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39章 小子,你把曹冲也收了吧……

第39章 小子,你把曹冲也收了吧……


  
曹操现在的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难受。
曹彰会被人下毒暴毙,曹植终将郁郁终生,就连最疼爱的小儿子曹冲,也活不过成年……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
想想都心累……
曹彰,他交给了程阳。
让他拜程阳为师,是想仗着程阳的能力,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可曹冲怎么办?
难道……
曹操扭头看了看程阳,干脆,把曹冲也交给程阳算了。
他既然知道曹冲命中有一大劫,那肯定会有应对之法。交给他,必然能躲过此劫。
再说了,我把冲儿交给他,冲儿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他身为老师,难辞其咎!
曹操回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程阳,“小程呀,要不,你把曹冲也收为弟子吧?”
程阳当时就给他整懵了,收曹冲为弟子?
【尼玛,你想干嘛?】
【收一个曹彰还不够,还要把曹冲交给我,你是讹上我了是不是?】
【阿瞒,你不仅把我这当武馆,还要我当幼儿园啊。你干脆把你老婆也交给我算了,汝妻子吾自养之,就逮住一个人使劲造呗?】
程阳耷拉着脸色,实在有些无语。
“主公,你没弄错吧?冲公子还小,才几岁。”
曹操知道啊,可为了曹冲的性命,他顾不了那么多。
“小程呀,你看,你收一个也是收,收两个也是收。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多收一个呢?”
“冲儿又聪明,又可爱,你没事教他识字,教他读书,不也是一种乐趣吗?”
“再说了,你与清河的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冲儿也算是你的弟弟,教弟弟读书识字,何乐而不为?”
【教尼玛……】
【滚蛋!不教!】
嗯?
你个狗东西,脾气还上来了?
行啊,敢跟我曹某人叫板,今天你不收也得收,收也得收!
曹操清了清嗓子,“我给冲儿请的老师,都是当代大儒,每月的束脩,五万钱。”
程阳心里突的跳了一下,【五万钱,若在以前,那是自己十个月的工资。】
“除此之外,每逢初一十五,另有礼品奉上,合计下来,也有两三万……”
【两三万,一年下来,就是三十多万!】
“当然了,冲儿是我最宠爱的儿子,你若能收他为弟子,那么,赏赐可以翻倍……”
“主公!”
程阳一抱拳,义不容辞的道:“主公,冲公子天资聪颖,为人机敏,能收他为弟子,实在是程某的福气。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竭尽所能,好好教育他。”
曹操闻言,嘿嘿笑了起来。
狗东西,曹某还治不了你?
你一张嘴,曹某就知道你拉什么屎;你一撅屁股,曹某就知道你吃什么饭。
就你那财迷心窍的模样,还能逃得出曹某的手掌心?
走着!
曹操欣慰的拍了拍曹冲的胳膊,“冲儿啊,以后,你就跟着程先生读书吧。别看他整天游手好闲、吊儿郎当的,其实,是个很有学问的人。”
【骂谁呢?阿瞒你骂谁呢?】
【你才吊儿郎当的,都是什么人呢,难怪你会得头风绝症,难怪你活生生的病死,报应,全都是报应!】
轰——
曹操瞬间炸了!
曹某会得头风绝症?
曹某会活活病死?
我——草——
曹操这次,实在是给整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老天爷,你特么玩我呢?
几个儿子早死的早死,中毒的中毒,都没有好下场。
到了曹某这,还尼玛活活病死!
次——奥——
曹操脸色苍白,冷汗涔出,他知道程阳的心里话千真万确,一点不假。
因为他确实得了头风病。
虽说现在还不怎么疼痛,可犯起病来,一次比一次严重。
如此下去,不过三年五载,就会十分难忍,头痛欲裂……
一刹那,曹操愣愣出神,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多年之后自己的惨状。
怎么办?
程阳这小子既然已经看出来了,那么,就向他求助?
干脆,我也拜他为师?
噗嗤——
曹操自己都乐了,那不胡扯吗……
算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己的症状还能控制,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向他讨教吧。
想明白这一点,曹操便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冲儿,当以程先生为恩师,明白吗?”
曹冲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孩儿知道了。”
随后,他扬起粉嫩俊俏的小脸,对着程阳天真烂漫的笑道:“弟子曹冲,见过先生。”
这曹冲,不得不说,还真是懂事,可爱。
尤其是他小小的年纪,明明是个幼童,却故意装作大人的样子,穿儒袍,行儒礼,活脱脱的一个小学士。
“免礼免礼,曹冲呀,你现在在读什么书啊?”
听到程阳问话,曹冲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规规矩矩的答道:“回先生,学生刚刚读完了《孙子兵法》,现在在读《九章算经》。”
【我去,看他的样子,才五六岁,这就已经读完《孙子兵法》了?】
【想当初,我五六岁的时候,还天天在烂泥里打滚呢。人比人,气死人啊……】
程阳由衷的称赞了几句,接着说道:“这样吧,你既然在读《九章算经》,我就教你一些算术上的知识。一会儿我下了班,就去曹府找你。”
“谢先生!”
曹冲离开之后,曹操又泛起了嘀咕。
程阳这小子还懂算术?
若是一些简单的算法,冲儿都会,他自己已经研读《九章算术》几个月了,已然会有所心得,主簿院里的许多账房先生,都对他十分佩服。
程阳能教的了他?
一上午的时间,曹操都有些放心不下,始终在琢磨这个问题。
等吃了午饭,看看司空府内无事,他便命人驾起马车,即刻赶往家中,想要探个究竟。
此时的程阳,正坐在软榻上,有板有眼的检查曹冲的功课。
老三曹彰,也在一旁凑热闹。
曹操靠近院门,并未让下人通报,而是站在假山后面,远远的观望。
不一会儿,程阳的心声便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神童不愧是神童,可真不是盖的。】
【就他这些功课,已然具备了初中生的水平,而且,已经触及到了高中数学的范畴。】
【方程式、开方术、圆周率、统筹算术,好家伙,他不过是自学的,竟然已经触及到了这些门类。假日时日,等他把《九章算术》全都吃透,俨然又是另一个刘徽。】
刘徽?
曹操微微皱眉,他是谁?怎么没听过啊?
估计,是个不知名的算术奇才吧……
程阳放下功课,想了想,说道:“曹冲啊,你现在的水平,已经相当可以了。只是有些地方,过于死板,不懂得灵活变通。不懂得灵活变通呢,就很难做到学以致用。”
“这样吧,我换个方式,考你一考,你先试试,该如何解答,行不行?”
曹冲点了点头,“请先生示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