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32章 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第32章 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两把剑,取个什名字好呢?】
【一把古朴深沉,一把湛清优美……】
【难道,这就是倚天剑和青钢剑?】
【乖乖,一不小心,竟然把这两把剑给造出来了……】
倚天剑?青钢剑?
好名字啊!真霸气!
曹操一脸惊喜,想不到,这小子不仅是锻造大师,学问也不错,不然,怎么会想得到倚天这名字?
“程阳呀,你想出来了吗?”
程阳抬头看了看,询问似的答道:“不如,就叫倚天剑、青钢剑如何?”
嘶——
这下子,不仅曹操大为高兴,就连荀彧、曹洪,也感到十分震惊。
倚天剑,倚天宝剑……
这名字,绝了!
二人全都不住的点头赞叹,“主公,这个名字好!”
当然了,你们也不看看是谁起得名字,那可是曹某的心腹,程阳起的。
“此事就这么定了,程阳,近前受赏!”
【卧槽!阿瞒,上道啊,总算老子没白忙活,你终于想起来了,你还欠我一月的酬劳呢!】
【五万大钱,够我好好快活一阵子了……】
嗯?
五万大钱?
曹操原本打算,再给程阳进个爵、赐个官,一时兴起,倒把月钱这事给忘了。
当初,他答应程阳,只要他督管军工部,给与工匠技术上的指导,就每个月支付他五万大钱。
现在,自己把这事全忘了个干干净净。
“臣,参军事程阳,拜谢主公!”
“呃……”
曹操低头看了城阳一眼,顿感无奈。
这小子,一想到钱,就两眼放光,真是掉钱眼里了。
你说你老程家,怎么着也是书香门第,你爹什么那点好处,你一概不学,整天弄得跟个奸商一样。
还敢跟曹某这么要钱!
曹操想了想,心中一动,忍不住笑道:“小程呀,你放心,既然跟着曹某做事,曹某自然不会亏待你。”
“你看,我封你为谏议大夫如何?这可是个不小的官!以后呀,你有什么主意、计策,大可以直言不讳的说出来。”
“说错了也没关系,毕竟,谏议大夫嘛,主要的职责就是献计进言。”
我尼玛?
次——奥——
【你特么有没有信用?说好的,给老子的钱呢?】
【五万大钱,你特么不会一个子儿不出吧?】
【你好歹是我们的主君,是堂堂的司空大人,是大汉朝的丞相,你这是掉钱眼里了?】
【你不给我酬劳,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以后,军工部我也不去了。哪怕是去,我也天天摸鱼躺平,不干事,我看你能把我怎么办。】
嗯?
曹某掉钱眼里了?
曹操当时就乐了,你小子开口闭口都是钱钱钱,还有脸数落我?
没钱,连自己的份内职责都不做了,真是任性妄为!
“本来嘛,曹某打算,把事先说好的,一个月五万的酬劳给你。”
“只是,现在才止过了几天,还没有一个月,不到结算酬劳的日子,曹某很为难啊!” 
“不过嘛……”
曹操故意卖了个关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倘若你能再做出点什么成绩,曹某也不是不可以提前结算。而且,重重有赏!”
“赏什么?”
曹操笑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不心知肚明吗?钱呐!】
【我说我想要,你就给吗?我说我想要你老婆,你还能洗干净了送我屋里?】
草!
这狗东西,还特么惦记上我老婆了!
我曹孟德还想着别人老婆呢!
你这小子,可真是坏心眼歪心思。
曹操闷闷的哼了一声,“倘若你一个月之内,另有建树,曹某便将酬劳翻遍,给你十万钱,如何?”
“下官,多谢主公!”
【十万钱啊,这得花到什么时候啊?】
【整天喝酒吃肉不干活,那也够逍遥快活很长一段时间了。】
“主公,你们先聊,下官现在就要回去,保证三天之内,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
这小子,看来胸有成竹啊!
不然,怎么能事先放下这等大话?
曹操的心里,再次热血澎湃起来。
他拿起倚天剑、青钢剑,一边轻轻的抚摸,一边细细的观赏。
“真是神兵利器,想不到,几天功夫,这小子居然弄出了这么两把宝剑。”
“主公……”
荀彧微微皱眉,显然有些忧虑。
曹操大为好奇,“怎么了?荀卿为何满脸担忧?”
荀彧叹了口气,“唉,主公,下官总觉得,程阳这小子,有些,有些看不透!”
曹洪见状,也急忙附和道:“我也是,我也有此感受。程家那几个小子,我都认识。尤其是他小儿子程阳,确实是个没什么能耐的。”
“以前,老程为了给他儿子找一条出路,特意摆下酒宴邀请我,让我把这小子安排在军营里,做个杂物兵,熬个几年,混出点资历,也算有个盼头。”
“怎么现在看来,这小子不仅有出息,还是个大行家?”
哼哼……
你们才知道啊?
曹操不动如山,依旧把玩着倚天剑。
“古之怀才不遇者,多矣。若非曹某慧眼识英雄,只怕程阳这小子,早晚蒙蔽在泥土之中。曹洪,荀彧,你们要多多擦亮眼睛。万不可以貌取人,也不可因为对方年纪小,就存了轻视之心。”
二人不敢马虎,急忙低头施礼道:“主公教训的是,我等谨记!”
曹操收好倚天、青钢两件,交给侍卫背着。
他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道:“走!咱们去大牢里看看,司马懿,胆敢不听诏令,多次忤逆于我,此子鹰视狼顾,心怀不轨,我必然让他知道曹某的厉害!”
荀彧、曹洪面面相觑,他们从到书房时其,就心存疑惑。
那司马懿明明一直在家中读书,什么时候起了不轨之心?
虽说他不听诏令,但传言,那是因为他得了风痹症,身体多有不便,难以为官。
主公铁了心的要杀他,是不是过于武断了?
二人彼此相视一眼,都觉得应该站出来,好好的规劝一番。
曹洪是曹操的堂弟,与他的私交十分亲密,此时此刻,率先开口言道:“主公,无故杀害士子,怕是不妥吧?那司马家族,自三代之前,累有高官。而且,在当地的名望也很高,冒然动手,其亲朋宗族多半不服。”
曹洪已经开了口,荀彧急忙紧跟其后。
“主公,曹将军说的极是。司马懿不可杀,也不能杀。”
曹操回过头来,冷眼凝视,“你们说不可杀,但有人却告诉寡人,此人不得不杀,不得不除!”
二人一愣,不约而同的道:“莫非,是程阳程小先生说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