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2章 晋升亲随

第2章 晋升亲随


  
待了大半个时辰,曹操一点散场的意思也没有,程阳是真的急了。
他还不知道曹操已经打消了宠幸邹夫人的念头,只以为这老色批心里玩高兴了,想喝个痛快,回去之后好对邹夫人下手。
真要这么搞,张绣说不定今晚上就会杀来……
【妈的,拼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程阳扯了扯程昱的衣袖,小声说道:“父亲,天色已晚,咱们赶紧回去吧。”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瞬间被曹操给捕捉到了。
他眯起眼睛,满怀期待的问道:“程尚书,你们父子俩有事?”
程昱抬起头,一脸茫然的道:“没啊,主公,没事……”
“回主公!”
眼见曹操发问,程阳知道机不可失,直接打断了程昱的话。
“家父不胜酒力,已然喝醉了,小人想早些带家父回去休息。”
【瞒瞒呀,你得多多体谅,我们现在不走,一会儿铁定完蛋。还有,你可别怪我啊,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管不住自己第三条腿。宛城水深,邹夫人你把握不住!】
好小子,果然是你!
终于确定了神秘人的身份,曹操显得十分兴奋。
尤其看到程阳一脸急切的模样,身为主公的他,更有一种骄傲在里面。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以为我不知道轻重?那你可错了,我曹某岂会为了女人耽误了军国大事?
只是,瞒瞒是个什么鬼?
曹操哭笑不得,盯着程昱父子俩训斥道:“走什么?程尚书千杯不醉,几杯水酒就难住他了?你俩都给我坐好!不到散场,不准离开!”
【嗯?沃日,剧本是这么写的吗?阿瞒,你就放我们父子俩回去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你搞张绣的婶子,自己是爽了,我们可得跟着陪葬!我求你了,你就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行吗?】
“司空大人,家父身患重病,实在是不胜酒力,还请……”
“混账,你胡说什么?为父什么时候身患重病了?”
程昱瞪了他一眼,忍不住训斥起来。
“主公,犬子一时无状,还请不要放在心上,下官的身体一向好得很。”
【草,老爹,你是自己作死!我真服了!带不动,带不动啊……】
曹操笑眯眯的,背着双手看着这对父子俩,心里别提有多乐呵了。
别说,程昱真是个老实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只是他家里的小子嘛,倒是滑头的很。
“程阳是吧?来来来,你坐到孤的身边来。年轻一辈的子侄,就数你最有出息,你过来。”
【什么情况?卧槽,几个意思啊?阿瞒,你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吗?你想害死我啊?】
程阳当场给吓傻了,愣在那里,久久不肯挪动屁股。
“臭小子,发什么愣啊,主公叫你呢!”
程昱急忙捅了捅他的胳膊。
程阳见状,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坐在曹操身旁,头都不敢抬。
满座的文武大臣,全都一脸懵懂。
这不是程昱的傻儿子吗?怎么竟然得到了主公的青睐?他家祖坟冒青烟了?
真是太幸运了……
就在程阳如坐针毡之际,一名身段窈窕、美艳绝色的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女子倾国倾城,莲步款款,刚到宴会厅,大伙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
就连在后世见惯了各色明星的程阳,此时也忍不住一声惊叹。
【这位是谁?长得也太犯规了吧。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子,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曹操面带笑意,偷偷看了程阳一眼。
这小子,看上邹夫人了?你也是个小色鬼,还好意思骂我……
“妾身邹氏,见过司空大人。不知您叫妾身过来,所为何事?”
邹氏自然就是邹夫人了,众人点头赞叹,都在议论她的美貌。
可程阳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邹夫人出场了,这就说明,离张绣造反已经不远了。】
【曹安民这贱人,还真敢下手啊!完犊子了,这下彻底完犊子了,我不会死在这里吧?妈的……】
曹操颇为玩味的看了看程阳,随后面带微笑的对邹夫人道:“邹氏身为张济遗孀,是张绣将军的叔母。宛城能有今日的繁华,邹氏功不可没。来人,赏黄金百两,封诰命夫人。愿你我两家,永结同好。邹氏,领了赏赐,就请回去吧。”
“谢司空!”
邹夫人福身称谢,拿了金银后,一路回张府去了。
【没了?就这?阿瞒,你不打她的主意了?】
程阳一片茫然,不知道为何,曹操居然没有动心。
曹操昂首挺胸,告诫众人道:“邹氏是张绣的叔母,你们万不可因为她是遗孀,就故意轻慢了她。若是因此惹恼了张绣,必然会有一场动乱。”
“主公说的极是,我等受教了。”
【咦?这,这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啊?阿瞒这么厉害的吗?一眼就抓住事情的本质了。卧槽,果然不愧是一代枭雄。看来,是我多心了。曹老板,你这番操作我服,我特么心服口服。】
“嘿嘿……”
曹操一个没忍住,突然笑了起来。
小子,服气了吧,知道曹某的厉害了吧。
就你那点小心思,也敢在孤的面前摆弄,孤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
此时的曹操,心里非常高兴。
不单单因为他稳住了局面,没有让事情发展到兵变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他随意的一句话,让程阳对自己心服口服。
这件事情,甚至比张绣投降还要让他有成就感。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倒真有先见之明。
若不是他提前想到这一步,自己怕是真的要宠幸了邹夫人。
那时候,张绣必然起兵造反,在场众人怕是都难逃一死。
程昱啊程昱,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多亏了他,我们才得以逃出生天。
“程尚书,我看你家这个小子很是不错,不如留他在我身边,做个亲随如何?”
“啊?”
在场众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主公身边的亲随,官职不高,权利也不大,可前途无量!
历朝历代,能成为主君身边的亲随,除了是王公大臣的子侄,还得与主君的关系十分密切。
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有些,甚至会成为未来朝堂上的中流砥柱。
程阳这小子,傻不愣登的,一点本事没有。他何德何能,能在主公身边做事?
就算程昱和主公的关系不错,可还没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荀彧的儿子,荀恽,荀俣,论文采智谋,哪个不比他强?
于禁的儿子,于圭,论武艺统兵,那也是刚刚的啊!
怎么主公谁都不选,就看重了这小子?还偏偏在宴会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