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书后,我把偏执反派养残了谢容清萧丰衍 > 第96章 穿书遇同类?

第96章 穿书遇同类?


陆青玉绕过屏风,缓步走向谢容清。

他神情慵懒,似是刚从床榻上起来,外面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外衣。

谢容清饶有兴趣地看着陆青玉,还有他衣衫半敞露出的白皙胸膛,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有料,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陆青玉也不避讳,任由她打量,甚至走到桌边后,还伸手拉住衣襟,压低嗓音说道:“谢三姑娘,想不想看更好看的?”

谢容清撑着脑袋看他,见他一脸兴味,嘴角微微上扬后,就无情摇头:“算了,我家那位要是知道我看了别的男人,只怕要气得从病床上跳起来,直接飞奔到陆大人府上,剜掉大人的眼睛。”

“陆大人,难道不怕?”

陆青玉轻叱一声,坐在谢容清身边,端起另一杯茶一饮而尽。

他喝得豪迈,茶水顺着殷红的嘴角溢出,从性感的喉头落到白皙如玉的胸膛,又慢慢滑入神秘深处。

陆青玉模样俊逸,眼神深邃,这般姿态让他更显魅惑,活像一只从神话故事里跑出来的妖精。

他放下茶杯,冲着谢容清勾唇一笑:“怕?我陆青玉活到这么大,还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要不然,谢三姑娘教教我?”

谢容清喜欢美色,但不喜欢攻击性太强的美色,陆青玉这番姿态,分明就是在故意勾引自己!

她也将茶一饮而尽,“既然不怕,那就不用学。否则,意气风发的陆大人学会之后,保不齐会变得唯唯诺诺,低三下四。陆大人风采卓然,颇得圣上青睐,要是被我教坏,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陆大人,你说呢?”

陆青玉笑意更深,落在谢容清身上的视线也带着审视:“谢三姑娘此话,让我受教了。”

谢容清也懒得再兜圈子,直奔主题:“陆大人既然知道我会来,那肯定也知道我为何而来,我手下的忠仆受歹人重创,危在旦夕,急需借用陆大人的工房。不知陆大人,能不能应允我这无礼的请求。”

说着,她站起身,冲着陆青玉盈盈一拜。

她之所以要借用工房,是因为里面不仅有各式各样拷问人的刑具,救人的精密刀具,还有个干净又密闭的工作间。

陆青玉由着谢容清动作,等她拜完,才缓声说道:“那工房不是什么秘密的地方,借给谢三姑娘也不是不行。只不过,我这人向来不做赔本买卖,若是谢三姑娘要用,那就得拿我觉得等价的东西来换。”

谢容清知道陆青玉不会轻易松口,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能用什么东西和他以物易物。

她原本打算用他不到一个月就会惨死的消息做交换,可陆青玉既然能料到自己会来寻他,或许也能预料到自己的死。

她不敢冒险,无论陆青玉知不知道这件事,自己一旦开口,势必会惹来他的怀疑。

万一,他因此盯上她,把她当怪物对待,那她岂不是死定了!

谢容清没办法,只能选择放弃。

陆青玉半个身子慵懒地靠在椅子上,风轻云淡地看着谢容清,似乎完全不急。

谢容清冥思苦想,还是想不出陆青玉到底喜欢什么,送他刑具,肯定没他亲手做的好,那还不如不送。

要是送女人,除非是贺昭南,不然就他这古怪性子,绝对会把人当成死人现场解剖!

陆青玉虽是大理寺卿,却更喜欢和死人打交道,能在死人身上得到有关案子的半点讯息,比官升一级还让他高兴。

但她总不能为了让他满足,就给他弄出桩命案来吧!

谢容清实在是想不出来,只好看向陆青玉:“陆大人可有什么想要的?”

陆青玉转动着手里的茶杯,眼里闪过一丝讥诮:“谢三姑娘来求人,难道也不事先准备准备,急急忙忙上门,可不太礼貌。谢三姑娘若是想不出来交换的东西,那就回去好好想,想清楚再来吧。”

谢容清知道是自己太心急,想到岳嬷嬷命悬一线,就管不了那么多。

她见陆青玉依旧一副懒散模样,似乎自己想不出来,就不肯借工房,当即冷了眸子。

不管如何,死马当活马医了!

谢容清坐直身体,神情也肃穆起来:“陆大人莫急,我不是想让大人享受双倍的回礼嘛。既然大人没有想要的,那我就直说了。我给陆大人准备的东西是个消息,这消息不仅关乎大人的性命,还和贺姑娘有关。”

“陆大人,觉得值吗?”

陆青玉眼神陡的一沉,“谢三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谢容清笑道:“是不是乱说,陆大人耳聪目明,自有定断。只是,大人如果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陆青玉没搭腔,突然站起身,一言不发走到屏风后面。

谢容清面露诧异,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是想临阵脱逃吧……

很快,陆青玉就从屏风后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破烂不堪的书籍,“谢三姑娘,可认得这书上的字?”

自从穿书后,谢容清除了坚持减肥,还有一件必做的事情就是暗戳戳学习古文,练字!

不然,好好的当代新青年就要在这古代世界变成大字不识的文盲!

好在有原主记忆加持,她稍稍学习一段时间,就熟练掌握古文,还写得一手好字,任谁也挑不出毛病。

谢容清以为陆青玉是拿了本古籍要考自己,接过书一看,瞳孔骤然一缩,心头瞬间涌上无数热浪。

好家伙,这《倾世白月光》不就是她穿的那本小说!

可陆青玉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封面上的书名还是用简体中文写的,难不成他和她一样,也是穿书的?

等等,他该不会就是原作者吧!

重金求解——穿书后遇到同类怎么办?!

要不,先用经典暗号“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试试他……

谢容清心里隐隐不安,只当不认识那些字,随意翻了几页书就摇头:“这字看着好生奇怪,陆大人怎么会有这种怪书。”

虽然《倾世白月光》在陆青玉手里,但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的所作所为,不像穿书人,也不像原作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