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14章 郭军师,活不长啊……

第14章 郭军师,活不长啊……


  
议事厅内,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荀彧看了郭嘉一眼,悄悄问道:“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是主公的男宠?”
郭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看像,要不然,主公怎么就认准了他,还一直留他在司空府里。”
“难怪,难怪……”
想到这里,荀彧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终于知道曹操为什么如此在乎程阳了。
不是因为这小子多有能耐,而是因为他是主公的男宠!
荀彧看了看曹操,又看了看程阳,一脸怪笑的道:“军中孤苦,而且十分寂寞,有程家小哥陪在主公身边,多少能够得到些慰藉。关于程家小哥随军出征之事,荀某举双手赞成。”
郭嘉也道:“我也赞同,毕竟,打仗不能带着女人嘛……”
【嗯?几个意思?你这俩二逼几个意思?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你决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程阳是那种人吗?】
【难怪你郭嘉是个短命鬼,你可真不是个好鸟,坏我名声,趁早死了算了,早死早超生。】
曹操本来觉得没什么,玩笑话吗,也不用太当真。毕竟,东汉时期,男风盛行,哪个世家门阀里面,都有养娈童养男宠的习俗。
这点事不用计较。
可程阳那段心声,却着实让曹操吓了一大跳。
郭嘉是个短命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身体不是一向挺好的吗?
他可是自己最为仰仗的谋士,怎么能够短命呢!
曹操在郭嘉脸上看了看,看着看着,突然扭头问程阳道:“小程啊,你觉得郭军师,他阳寿几何啊?”
“啊?”
“这?”
众人张大了嘴巴,都有不明所以。
有这么问的吗?什么意思啊?
就连程阳自己,也是一脸懵逼。
【阿瞒搞什么?问我郭嘉阳寿几何,他瞧出来了?他瞧出来郭嘉活不长了?】
【卧槽,那你也不能问我啊。我怎么回答?哦,郭嘉不死,诸葛不出,他没几年活头了?那我不招人恨吗?】
【不行不行,我什么都不能说,我可不想得罪人。】
程阳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道:“主公,此事小人……”
“小人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董昭已经冷冰冰的接了过去,“我等早就明白,程家小儿开口闭口,都是不知道,一问三不知先生嘛。”
人群之中,忽然爆发出几声冷笑。
程昱眼见自己的儿子受欺负了,正要替他出头,哪知曹操却勃然怒了。
“董昭,你们都是谋士,为何非揪住程家小子不放?他招你惹你了?”
董昭没想到,曹操居然会给程阳出头,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不留情面的训斥自己。
当初,他能挟天子以令不臣,可全都是自己出的主意!
眼下还不到两年时间,就全都忘了?
曹操也不管他,大声指责道:“议事厅内,就事论事,不得攻击他人!”
“是!”众人只得领命。
曹操吐了口气,可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郭嘉不死,猪哥不出?
如此说来,郭军师命里注定有一场大劫……
可猪哥是谁?
还有,如何才能知道郭军师的劫数在哪?
是患了病?还是招了贼?
总不能是猝死的吧……
“小程啊,有什么话你直说好了,一切都无妨,没人会怪你。你觉得郭军师,他的阳寿?”
程阳抬起头来,见郭嘉正看着自己,便忍不住低下了头。
“回主公,郭军师阳寿如何,小人不知道。但小人觉得,军师应当时常注意身体,不必太过操劳,还有,要善于调剂饮食,避免水土不服。有病就得治,不可硬抗。”
郭嘉之死,一说是水土不服,一说是患病所致。
但无论如何,都是身体上的原因。
程阳给出的这几点建议,都说到了点子上,只要平时注意身体健康,多多锻炼锻炼,哪怕是水土不服,或者得了一场病,也不会就此猝死了。
众人听他如此说,都觉得此子太过无礼。
什么叫做有病就得治?你咒人家呢?
还有,主公和他如此亲近,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因此,大家对于程阳这个人,就不怎么喜欢。
谁知,郭嘉表情大变,一脸惊恐的盯着程阳,“你,你怎么知道我水土不服?”
“啊?”
程阳愣了愣,“我什么都没说啊!”
郭嘉脸色一沉,“你刚才说了,说我水土不服。实不相瞒,郭某天生体弱,尤其是换了个环境,立马就水土不服。”
“就说咱们去宛城,郭某就有些食不下咽、睡不安稳。过了十几天,适应了,可回到许都又病了。”
“郭某命贱,不能随意走动,不过,为了主公大业,一直没跟人提起。只是,程家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我说了你也不信啊!原来,你真的是水土不服,其实,这也不难治,怎么竟困扰了你这么多年?】
嗯?
曹操眼前一亮,这小子有办法,能治好郭嘉的顽疾?
他眯起眼睛,笑呵呵的向程阳看了过去,“小子,你既然能指出他的病症所在,看来,是有办法医治的了。”
郭嘉也十分兴奋,“小子,莫非你真有办法?”
程阳支支吾吾一阵,硬着头皮道:“没,没有。”
【算了算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就不出这个头了。等回去之后,我把办法告诉老爹,让他交给郭嘉。这样一来,我能置身事外,老爹能落了个名声,郭嘉也得救了。一石三鸟啊!】
【只是,治疗水土不服的药物都是什么来着,好像是……】
曹操本来都有些失望了,可扭过头来,又满脸的激动。
你这小子,若不是曹某人能听到你的心声,险些被你骗了过去!
出头的事,你是一点不干,就知道缩在别人后面。
这是信不过我曹某人,不愿意正大光明的出山啊……
好,既然你不肯出头,那这便宜也不能让你老爹占了去。
“军师呀,既然是水土不服,我这里倒有个老方子,专治你这种病。你只需要按方子抓药,吃他几个月,以后这水土不服的老毛病,就不会再犯了。”
“主公,当真?”郭嘉欣喜若狂。
曹操摆手笑道:“自然,我还能骗你不成。”
随后,他当着众人的面,写下了一个药方,交给了郭嘉。
议事厅内,众人全都惊讶不已,看向曹操的目光,再次充满了惊奇。
“主公,你,你……”
因为实在有些匪夷所思,荀彧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前两天,你弄了个独轮车,解决了运粮的大难题。现在,你又写了个方子,救了郭军师一命。下官怎么觉得,主公你现在似乎变了?”
“确实,变得与众不同了。以前是主公向我们问计,现在,是我们求主公帮忙。惭愧惭愧……”
曹操心里别提有多美了,这个逼装的,真是清新脱俗。
不仅强行收了一拨人心,还把他们全都震得服服帖帖的。
爽!
趁着这个档口,曹操悄悄瞄了瞄程阳。
此时的程阳,也是十分纳闷。
【阿瞒果然不愧一代枭雄,以前,我真是小瞧他了。厉害啊,阿瞒还是厉害!】
【看来,以后在这狗贼面前,我可得夹着尾巴做人……】
狗贼?
曹操刚高兴没一会儿,脸色又沉了下来。
你这狗东西,我替你解围,你还叫我狗贼!
行,曹某收拾不了你,曹某收拾你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