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33章 阿瞒,你喜当爹啦?

第33章 阿瞒,你喜当爹啦?


  
大牢之中,曹操盯着司马懿,冷眼斜视。
“司马懿,曹某将你关押在此,是否心中不服?”
唔……
对于曹操将自己拿进大狱这件事,司马懿心中十分不满,同时,他也感到一片错愕。
曹操为什么要抓自己,而且,看曹操的态度,显然要狠狠治办一番。
到底是为什么呢?
刚才谈话期间,书房中只有一个年轻人在场。
莫非,是他的主意?
可我与他无冤无仇啊。
以往时分,曹操对自己十分敬重。
为了能请自己出山,他甚至一年之中,传召自己好几次,都被自己以风痹症为由给拒绝了。
这一次,他难道是恼羞成怒,非要逼着自己入仕为官,替他出谋划策?
司马懿虽然百懵懂茫然,可始终认为,曹操,是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
他这番做法,不过是想逼自己出手助他!
“司空大人,小人并无不服。只是,小人无罪,不该被关押在大牢之中。”
荀彧、曹洪听见,纷纷点头默许,司马懿确实无罪,不仅无罪,他还是个有名的文士,对于教诲百姓、推广学问,反而有功。
“主公,曹洪以为,司马先生说的极是。”
“主公,荀某也以为,司马懿无罪。”
二人一般心思,都想劝曹操收手。
不过……
“司马懿,你一直说你无罪。曹某问你,你的风痹症可好些了?”
司马懿蓦地一颤,心中暗道不好。
他压根就没病,所谓的风痹症,只是因为不想跟着曹操,故意说出来骗他的。
若是他揪住这件事情不放,自己可不烦了欺瞒之罪。
司马懿情急之下,就想了个办法,“我这风痹症,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与常人无异。若是坏的时候,就剧痛难忍,走不了路。这两天,身体尚可,并未发兵。”
阿瞒,想要拿风痹症抓我的把柄,你还太嫩。
我说我病好了,那自然没了对证,你查也查不出来。
但你想要逼我出手助你,我也不会同意。到那时,我的风痹症就自然会犯了,我看你能那我怎么着。
司马懿胸有成竹,丝毫没将这点小事放在眼里。
“你好的可真快呀,难得,难得。”
曹操招了招手,对自己身边的亲卫道:“来人,取碗水来,我这正好有药,专治风痹症。”
说完这句话之后,曹操转身就走,看也不看……
敢杀我子孙,灭我宗族,司马懿,曹某决计不会让你苟活!
回到家里的曹操,抚摸着桌案上的两把宝剑,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爱不释手。
一想到自己的铁匠,能够打造出如此神兵利器,那一旦量产之后,自己的军队岂不是势如破竹,天下无敌?
曹操激动的不能自已,马上把曹昂、曹彰全都叫了过来,一起去军工部,观摩观摩程阳,到底是如何操作的。
顺便,也让两位公子了解了解,兵器铁器的铸造过程,免得他们以后只会纸上谈兵,却不讲究实际。
几人到了军工部,不许侍卫通报,直接奔向程阳的办公地点。
此时,程阳正对着一群铁匠们,大呼小叫。
“说了让你们取淮河水,怎么取来的都是城河水?你们聋了还是瞎了?听不懂人话咋滴?”
嚯——
这小子干起活来,还真卖力。
平日里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可一到了关键时刻,居然如此尽职尽责。
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曹操笑眯眯的,趁机对曹昂、曹彰提点道:“你们都看到了吧,做事,就该有个做事的样子。比如小程先生,纵使平时随性了点,可认真起来,那是严于律己,严于律人。一点都不马虎,你们,都得向程先生多多学习。”
曹昂点了点头,深以为意,“父亲,孩儿明白。孩儿一定以程先生为榜样,不让父亲失望。”
曹操很满意,转而看向曹彰,“你呢?”
曹彰坐不住,没读过书,说不出那么多好词,一抱拳,来了句:“俺也一样!”
嗯?
也行吧……
谁知这时,程阳突然再次吼道:“你们若是弄不好,打造不出来像样的铁器,主公就不给我钱,你们明白吗?就主公那扣扣索索的样子,我从他手里挣点碎银子容易吗……”
尼玛!
曹操脸都黑了……
我特么整夸你呢,你给我来这一出,真是个穷死鬼,见钱眼开的东西。
曹操轻咳两声,走了过去,问道:“出了什么事?小程,你怎么大呼小叫的?”
【卧槽,阿瞒这狗贼来了?】
【你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吓了我一大跳。我连老婆都没娶,也没个一儿半女的,若真把我吓死了,你给我行孝送终啊?】
草!
真尼玛越来越离谱。
不就叫了你一声,连尼玛让曹某给你行孝的事情都出来了。
你可真是我的好臣子……
曹操铁青着脸,权当不知道,盯着面前一个一个大水缸,问道:“刚才听你说,什么淮河水城河水,究竟是怎么回事?”
“主公,您有所不知……”
程阳笑了笑,谄媚的道:“这些河水,主要起到冷却淬火的作用。水质不同,淬火的效果也不同。”
“淮河水深,则质地精纯,密度大,用这样的水来淬火,钢刀能达到合适的硬度,而且坚韧锋利,经久耐用。”
“城河水浅,则质地轻薄,密度小,用这样的水来淬火,不仅打造不出来好的钢刀,而且极容易损坏,白白浪费了咱们的好铁。”
众人一听,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包括曹操、曹昂、曹彰,已经在场的所有工匠,大伙一辈子与铁器钢刀打交道,还从未听说过如此精深的言论。
难怪程阳这小子能打造出倚天剑、青钢剑这等神兵利器,看来,不仅仅是铁料和方法的问题,水质、火候,甚至是手段,都会对成品产生极大的影响。
曹操更是一脸的骄傲,指着程阳对曹昂、曹彰告诫道:“看见了吗?这就叫专业,这就叫水平。”
“以前,你们做学问、学骑射时,偶尔能写出几篇文章,打中几个草靶,就自认为了不得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程阳小先生铸造冶炼,对水质的要求都这么高,你们以后还要为自己那点微末伎俩,沾沾自喜吗?”
曹昂感慨连连,颇为动容,“父亲,不必多说,孩儿铭记在心。”
曹彰道:“我以后再也不骄傲自满了,该多多向程小先生请教才是。”
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扭过头来看看程阳,正要说上几句,总结总结。
谁知,这小子竟然直勾勾的盯着曹彰,一脸的诧异。
【哟呵,这黄毛是谁啊?】
【看他头发金黄,胡子邋遢的,而且人高马大,十分威猛,难道,是个外国种?蛮夷?】
“主公,大公子,这位须发金黄的,是何方人物?西域人?外族人?”
我特么……
曹操尽量压制住想要狠狠抽他一顿的冲动,解释道:“他叫曹彰,是曹某的儿子,因须发皆黄,所以人称黄须儿。”
【嗯?他就是曹彰啊?长得果然够清奇的。】
【阿瞒一家,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黑头发黑眼睛,小短腿,又粗又胖,跟郭德纲似的。】
【怎么这小子长得这么高大,还一脸凶相,莫非,阿瞒被人绿了?】
【实际上,曹彰,是外族人的种?想一想,也很有可能,阿瞒经常在外打仗,家里的老婆又多,自然宠幸不过来。】
【说不定,就有哪个耐不住寂寞,找个个大洋马,美美的吃了几顿……】
【阿瞒,你喜当爹呀!恭喜恭喜,阿瞒,你喜当爹啦……】
这下子,真把曹操给整不会了……
你才喜当爹呢!
你全都喜当爹,你老爹程昱喜当爹,你大哥程武喜当爹!
你个狗东西,心里就没一句好话,曹彰是我下的种,地地道道的曹家人,你懂不懂?
你个狗东西,看来,你爹还是欠收拾,曹某还得找你爹的麻烦……
曹操越想越气,转过身,正看见曹彰满头满头的黄发。
他心中一怒,想起来“喜当爹”这三个字,顿时抓住一大把,狠狠的往下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