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8章 竖子程阳,不足为虑!

第8章 竖子程阳,不足为虑!


  
垦荒屯粮,招兵买马……
淮南袁术,不日即将称帝……
这些话语,不停的在曹操脑海中回荡。
当真有这么玄乎,这小子心中所想,果然分毫不错?
曹操半信半疑,但保险起见,他还是叫来了郭嘉、荀彧。
“奉孝,文若,你们立刻吩咐下去,让手下将士们即刻垦荒屯田,招募士卒。”
“另外,必须时刻注意淮南动向,我预感,袁术有可能会称帝。”
“称帝?”
二人全都张大了嘴巴。
荀彧挑着眉头,笑道:“主公,您莫非在开玩笑?天子尚在许都,好端端的,谁敢称帝?”
郭嘉也跟着点了点头,“文若所说不错,如今天下,局势未定,谁都不敢轻举妄动。那袁术刚刚败给了袁绍,好不容易坐拥淮南,冒然称帝,岂不是自毁长城?”
“何止是自毁长城,简直是糊涂头顶。他什么身份,一介臣子,也敢染指大位?他配吗!”
荀彧是典型的保皇派,一听曹操说袁术要称帝,都快要跳起来了。
“主公,这话告诉你的?简直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都该拉出头枭首砍头!”
曹操急忙摆了摆手,“两位不要激动,这件事嘛,说起来应该是程家的小子告诉我的。我也觉得不大可能,但有备无患。早点备足粮草,咱们就能先人一步。”
“程家小子?程阳?”
荀彧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过做了几天亲随,竟敢在曹操面前大言不惭,说袁术要称帝!
你当玩呢!
而且,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雄才大略、足智多谋的主公,居然信了这小子的鬼话。
还把郭嘉和自己叫了过来,郑重其事的叮嘱一番。
这,这简直是对自己的羞辱!
“主公,属下觉得,此事还是暂且搁置,另做打算比较好。”
“垦荒屯田,这没问题;招兵买马,也没问题。但不必急于一时。”
“至于袁术称帝,要我们做好讨伐的打算,那,那就是扯淡了……”
当着曹操的面,他也不便把话说的太难听。
但,荀彧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
呼——
曹操也没了主意,当下在书房里长吁短叹起来。
“奉孝,你去问一问,淮南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袁术这厮,是否真的有些动静。”
唉……
主公这是信不过我们呐……
这等事情,还要去问,他是明摆着中了程阳那小子的毒了……
荀彧脸色不快的站了起来,抬手抱拳道:“我和奉孝一起去吧,问清楚了,也好让主公死心。”
二人一边摇着头,一边无奈的往外走。
曹操孤零零的坐在书坊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他靠在软塌上,正要小憩片刻,突然,书房门外蹭蹭蹭一阵脚步声,曹洪、曹仁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
“主公,出事了,出大事了!”
曹操心里慌的一批,脸上却故作镇定的责备道:“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如此莽撞?”
曹洪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说道:“主公,袁术,袁术称帝了!”
什么?
曹操霍的一声坐直了身子,“袁术,他当真称帝了?”
“千真万确!主公,你所‘当真’,难道,你已经知道了?”
曹操微微一笑,“实不相瞒,曹某早就算到了这一步,已经让荀彧、郭嘉去做准备了。你们也不可慌乱,袁术既然僭越,人人得而诛之。此事尽在我掌握之中,想来并无大碍。”
曹洪曹仁满脸骇然,淮南刚刚发来密信,还没来得及上报,他竟然全都了如指掌!
二人一阵怒赞,全都半跪在地,抱拳道:“主公不愧是主公,我等心服口服!”
其实,曹操心里比他们还要震惊。
这小子,竟然算无遗漏!
若非亲身经历,谁敢相信!
三人正在书房内商讨对策,荀彧、郭嘉也已经回来了。
一进门,荀彧便盯着曹洪埋怨道:“曹将军,你不在军营里呆着,怎么跑主公这边来了?害得我俩好找!”
郭嘉擦了擦额头细汗,笑道:“怎样,淮南一带还算安稳吧?”
“安稳,安稳什么?袁术称帝了!”
唰——
两人脸色瞬间大变!
“袁术称帝了?什么时候的事?”
“淮南密信刚刚传来,我们也是过来禀告的。”
“曹洪,不是,主公,这,这怎么可能?”
因为事发突然,而且太过劲爆,荀彧有些接受不了。
尤其让他难以相信的是,他们的主公,曹操,居然在密信到来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这一消息。
这简直匪夷所思!
“几位不用担心,曹某心中已有对策。”
曹操神情潇洒,举止淡然,似乎压根就没当一回事。
好小子,真给曹某人长面子!
还好曹某选择了相信你,立刻升你为司空府的参知军事。
不然,那可亏大发了。
“怎么?都被愣着啊,该干嘛干嘛去吧。”
见到几人面面相觑,呆若木鸡的表情,曹操心里大为畅快。
他甚至还拍了拍荀彧的肩膀,调笑道:“人这一辈子,活到老学到老,好好干!以后,你与程家的小子同府为官,该多提携提携他才是。”
荀彧一脸苦相,知道曹操说的是反话,也不得不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司空府内。
忙到大半夜的郭嘉、荀彧,终于有了一丝闲暇。
二人在院子里随意而坐,一边无聊的望着天上的星象,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家常。
他们是曹操最为倚重的谋士,一个主管政务,一个主管军务。
曹魏集团能从一帮野战军,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他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只是,现在的他们,都感到了一丝无力。
“袁术居然会称帝,此事实在出人意料。他是疯了,要找死吗?”
荀彧百思不得其解。
郭嘉比他想的要更深更远一些,“其实,诸般事项已经表明,袁术,不过是个酒囊饭袋。身为袁家嫡子,他能把袁家大业活活的给作没了,也是个奇人。”
荀彧呵呵道:“也对,他真是丢尽了袁家的脸面。被袁绍打的屁滚尿流,被吕布打的哭爹喊娘,本来和孙坚关系不错,他又出尔反尔,私自藏下了孙坚的粮草。普天之下的诸侯,他真是得罪了一个遍。”
二人相视一笑,郭嘉道:“谁说不是呢,现在他又出来作妖了。唉,这次怕是要死的透透的了。只是没想到,程昱家里的小子,是如何推算出来的?莫非,他是一位不世出的大才?”
“怎么可能?”
荀彧摆了摆手,“程家除了程昱,没有能拿的出手的。老大程武,是个庸才。老二程延,是个蠢材。老三程阳,更离谱了,简直毫无用处。”
“不然的话,程昱能甘心让他在军营里做杂物兵?”
二人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但,一个毫无用处的杂物兵,会成为司空府的参知军事?
主公曹操会如此不知轻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