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29章 张飞的婚姻大事

第29章 张飞的婚姻大事


  
眼见张飞询问,曹操一阵心虚的。
他那个侄女,也是夏侯渊的亲侄女。
当年,夏侯渊还未跟着自己起兵时,战乱纷纷,天下动荡。
因为没有吃食,他在荒年舍弃自己的幼子,用仅剩的食物,养活了已故兄弟的女儿。
就是夏侯燕。
夏侯燕为人乖巧淑德,长得又有姿色,平日里看上她的年轻公子歌并不少。
而且,因为是夏侯渊兄弟仅有的骨血,所以,无论是在曹家还是夏侯家,都十分受宠。
一个掌上明珠般的女孩,会看上张飞?
打死曹操也不会相信。
想了想,曹操就把这个烫手山芋推给了程阳,“那个,小程呀,你说介绍谁合适?”
程阳抬起头,正看到满眼期待的张飞,一时心软,便如实答道:“我觉得,夏侯家的夏侯燕姑娘,就很不错。”
张飞即刻问道:“当真?可是位好姑娘?”
程阳点了点头,“好得很,良家女子,夏侯渊的侄女,与翼德正好相陪。”
张飞大喜过望,站起身,一连敬了程阳三大碗酒,“兄弟,若此事真的能成,你便是张某的媒人!以后,但凡有用的着张某的地方,张某万死不辞!”
这话一出口,曹操傻眼了。
他费劲口舌,想尽办法,想打动张飞,留他在自己身边,委以重任。
谁知,程阳把答案都给了,自己却抄错了。
唉……
曹操自怨自艾一回,想一想,反正事成的话,张飞也会留在许都,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让程阳当他的媒人吧。
他放下酒碗,笑呵呵的道:“小程呀,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翼德的后半生幸福,可全指望你了。”
程阳还没开口,他老爹程昱已经皱起了眉头。
他儿子才多大?
十六七岁!
自己的婚事还一地鸡毛,就开始给别人做媒了?
而且,还是张飞这大丑汉子……
那夏侯渊能同意吗?
就算夏侯渊能同意,夏侯燕会没有意见?
“主公,此事程某以为,万万不可!”
“哦,你反对?”张飞直接嚷道。
程昱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说道:“不敢,只是,犬子年纪幼小,尚未成年,哪里能给人做媒?主公,还请另寻他人吧。”
万一弄不成,不仅主公责怪,就连张飞怕是也给得罪了。
张飞闷哼一声,显然十分不高兴。
程阳却摆了摆手,笑呵呵的道:“老爹,你放心吧。既然是翼德的事,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试一试。”
其实,程阳也想和张飞拉拉关系。毕竟,他可是武力值排名前十的大将军,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张飞一拍桌案,“好,痛快!程兄弟,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成与不成,都无妨!”
吃完饭之后,程阳也不耽搁,直接买了几样礼品,带着张飞,去夏侯府拜望夏侯渊。
因为改进投石机一事,再加上程阳现在督管军工部,算是夏侯渊的同僚。
所以,他对待程阳还算客气。
三人一见面,寒暄几句后,程阳就委婉的旁敲侧击起来。
“夏侯将军,可曾听闻虎牢关三英战吕布?”
夏侯渊点了点头,“当年,我虽不在场。可那一场大战,却早有耳闻。现在每每听人说起,仍感到惊心动魄。”
程阳笑道:“实不相瞒,这位,便是虎牢关与吕布大战三百回合的张飞张将军!”
说着,他碰了碰张飞的手臂。
张飞急忙抱拳道:“见过,见过岳父大人!”
嗯?
夏侯渊瞬间给整懵了。
你小子,好端端的,叫我岳父?
咱俩到底谁大啊?
“张将军,你这是?”
程阳急忙打圆场道:“夏侯将军听错了,翼德说的是,见过骑都大人。”
夏侯渊官封骑都尉,叫骑都大人,勉强也能说过去。
几人由虎牢关那场大战,渐渐的说起天下武将,程阳逮住张飞,狠狠的吹捧了一波,并扬言,天下间若论勇武,没人能打败张飞。
夏侯渊一时技痒,也有些不忿,好几次暗示,想和张飞比一下武艺。
程阳见时机已到,就急忙答应下来。他把张飞拽到一边,叮嘱道:“夏侯渊这个人,眼界高,心气高。你把他打服了,打的他心服口服,从心里敬佩你,你这事就稳了。”
张飞嘿嘿笑道:“还有这好事?行,兄弟,你放心。一会儿,我打得他找不着北。”
这憨货……
“不用那么狠,打得他认输就行。不过,你得懂得谦虚,懂得礼节,他可是你未来的叔父。你万一过于蛮横无礼,那你和夏侯燕的事就别指望了。”
张飞点了点头,表示懂了。
二人摆开阵势,发一声喊,在院子里比试起来。
府内的家丁女婢,以及夏侯渊的几个小儿子,都过来凑热闹。
张飞的身手,要比夏侯渊高上不少。二人一交手,夏侯渊心里就有底了。
打了七八十回合,夏侯渊渐渐支撑不住。程阳见状,急忙给张飞使了个颜色。
张飞哈哈一笑,突然后退几步,抱拳道:“夏侯将军好本事,张某佩服。”
夏侯渊擦了擦汗,“阁下果然好身手,不愧是能与吕布不分上下的猛将!燕儿,摆酒!我要与张将军痛饮三百杯!”
燕儿?
夏侯燕?
一听到这个名字,张飞急忙转过了身。
就见回廊之中,一个身材曼妙、长相美貌的少女,端着一坛酒缓缓走了过来。
只一瞬间,张飞眼都直了……
夏侯燕俏脸一红,连连咳了两声。
张飞如梦初醒,又狠狠的看了两眼,这才长吁短叹的道:“程兄弟,这位姑娘好生漂亮。”
话说的这么直接,几人都觉得有些尴尬。
夏侯渊笑了笑,也没当回事,指着张飞的酒碗道:“燕儿,给张将军斟酒。他可是当今豪杰,能与吕布相扛的人物。”
张飞急忙起身道:“不敢不敢,夏侯将军才是,您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了。”
咦?
这憨货什么时候这么会来事了?
不得不说,女人使人成长啊!
程阳松了口气,很显然,张飞已经在夏侯渊心里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而看夏侯燕的态度,对张飞显然并不排斥。
古代时候,男女之间的婚姻大事,一向由家里决定。只要夏侯渊同意,夏侯燕不反对,那这事就成了。
程阳笑了笑,指着张飞道:“夏侯将军,翼德现在可是主公身边的猛将,他二哥关云长,更是温酒斩华雄的壮士。似这般人物,与你来个亲上加亲如何?”
夏侯渊抚须微笑,并未回答,反而看向了夏侯燕。
夏侯燕脸上一红,低声埋怨道:“你们说你们的,看我做什么?侄女的事情,还不是叔父说了算?”
之后,她偷偷瞧了张飞一眼,轻轻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