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昭林曼曼 > 第2章 充满际遇的年代

第2章 充满际遇的年代


呼唤声让陈昭回过了神。

他看到了林曼曼眼中的不安,看到了她躲闪目光后低下头轻咬嘴唇的逃避,轻轻舒了口气,陈昭缓缓起了身,走向门口。

想起刚回到二十年前那刻下定重来这一生的决心,陈昭就已经明白该如何面对刘小琴了...

刘小琴是陈昭在县里的厂子工作时认识的。

现在回过头来仔细想想,两人在一起的生活似乎没有太多的刻骨铭心。

或许在一起,也仅仅只是活泼乐观的她对已厌倦婚后枯燥生活的陈昭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新鲜冲击...

当然,在一起那么多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记忆深处一浮出那张在未来相处多年的娟秀面容,陈昭内心便如打翻了五味瓶似的,许多缠绵与幸福的回忆涌上心头。

可很快,未来她转身离去的冰冷脸孔,又犹如一柄冰冷的刀插入他的胸口,让所有的美好消散一空...

打开门,陈昭看见了站在石阶前的刘小琴。

刘小琴长得并不高,瘦小的身材给人一种玲珑可爱感。

她穿着八十年代初刚从台湾流入大陆的流行港风粉色碎花裙,长发烫的微卷,留着一撮空气刘海,与不打扮穿着简朴的林曼曼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只是陈昭发现,此时,他没有未来对她的怨恨了,而当初的新鲜惊艳感,在现在却是如此的平淡。

对视的下一秒,刘小琴那双明亮的眸子带着期待,她笑着道“陈昭,离婚的事情怎样了哩?”

“我不离婚了...”沉默片刻后,陈昭给出了他准备好的措辞。

微缓的声音让刘小琴的期待一瞬间僵住,她愣了下,莫名的不知所措,她下意识想问些什么,可陈昭表情的坚定让她生出的所有不解全部哽在了喉咙处。

猝不及防间,刘小琴又看到屋内眼神略显复杂的林曼曼。

两者目光相对,林曼曼立刻低头躲了开。

再对上陈昭的坚决眼神时,刘小琴眼眶竟忍不住的泛红了起来,她要强的不让眼泪往下掉。就这么仰着头,直勾勾的盯着陈昭,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原来你喊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哩?”

再得不到回应后,她毅然转身离开。

午间的高温把大地映的苍白一片,刘小琴的身影,很快被这片苍白也淹没了下去。

陈昭一时间感觉压在心中的愧疚感,散去了许多,可却又莫名的,又有些空落感。

这时,突然一阵热浪袭来,带来的一片白云遮住了那刺眼的阳光。阴影下,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陈昭思绪缓缓的转移到了这片他生长二十来年的地方。

在他屋子前是滚着尘埃的黄泥土地,紧挨着一排排平房与砖瓦房。砖瓦房对面是落搭建着的是散发恶臭的猪圈,远处是栽满果树的田地,是一望无际的连绵高山。

从家门口眺望远处,能模糊看见村里学校路口立起了一道崭新泥土墙,墙上画着鲜红的宣传标语——“坚持党的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陌生熟悉的一切冲击着陈昭的视觉。

直至一辆传来‘嗡嗡嗡’噪杂轰鸣声的拖拉机卷着一阵黑臭的尾气从泥泞的小路上缓缓驶过,这才使得陈昭从当前场景的失神中惊醒。

这一刻,他再次坚定了决心。

他不止要改变与林曼曼离婚的结局。

同样,他不愿再过为了生活而去拼命活着的人生了。

这是改革开放的第八年。

这是一个充满际遇的年代。

他有着未来二十年的记忆!

....

走回小平房,屋内的氛围依旧是沉重的安静。

陈昭知道,毕竟只隔着一扇门,他与刘小琴的简洁对话林曼曼应当听得一清二楚。

他也明白,此时林曼曼的内心应当是忐忑的,毕竟突如其来的转变,不可能一次性解决这些年来的所有矛盾。

他更没有指望他和林曼曼之间遭到他破坏的感情立刻重归完好,他犯的错,不是简单的三言两句就能解释和弥补清楚的。

此时,饭桌上放着两碟菜。

一碟炒西瓜皮,一碟是山上摘得不知名野菜。

在当初这个年代,他家是村里排的上号的穷。

当初家里分家,自己除了分到这间破平房外,除此外最值钱就只有四十斤稻子。剩下的,类似于田地,基本全是给了弟弟。

他没有去开山,没有工作,家里的一些微薄的收入都是外出工厂里零工挣来的。部分还得还修缮房子等等借来的债,所以日子过得清贫。

也是因此,陈昭有怨气,以至于现在与未来,同弟弟父母一家很少往来。

回想着过往的种种,陈昭有些怅然。他心不在焉的动了动筷子,突然开口道“曼曼,小乐学前班的学费,得多少钱?”

林曼曼第一时间没有回答上来,她处于错愕状态。

她没想到陈昭会提出这样的话题。

林曼曼想让小乐上学有一段时间了,毕竟村里像她这么大的孩子都去读书了。哪怕她私下也有攒那么一点,却也没有余钱送她读书。

然而前些日子与陈昭讲过一次,得到的,却是淡漠的一句‘关我什么事’。自此,她不敢再开口..

“一年学费得18块钱。”

林曼曼那略有些憔悴与疲惫的眸子微微垂了下去,略显为难的说出了这个数字。

“行,我记得要开学了吧。我这两天给你弄来,咱把小乐送去上学吧。”

陈昭带着笑容的一句话打乱了林曼曼内心正滋生的无力感。

她愣神后连忙道“陈昭,你去哪弄钱呀?”

“你放心,我有办法。”陈昭温声安抚了一句,接着看着女儿投向他,那不带掩饰,夹着兴奋与喜悦的清澈大眼睛“想不想去读书呀,小乐。”

小乐立刻回答“想,爸爸,我想去读书。”

“好,咱们下个月开学就去。”

陈昭笑着,莫名的,鼻子有些发酸。

他欠林曼曼的多,欠女儿的却也没少到哪去。

当初他的耽搁,使得女儿比同龄人晚了几年上学,以至于读书时超过平均线的年龄,让她总成为同学的笑柄。

而离开的漫长时间,对女儿更是不管不顾。可病重时,在他身边的,也只有这一对为他拼命凑钱的母女。

而另一边,听着父女两的对话,看着陈昭面对女儿温和的侧脸,林曼曼莫名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受。

第一时间她感觉,陈昭好像哪里变了,可她又察觉不到,是变在哪里....

“陈昭,小乐晚点上学没事的。十几块钱不是小数目,你不能去做犯法的事情呀...”略踟蹰后,林曼曼始终有些担忧,还是补充了句。

“你别担心,我不会做犯法的事情的。”陈昭抓起筷子,继续吃起了午饭。

而与此同时,他内心默默的补上了一句——这辈子,我也不会再做对不起你们,让你们伤心的事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