院里的石灯笼上。这一下可是不轻,从几十米的高空落下,有多疼可想而知。

凌霜趴在地上,好半天没缓过来。常治龙赶紧想去扶,来到跟前刚一伸手却被她一掌打开。

凌霜晃悠着勉强起身,捂着肩背拖着身体走出几步,支持不住又要倒下,幸好常治龙及时过来将她半身扶住。

“困难时就要依靠同伴,别逞强啊……”

凌霜一语不发,不过这次她也没再抗拒。

常治龙将凌霜送回房间,随后便出去了。

凌霜坐在床上,扯下遮脸布,又解开衣衫。通过镜子看到背后一大片已经发紫,若是淤青还算好办,只怕是已伤到了筋骨。

叹息之际,没想到门又再次打开,来人还是常治龙。

“你要干什么!?”

虽然只是背部,不过半身裸露于人前,对一个姑娘来说确实不太礼貌。

“别误会!”常治龙立刻转过身去,晃了晃手里拿着的药瓶,“我是来帮你上药的!”

“不用你假好心!”

“我怎么是假好心呢?虽然你事实上是清澄派的人,但名义上还是我的弟子。身为掌门,我关心你一下也很正常啊。再说你伤得这么重,怎么帮我打理门派?你不是想早点回清澄吗?”

“我知道了,你放那边吧,我自己会擦。”

“行啦……你擦得到吗?”常治龙拿出一块布,把自己眼睛蒙上,转过身说,“这样总行了吧?”

凌霜只是低着头,不做回应。

“那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常治龙摸索着进屋,通过“气”感受凌霜的位置。

“是这里了吧……”来到凌霜身后,蹲下身子,倒了点药在手上,“要是疼的话你就说……”

今晚的夜格外安静,屋内两人都闭口不言各有所思,只有这掌背间的触觉是他们唯一的交流。

常治龙这辈子没怎么与女孩亲密过,自从与金艳霖分开后,这是他第二次触碰女孩身体,没想到居然还是“肌肤相亲”。

这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很柔软、很细腻。常治龙心跳的很快,他的害羞程度不输给凌霜。

手掌的温度偏寒,那是由于药的关系,而两人的脸颊却是滚烫,这源于悸动的心情。

“嘶!”

“太重了吗?对不起……”

常治龙的手法很温柔,他面前的女人远比看上去脆弱,她是一朵鲜花,虽用荆棘武装着自己,可她依旧需要呵护。

时间很慢,慢到有些粘稠。

常治龙不习惯这种气氛,为了打破沉闷,他开口道:“额……这药是泸涧派独门的寒霜散,对外伤很有效。”

“……嗯。”

继续沉默

“额……那个……”常治龙考虑半天又说,“其实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惹你生气,只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这种性格,所以……”

“嗯,我知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好了……应该差不多了。”常治龙摸索着把药放在床沿,“这瓶药你留着吧,内服也有用。”

凌霜默不作声。

常治龙站起身:“那我回去睡觉了。”

走到门口,身后凌霜叫住他:“那个!……”

常治龙停住脚步。

凌霜小声说:“……谢谢。”

“其实你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试探我!你要实在想知道的话,我告诉你好了!”常治龙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把话说清楚。

然而凌霜却出言阻止道:“你别说!我不想听!”

“那你到底想怎样?榆灵子派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我!我知道你很痛苦,你告诉我怎么做才能让你回清澄派,我会全力帮你!”

面对常治龙的质问,凌霜一时间无言以对,沉默片刻后说:“你很希望我回去吗?”

“我很希望!”常治龙斩钉截铁回答道,“只要你希望,我就希望,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

场面又一次陷入沉寂……一秒……两秒……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

“榆灵子的目的是要你加入西道宗盟。”凌霜在常治龙走之前说出实情,“他对我说,只要有朝一日卧龙派强大到有资格加入宗盟,我就可以功成身退。”

“加入宗盟……!!”常治龙顿时明白过来,“他是想让我……加入西道宗盟做卧底?”

“他没有告诉我,他还没信任我到这个地步。不过就目前的形式来看,你说的很有可能。”

常治龙沉默了,本来一直在想榆灵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结果令他大跌眼镜。

离开凌霜的房间,身在走廊中的常治龙思绪混乱。

“妈的……榆灵子这个混蛋!”

他的拳头重重砸在墙上。

这盘棋,他常治龙是一枚棋子,而且注定会成为一枚弃子。在宗盟里做卧底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将整个门派……将几十甚至上百人的性命至于危险境地!

榆灵子这是打算把常治龙与卧龙派所有弟子捏成一枚炸弹,用来引爆西道宗盟内部,用心何其歹毒!

而在知道榆灵子的计划之后,作为棋子的常治龙又将何去何从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