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10章 公主,你是来侍寝的吗?

第10章 公主,你是来侍寝的吗?


  
“主公,您把我叫来所为何事?”
曹府之中,程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问道。
“程昱啊,你家小子今年多大了?”
程昱一愣,“主公指的是,幼子程阳?”
“对对,就是他。”
曹操面带微笑,看上去十分和善,“看样子,你家小子得有十六七了吧?”
“回主公,今年刚满十六。”
“十六?十六好啊,十六,该成个家了……”
曹操捋着胡须,扭头盯着程昱,说道:“你家这个小子,很不错。才思敏捷,足智多谋,我很看好他。”
啥?
啥玩意?
才思敏捷?足智多谋?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夸他儿子。
程昱脸都耷拉下来了,“主公,您说的莫非是反话?今日在议事厅内,您问他几个问题,他全都不知道。这,这怎么能是足智多谋呢?”
曹操哈哈一笑,显然十分得意。
傻了吧,程昱,曹某能听到你家小子的心声。
你们都以为他是个不学无术的庸才,错!
这小子可是个大才。
“在外人看来,你家小子是有些惫懒。不过,我懂他。我打算把清河公主许配给他,程昱啊,你意下如何?”
“啊?”
还有这事?
程昱当真被曹操给整懵了。
你前两天不是刚把邹夫人介绍给我家小子?
怎么现在一转眼的功夫,又要把女儿嫁给他?
还是你最为疼爱,最为俊俏的清河公主……
“主公,犬子何德何能,怎么配得上清河公主?还请您收回成命,莫要误了公主的……”
曹操一摆手,直接打断他道:“曹某觉得配得上,那就配得上。而且,公主也很喜欢你家小子。这两天一直念叨呢,说那个小无赖怎么不到家里去了。你听听,你听听。”
小无赖?到家里去?
他俩,到底发生了什么?
程昱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莫不是自己这傻儿子见清河公主长得可爱,调戏她了?
事到如今,程昱不敢继续挣扎了。
否则,惹怒了曹操,那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主公,这事,还是得问问清河公主吧。若她并无此心,那……”
曹操笑道:“等明日我就让清河公主去你家一趟,你让他们两个年轻人好好聊聊。”
程昱脸色铁黑,只得拱手谢恩。
回头他就纳闷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怎么主公上杆子的倒贴呢?
还非认准了我家小子不可,而且生怕我不愿意似的。
这臭小子有这么好的福气?
只是,那可是曹操的女儿。
诸侯之家,向来多事,万一触到了什么霉头,以后的日子怕是未必好过……
第二天一大早,清河公主就在丫鬟的陪同下,去了程府。
倒不是她真的要上杆子的倒贴程阳,只是因为家教的原因,丁夫人平常不让她随意出门。
而且,还要在家里学习针织女红,学习识字读书。
她生性本就活泼,这半个月来,一直被关在院子里,人都要闷死了。
好不容易逮个机会,能出来放放风,清河公主自然十分高兴。
到了程府,程昱一家人早已经恭贺多时了。
毕竟是曹操的女儿,名号上都被称为“公主”,该有的尊重和礼节,自然一点都不能少。
“臣等见过清河公主。”
“程伯伯好。”
清河公主大大方方的一招手,左右瞄了瞄,笑道:“你儿子呢?我爹让我来见见他。说,让我俩亲近亲近。”
程昱脸色微变,心想,这清河公主怎么少跟筋似的,你一个大姑娘,说和我儿子亲近亲近?
可别是个浪当女娃……
“犬子好容易回家一趟,昨天喝了不少酒,仍是宿醉未醒。公主若是想见他,我这就带你过去。”
曹操让他们两个亲近亲近,可怎么个亲近法?
总不能胡来吧?
程家是书香门第,程昱又是读过圣贤书的,对于儿媳的要求自然要高一些。
先不管对方身份如何,最起码生活作风不能有问题。
清河公主身为曹操最疼爱的女儿,自然从小就娇生惯养。
若说她任性放纵,倒也不是不可能。
关于这一点,程昱一定得擦亮了眼睛,可不能砸手里了。
到了后院,他直接敲开房门,叫道:“老三,起来了,有人看你来了。”
程阳晕晕乎乎的爬了起来,一眼见到清河公主,顿时奇道:“你怎么来了?”
清河公主道:“我爹让我过来陪你说说话,他还吩咐了,要我一定要和你亲近一下。”
“亲一下?这么刺激?你爹这么会做人?”
程阳掀开被子,对清河公主挤了挤眼,“来,你过来,我教你怎么亲亲。”
清河公主一愣,当即傻眼了。
程昱脸色一黑,急忙厉声训斥道:“放肆!这是清河公主,不得无礼!”
程阳隔夜酒还没醒过来,脑子有点晕乎乎的,而且胆子也有些大。
他见程昱一直站在旁边,就啧啧出声的笑道:“老爹,这可是司空大人的命令,让我和公主亲亲的,你待在这里做什么?活脱脱一个电灯泡啊!”
“电灯泡?什么电灯泡?”清河公主奇道。
“就是榆木疙瘩。”
程阳一边十分骚包的甩了甩头发,一边盯着清河公主问道:“你爹是让你来侍寝的吗?老曹家也太热情了?”
“我,我尼玛……”
程昱直接抄起一个木棍,对准程阳的屁股就抽了过去。
“卧槽!老爹,我开个玩笑,你还真打啊?”
程阳一跳老高,抓住清河公主就往外跑。
“你个混账东西,给我回来!你往哪跑?”
程昱在后面发了疯的追,程阳在前面没了命的跑。
二人你追我赶,嘴里都骂骂咧咧的。
跑了好大一会儿,程阳见实在躲不过去,就拉着清河公主的手,直接跑出家门,往大街上去了。
等程昱终于见不到人影时,他这才松开清河公主,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爹这个人吧,就是有些传统,老封建了。所以,有些事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小清呀,司空大人不是让咱俩亲一亲,来,来吧……”
清河公主跑了一路,脸红扑扑的,眼下被程阳这么一调戏,就更加羞愤了。
她凶巴巴的瞪了程阳一眼,恐吓道:“我让你亲,你敢亲吗?你个小无赖,真是欠收拾。”
程阳舔了舔嘴唇,别说,这小姑娘长得确实不错。
粉雕玉琢,俊俏可爱。
只可惜,她是曹操的女儿。
诶!
话说回来,程阳还真不敢。最多说两句俏皮话,过过嘴瘾,真要让他对清河公主动心思,那得考虑清楚以后怎么办。
他是不想被曹操拴在身边,尤其是作为女婿。
二人一边在街上闲逛,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清河公主眨巴着大眼睛,十分好奇的问道:“你在家就这么跟你爹说话?你爹是不是经常抽你?我看他拿棍子的手法很熟练嘛!”
程阳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道:“你不懂,家庭和睦的人家都这样。我这叫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我哥抽我的时候更狠,他更不是东西。”
清河公主噗嗤一笑,忍不住对程阳多看了两眼。
“你虽然是个无赖,但还挺有意思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抽的你腿都跑断了,这也叫家庭和睦啊?真有意思。对了,我还听说,那宛城来的邹夫人,是你的相好,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
程阳故意撒了个谎,其实,他还真挺喜欢邹夫人的。
大美女嘛,谁会不爱呢?
“邹夫人呀,以后就是你姐姐,你们都一样漂亮,要好好相处。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亲近亲近。”
“呸!不要脸!”
清河公主脸颊一红,伸手掐住了程阳的手腕。
“再敢油嘴滑舌的,小心我也抽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