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27章 组团忽悠我来了?

第27章 组团忽悠我来了?


  
程府之中突然来了这么两位大人物,不仅程武、程延感到奇怪,就连见多识广的程昱,心里也是一片震惊。
主公跟前,最受尊敬的关羽关云长,什么时候成为程阳这小子的朋友了?
还有他兄弟张飞张翼德,这等威名赫赫的虎将,也来家里做客了?
到底什么个情况?
父子几人,虽然说不上胆战心惊,可显然束手束脚的,十分不自在。
“关将军,不知你与犬子之间,有何话说?”
程昱定了定神,率先问道。
关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关某与令郎是军中密友,这次突然拜访,是想向他求证一件事,顺便,给他介绍个朋友。”
得,看来,这小子不出面是不行了……
程昱一边命人去找程阳,一边急忙让程武赶去曹府,请曹操过来解围。
曹操一听说张飞来了,正与关羽一起,在程家做客,顿时爬了起来,坐上马车,就往程府跑去。
等他赶到程府时,程阳已经坐在客厅里,和关羽、张飞二人,有板有眼,一本正经的说了起来。
曹操不便进去打扰,就躲在门外,偷偷的观察。
只见关羽一抬手,对程阳说道:“程先生,这位是我三弟,张飞张翼德。”
程阳点了点头,“猛张飞之名,在下早有耳闻。当今天下,武将排名中,你能进前十!”
张飞蓦地一愣,没想到上去就被人吹捧了一波,急忙抱拳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程先生,我有一事不明,想问你一问。”
【有一事不明?】
【呵呵,不就是有关刘备的那档子破事,你随便问,不把你忽悠瘸了,我不姓程!】
院门之外,曹操本来还有些担心,一听到程阳的心声,整个人顿时安稳了。
好,论忽悠人的本事,你程阳若是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关羽不就是他忽悠过来的?
张飞清了清嗓子,问道:“程先生,我大哥到底是不是皇叔?”
程阳微微一笑,“刘备若是皇叔,天子怎么不认?刘备若是皇叔,他怎么不当面与天子认亲?刘备若是皇叔,那家谱怎么是假的?”
一脸三句反问,问的张飞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顿了顿,张飞又强行鼓足勇气,再次质问道:“他是我大哥!怎么可能……”
程阳根本就没让他把话说完,一摆手,直接了当的道:“你拿刘备当大哥,刘备拿你当兄弟吗?你对刘备死心塌地,刘备对你至死不渝吗?”
张飞浑身一颤,再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程阳趁势追击,连连补充道:“刘备若是把你当兄弟,怎么会骗你?”
“刘备若是把云长当兄弟,怎么会拿假的家谱害他?”
“刘备若是把你们当兄弟,怎么会做个缩头乌龟,始终不敢出头?”
“张飞,你跟着刘备一起打天下,到现在为止,你涿郡的父老乡亲死多少了?你亲戚朋友死多少了?”
“刘备的呢?刘备的亲戚朋友死了几个?”
“你俩整天卖命,朝不保夕,九死一生,刘备呢?老婆都娶了两房了,他若是拿你们当兄弟,会不管你们的终生大事?”
“其实,刘备不是拿你们当兄弟,他们是拿你们当枪使……”
这一番连珠炮般的追问,当真说到了张飞的心坎里。
他回味着程阳的话,脸上时而悲戚,时而悲愤,到最后,竟一时之间没克制住,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院外曹操听见,当真是惊为天人。
好小子,平日里大多时候,都只顾着听你的心声,问你问题你也不答。
原本,曹某还以为你不善言辞。
可谁能想到,你这嘴巴功夫,真跟个刀子似的。不仅不见血,而且杀人诛心啊!
眼瞅着张飞越来越难过,几乎要哭死过去,关羽也是一脸悲戚,感慨起了身世。
曹操急忙趁机走了过来,开口劝道:“发生了何事?云长,你何故再次感伤?”
关羽见识曹操来了,诶的一声重叹,一边用拳头捶着大腿,一边忿忿不平的道:“只怪关某遇人不淑,碰到了刘备这种奸贼。可怜我一世英名,结果却,却……”
“呃……,云长,算了算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他话还没说完,程阳那边早气的脸都白了。
【阿瞒,你特么煞笔啊!老子好不容易费劲口舌,才把他来忽悠哭了。】
【你不顺着杆子往上爬,做个大大的人情,收了这两员大将,居然在这里拆台!还说什么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万一那关羽、张飞舍不得刘备,回过味之后,来一句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他们既然拜过把子,就该不计前嫌,重新开始。那你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个大傻帽!】
曹操一阵剧颤,心里惊骇的无以复加。
这小子,说的对啊!
我巴不得他们恨刘备一辈子,巴不得他们与刘备成为死仇。
可我怎么能说出“过去的事就算了”这种话呢?
万一他俩想明白了,不计较了,重新找刘备去了,我特么哭都没地儿去哭!
曹操急忙正了正脸色,顺着程阳的话往下说道:“过去的事,本不该计较。可刘备这厮,确实没拿你们当人。你们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都跟着他打仗,到如今,已是死伤无数,支离破碎。”
“可刘备呢?他压根就没拿你们当兄弟啊……”
曹操把话圆回来之后,又接连补充道:“我曹某若是能遇到你们这样的英雄,别说拿你们当兄弟,就是与君同案而食、同塌而眠,我曹某都觉得不够啊!”
说完这话,曹操还特意回头看了看程阳。
小子,我这么说没错吧?
程阳一翻白眼。
【还好,曹阿瞒反应挺快,给圆回来了。就是,话说的真几把恶心。】
【还同塌而眠?你老小子三天不碰女人,就急的跟发了春的种猪一样,你还能天天与两个大男人同塌而眠?】
【菊花残,满地香啊?】
菊花残是什么意思,曹操不懂,但发春的种猪……
被程阳在心里骂了这么多次,其他的话,他都能忍。
就是这发春的种猪,当真把曹操给整破防了……
草!
你特么就不能骂的好听点!
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谋士?
真是日了狗了……
曹操气的脸色铁青,可对于程阳,他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还指着程阳打天下呢!
定了定神,曹操不能忍也得忍了,看看天色将近中午,便冲着程阳的老子程昱,吼道:“老程,有眼力见没有?大中午的,不知道安排饭菜?”
“你瞧你那样子,还有程武、程延,不知道上茶上水?”
“蠢的像头猪!”
骂完之后,曹操顿时舒坦了,随后,便让程昱赶紧备酒备饭,他要与关羽、张飞,好好的喝上几杯,巩固巩固感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