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23章 当面牛头人

第23章 当面牛头人


  
战事来的快,去的也快。
袁术自从寿春城里逃出来后,一路上,大军已是众叛亲离,怨声载道。
同时,因为他的称帝行为,又被天下诸侯所不齿。
袁术,已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后来,其部将陈兰、雷薄发生叛变,在抢夺了仅剩下的粮草之后,带着大队人马,逃亡于山野之间。
走投无路的袁术,派人给袁绍写信,愿意交出传国玉玺,希望袁绍能够接纳他。
然而,袁术在前往投奔袁绍的路上,又被曹军截住,不得已,只好退回淮南。
在路上,军中仅剩下麦屑三十石,要吃的没吃的,要喝的没喝的,悲叹许久,袁术大吼数声,呕血而死。
消息传到曹营,众人一方面感慨袁术咎由自取,一方面又忍不住对曹操仰视起来。
如今的曹操,在他们眼中,简直是算无遗漏,如有神助。
荀彧甚至一再感叹道:“身为谋臣,不仅不能为主君分忧,还要时刻靠主君提点,才能勉强不出差错,荀某真是愧为人子。”
曹操听到以后,也不辩解。只是对于程阳这小子,越发宠爱起来。
六七月份,曹操在整理完淮南事项后,便准备班师回朝。
刘备带着关羽、张飞,特意前来送别。
曹操想起了吕布和刘备之间的纠纷,悄悄暗示道:“徐州一代,本来是玄德的地盘,只可惜被那贼子夺了去。玄德但请宽心,徐州,早晚还会落入你的手中。”
这种十分肤浅的离间之计,刘备自然不大放在心上,其实,就连曹操自己也不觉得能有多大用。
只是,他马上就要返回许都,与关羽之间,怕是再难见上一面了。
“关将军,自此一别,还望珍重。曹某,曹某……”
【这阿瞒,又要挖人墙角了。你当着刘备的面,说再多掏心窝的话都白搭。倒不如把关羽带回许都,暗箱操作一番。只要他离开刘备,想怎么着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曹操心里一咯噔,扭头看了看程阳,心里忍不住一片狐疑。
把关羽带回许都?
曹某倒是想,可刘备怎么肯放人?
哪怕刘备肯,关羽本身也未必乐意呀?
顿了顿,曹操也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强忍着尴尬,对关羽说道:“云长,不如你与我一起回都如何?”
“啊?”
不仅关羽一脸茫然,就连刘备也被这句话整的毫无头绪。
曹操这是要做什么?
当着刘某人的面,挖我的墙角?
你算哪根葱啊!
程阳乐了,他没想到,曹操居然如此愚蠢,傻乎乎的。
【阿瞒呀阿瞒,你这可是夫前目犯,当着人大哥的面,来一场牛头人的好戏。笑死我了,哈哈……】
【你想带关羽走,理由多的是!那刘备不是自称皇叔吗?你把他们三人全都带上,就说刘备征讨袁术有功,要回都领赏,顺便,让他们与天子认亲,给刘备一个官方的皇叔身份。】
【那刘备在各路诸侯间混迹了大半辈子,就指着皇叔这个身份招摇撞骗,肯定会动心啊!】
【就算他舍不得小沛,不愿入许都,也一定会派关羽前去。毕竟,关羽是他的兄弟……】
妙!妙啊!
曹操眼前一亮,顿时察觉出了程阳此计的绝妙之处。
当下清了清嗓子,对刘备、关羽二人说道:“你们兄弟,自袁术称帝以来,便即刻起兵,征讨逆贼。后来,更是不辞辛苦,追杀袁术数百里。此乃大功一件!玄德,云长,你们且随我返回许都,我当上奏天子,论功行赏!”
刘备一听,大为心动。
但,他深知许都之地,若无必要,决不能轻易踏入。
否则,极有可能进得去,却出不来。
想了想,刘备只好忍痛割爱道:“征讨袁术,是我辈份内之事。刘某身为皇叔,理应如此,至于功劳不功劳的,刘某倒没想过。”
这就是婉言拒绝了。
曹操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呵呵笑了笑,继续循循善诱道:“玄德,你既然自称皇叔,就应当有个官方的身份。何不与我一起回都,面见天子?陛下感激你的功劳,又多了个宗室皇叔,必然会广发皇榜,昭告天下。你刘皇叔之名,从此之后,扬名立万了啊!”
这番话,当真说到了刘备心坎里。
有了当朝天子的认证,那他就是地地道道、皇帝的叔叔。
说句难听的,别说他从此之后,赫然屹立于各路诸侯之中,论起血脉名望,他甚至能有资格捧起大汉正统,续上刘氏江山的香火。
“这,这……”
刘备显然动心了,只是,他不敢贸然行动,以免被曹操软禁在许都城中。
曹操见他有所动摇,继续煽风点火,“玄德兄有所疑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是天子的皇叔,有什么好怕的?”
刘备思虑再三,觉得许都之行,他不能去。但,与天子相认,这事又不能不做。
想了想,他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司空大人,小沛城池凶险,又有吕布虎视眈眈,实在离不了人。不过,云长既然是我的兄弟,那他代我去也是一样的。不如,就让云长跟着你入都如何?”
曹操大喜,“既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吧!”
刘备点了点头,让手下人送来一批牛羊果酒,算是关羽待自己朝见天子的供品,又取出一部家谱,悄悄塞到关羽手中,小声嘱咐道:
“见了天子,可把这部家谱当着朝堂文武的面拿出来。这里面记载着我的世袭族谱,天子一看便知。”
关羽答应下来,就与刘备告辞,跟着曹操等人,往许都方向去了。
一路上,曹操对关羽是呵护备至,宠溺有佳。
只可惜,关羽一心只想着他大哥,对于曹操的示好,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
而且,他能明显感觉到,曹操对待自己,过于的殷勤,大有把自己挖到曹营的打算。
对于这一点,他更觉得厌恶。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心痒难耐。
此时的曹操,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心理。
他看着关羽就在身边,可死活打不动他,自己也难免暴躁起来。
“程阳,你说关羽怎么就不为所动呢?我都已经对他这么好了,难不成要我跪下来求他?”
程阳笑着摇了摇头,“主公呀,小人觉得,关云长不在乎金钱,也不在乎名利,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无论您花多少钱,他都不会看上一眼。”
曹操眉头一皱,“那怎么办?”
【怎么办?既然重情重义,那就从情义二字下手啊!关羽的情义,来自于刘备,你得在刘备身上想法子……】
听到程阳的心声,曹操霎时间僵住,坐在马车中,若有所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