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18章 主公,你可真孙子啊!

第18章 主公,你可真孙子啊!


  
千金易得,良将难得。
像关羽这等忠勇无双,又懂智谋的良将,更是千古难得。
若是真能把他留在曹营之中,那对于自己的基业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助力!
只是,这小子果真有办法?
曹操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先问一问。
“小子,你说曹某若是请关羽到我手下做事,他会不会同意?”
【果然,你当真打起了关羽的主意。人家是刘备的兄弟,关系好着呢,怎么会因为你一两句话,就背上弃主之名?】
【再说了,你和刘备半斤八两,谁都不是好人……】
对于程阳的吐槽,曹操早已习惯,直接给屏蔽掉了。
不过,他心中所想也有道理,关羽为人忠义,想让他抛弃刘备,是有些难。
曹操笑了笑,说道:“你若有办法,曹某重重有赏。”
【有赏?什么赏?莫非给钱吗?倘若曹操上道,那也不是不能帮他。】
【关羽是刘备的兄弟,所以对他忠心耿耿,若是想要关羽,那得从刘备身上下手……】
不知不觉间,程阳在心里已经嘀咕起来,殊不知,他这些想法全都一五一十的传到了曹操的脑海里。
“主公,您要给我什么赏赐呀?”
“钱!”
曹操直接一拍桌案,让手下人端了个托盘过来。
“只要你能让关羽跟着我,曹某赏你十金!”
【十金?十斤金子?我去,阿瞒你出手听大方啊!十斤金子,够我逍遥一阵子的了。】
程阳掀起盖在托盘上的锦缎,仔细一看,顿时傻眼了。
原来,曹操口中的十金,是指十斤黄铜,而非十斤黄金。
【草!算我高估你了。你曹操都穷的刨人祖坟,倒卖古董,哪里会舍得给我十斤金子?】
【几斤铜就想把我打发了?你以为我要饭的啊?】
“回主公,小人毫无办法。”
嗯?
这混账,嫌少?
“十斤铜,已经不少了。咱许都没钱,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司空府穷的叮当响,连粮草都是凑出来的。”
【那是你的事,我不管。】
【唉,你说我怎么就跟着曹操了呢?诸侯之中,最穷的一个,穷逼!】
【我要是跟着袁绍该多好,他有钱。江东孙吴也不错,鱼米之乡,好吃的好玩的多的是,而且,说不定还能遇到大乔小乔两位姐妹花。】
【要不,我找个机会,把职务辞了,去江东转一圈,倘若能遇到大乔小乔,跟着孙策、孙权也不错……】
卧槽!
这下子,曹操当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什么玩意?
要去投靠孙策?
我特么女儿都送给你了,你小子还想着去勾结别的姑娘?
曹操当真是欲哭无泪,忍了忍,从怀里取出一包碎金子,极不情愿的放在了桌子上。
他心疼的呀,手都哆嗦。
“这是曹某平时积攒下来的,全是足色赤金,有不少呢,得两三斤,你,你悠着点花……”
【嗯?私房钱?看来,阿瞒是真的喜欢关羽。】
【击剑嘞,兄弟……】
程阳笑嘻嘻的将那包金子拿了起来,揣进了兜里。
【有了这包金子,就等于有了去江东的盘缠,万一遇到了大乔小乔,手里有钱,心里不慌!】
草!
你特么……
曹操两眼一瞪,出言训斥道:“拿了钱,赶紧给我办事。说,如何才能留下关羽。”
程阳笑了笑,答道:“主公,你想,关羽既然是刘备的兄弟,那怎么不从刘备身上下手。”
曹操琢磨一番,微微皱眉道:“杀了他?”
程阳摇了摇头,“你若杀了刘备,那关羽肯定恨死你了,你俩以后再也在一起的可能。”
“主公,刘备不是经常自称皇叔?倘若,他不是皇叔呢?那他不就是个骗子吗?”
“你只需把刘备的名声搞臭,让关羽不屑与这等小人为伍,那自然而然,关羽就会主动来投靠你了。”
妙!
妙啊!
这才是真正的诛心之计。
以前,曹操老想着杀人,他以为,解决不了争端,那就解决制造争端的人。
可现在他突然发现,杀人越货,明争暗抢,实在是下下之策。
真正的高人,可杀人于无形,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刘备这厮,逢人就说他是皇叔,从出道到现在,不管在什么场合,不管对什么人,都一直絮絮叨叨的,说自己是当今天子的亲叔叔。
弄到现在,假的也成真的了。
而且,刘备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地盘也越来越宽广。
照此下去,他还真有可能成为大汉正统。
可程阳的这个办法,正是从根源上杜绝了他。
你不是说你是皇叔吗?
现在,天子就在我手中,我说你不是,你就不是!
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这个办法好!我立刻让写一封信给郭嘉,让他在朝堂上操作操作,把刘备给摁死,顶他个假冒皇室之族。到时候,他不仅会成为天下公敌,他的手下,包括关羽、张飞,全都变成了我的人。嘿嘿,嘿嘿嘿嘿……”
程阳看着一脸小人模样的曹操,忍不住鄙夷起来。
【黑,真黑!不是只要关羽吗?咋滴,还想把刘备给弄死啊?】
【若真是弄死,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可你要让他成为天下公敌,阿瞒,你可真孙子啊!】
曹操就纳了闷了,这特么不是你教我的?
怎么到头来变成我孙子了?
你个双标狗!
“小子,赶紧磨墨,我现在就要写信,等打完了袁术,刘备也没用了,我就要他身败名裂!”
【行行行,你是主公,你说的算。只是这个墨,草,真难用……】
【还有这个纸,比我家的厕纸都不如,身为许都老大,丢不丢人?还一代枭雄呢,依我看,也就那样吧。】
厕纸?
上茅房,不都是用厕筹?
或者用毛巾什么的,擦了屁股之后,洗洗还能用。
怎么他家里用的是厕纸?
那是什么东西?
曹操一片狐疑,一边写信,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起来。
他怎么也想象不出,如此很贵的纸张,怎么能用来上茅房呢?
也太奢侈了吧……
写完了信,曹操忍不住问道:“小子,你有好纸?”
程阳心中一惊,【卧槽,阿瞒看出来了?这次打仗出来的急,我就带了两包,他不会想要吧?】
【算了,多少我给他几张,就说自己就这么多,先把他糊弄过去再说。】
程阳从怀里摸了摸,取出来三四张白纸,谄媚的笑道:“主公,这是我上茅房用的厕纸,就这些了,您看?”
曹操一见之下,顿时大惊失色。
天!
这是厕纸?
上茅房用的?
他擦屁股的纸都比自己写信用的纸要好!
曹操当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震惊,只是抬起头,呆若木鸡的盯着程阳,久久说不出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