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为什么要羞耻?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为什么要羞耻?


  “沈钰,也许我们可以谈谈!”

  收拢了那愤怒的表情,蓝蛰微微一笑,仿佛又恢复了身为蓝家家主的稳重。

  山崩于前当面不改色,成大事者又这么可以被情绪左右。

  何况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说不忌惮那是假的,毕竟这个年轻人的战绩的确不一般,而且之前接待他时,对方身上的气息不比他差多少。

  但若要说有多害怕,其实也没有。在蓝蛰眼中,对方再厉害也不过是年轻人罢了,可自己活了百多年,那可是一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

  无论是对敌经验,还是自身武学,都打磨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

  虽说是不惧,但鹬蚌相争却容易让渔翁得利。何况他们之间有没有生死大仇,未尝不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于不利中寻找有利,对他这样的人而言才是上上之选。

  “沈大人,不能跟他谈,他这个伪君子定时想要先拖住你,然后找机会将你除之而后快!”

  当蓝蛰露出了想要合作的意思,一旁本是垂危状态的蓝寒序立刻挣扎着拼命的大声冲沈钰喊话。

  这一刻,他决不能让两者达成合作,不然,他必死无疑。

  “沈大人,你看到了他的丑事,他又岂会容你?”

  “逆子,找死!”冷哼一声,蓝蛰直接经轻飘飘的向他拍出一掌,完全不在乎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一掌看似轻柔笨拙,软绵无力,但却掀起了万丈惊涛,似如灭世雷霆,散发着毁灭的恐怖气息。

  当掌力靠近蓝寒序的时候,彼时的蓝寒序已是闭目等死。

  即便他在全盛时期也接不下这一击,何况现在生命垂危,奄奄一息。

  不过,在这一掌即将打在他身上的时候,却突然消失于无形。仅有掌风吹起的遮天尘土,还在证明着刚刚发生的那惊险一幕。

  “沈钰,你当真要趟这趟浑水,插手我蓝家家事?”

  “如果我说是呢?”

  完全没有在乎蓝蛰的威胁,沈钰只是淡淡一笑,继而说道“我也不想与蓝家为敌,可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有个屁的道理,我蓝家从来不会在乎什么丑事被揭露,因为根本不会有人信,哪怕说这句话的人是你!”

  说出这句话,蓝蛰满是自信。他的自信来源于千年世家的蓝家,来源于蓝家那千年维持的声名信誉,以及那无人敢惹的地位!

  “沈钰,这一点你今可以放心,我不会在乎你出去乱不乱说,因为根本不会有人信!”

  “是,有些事情你是看到了,可不是你看到了,传出去了,那就能变成真的!”

  “这么多年了,往我蓝家身上泼脏水的多了,这里面真真假假皆有,数不胜数。若是这些所谓真相大家都相信了,蓝家早就声名狼藉了。”

  “可这些年蓝家还是那个蓝家,威名未损半分,反而那些开口说话的人,却是一个个销声匿迹了。

  “因为话语权掌握在我等世家手中,天下世家同气连枝,我们说黑那就是黑,我们说白那就是白。”

  抬起头,目光直视沈钰,蓝蛰的目光中满是侵略和张狂。

  “沈钰,沈大人,就拿你沈大人来说,你信不信,我们蓝家说你杀人了,你就是杀人了!”

  “哪怕我们说你沈钰对八十老妪都有想法,也依然会有大把大把的人相信,甚至那就会成为所有人都认同的真相!”

  轻哼一声,这一刻的蓝蛰,脸上说不出的骄傲。这股骄傲仿佛可入了骨子里面,由内而外的散发。

  “我蓝家说的话,假的也会成为真的。真相?何为真相?众口铄金之下,便是真相!”

  “世人总是愚昧不堪,真相往往不在于事情本身究竟如何,而是在于多少人在这样说,这话是处于谁的口!”

  “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绝不会因为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就对你出手,因为真的不会有人信!”

  说到这里,蓝蛰轻轻一笑,刚刚仿佛剑拔弩张般的紧张感顿时消失无踪,脸上重新挂上了和煦的笑容。

  “沈大人,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或许,我们还会成为好朋友也尤为可知!”

  “大争之世将至,我们蓝家需要盟友,我相信沈大人也需要我蓝家这样的盟友!沈大人觉得呢?”

  “沈大人!”蓝蛰这边话音刚落,蓝寒序就忍不住再度开口。

  若是两边真的达成了和解,那对于他而言,可无异于灭顶之灾。

  虽然蓝寒序不知道沈钰真正的品行究竟如何,但现在的他没得选,只能选择相信沈钰真的如同传闻中那么纯粹,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好官。

  “沈大人,素闻你嫉恶如仇,你可知这些年来,蓝蛰私下里拐卖妇人的产业遍布各域,每年被害的人不计其数!”

  “那些无辜的少女,被他的手下威逼利诱,出卖身体,乃至是出卖灵魂!”

  “或是送入青楼妓馆换来金银,或是收为属下,历经百不存一的生死训练。还有一些则是安插于各地,为他自己收集情报。”

  “这些无辜少女的下场都不好,大都是死于非命!”

  听着蓝寒序的指认,蓝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吟吟的看着他。

  既然选择了想要与沈钰合作,一些秘密他也愿意分享,这样也能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沈大人,除此之外,他还囚禁少女,使其怀孕。用特殊的手法,只为取得合适的人选。”

  “沈大人,你去看看,此时在蓝家,这样被精挑细选出来的还有上百人之多。沈大人可知道,要选出这上百人需要牺牲多少人么。牺牲万人,乃至十万人都未必够!”

  “这还只是他做的那些事的冰山一角而已,这些年来,为达目的,蓝蛰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

  “甚至于当年千血教掀起叛乱,之所以迟迟未被镇压,背后也有他的身影!”

  “与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啊,沈大人!”

  “堂堂蓝家家主不至于吧?”看了看蓝寒序,又看了看蓝蛰,沈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蓝家主,他说的可是真的?”

  “没错,这些的确都是我做的!”

  说出这话的时候,蓝蛰一脸的坦然。仿佛这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恶行,而是值得称赞的事情。

  “沈大人若是愿意合作,所有的这些事情,我都可以与你分享!”

  “蓝蛰,你做了这么多恶,难道就没有半点的羞耻感?”

  “羞耻?”轻轻一笑,蓝蛰脸上多是轻蔑之色“我为什么要羞耻?我不仅不感到羞耻,我还倍感骄傲!”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蓝家,当然,我不否认自己有私心,可那又如何!”

  “诺大的蓝家,传承千年以上,又有几个如我这般,将蓝家经营的如此繁花似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