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41章 什么玩意?你要砍曹某的头颅?

第41章 什么玩意?你要砍曹某的头颅?


  内室之中,曹操换了一身便衣,等着华佗过来给他治病。
曹洪、曹仁,几名曹氏子弟,站在一旁相候。
不多时,院外传来了一阵呼喊。
“报,名医华佗求见——”
曹操正了正衣冠,“传!”
“传——”
一声令下,华佗自院门之外,缓缓而入。
他须发灰白、慈眉善目,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精神矍铄、身形矫健,一点老态也没有。
这在人均寿命不到五十的古代来说,十分难得。
刚进内室,华佗便抬手施礼道:“老朽见过曹公,见过诸位大人,华某这边有礼了。”
曹操急忙起身,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华神医远来辛苦,不必多礼。请坐,快请坐。”
华佗连连摆手道:“客气了,曹公太客气了。”
曹操笑道:“华神医说哪里话,你是天下有名的神医,曹某久闻大名,今日得见,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来,神医,喝茶。”
他拉着华佗的手,请他在软榻上坐了下来,自己则站在对面,亲自给他端茶倒水。
曹洪、曹仁,看的一脸震惊。
主公今天,怎么如此殷勤?
不过是个山野村医,竟然亲自给他端茶倒水?
哪怕是荀彧、郭嘉他们,都没受过这待遇啊!
别说,曹洪曹仁了,就连华佗,都感到受宠若惊。
外界传言,曹操曹孟德,狡诈狠毒、生性多疑,怎么今日一见,反而是个待人宽厚的明主。
莫非,那些都是谣言?
“曹公,老朽自己来吧……”
华佗实在过意不去,急忙站了起来,“你也坐,你也坐。”
曹操点了点头,趁着这个档口,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程阳一眼。
小子,你说曹某会杀害华佗?
简直是放屁!你这是污蔑!
曹某倒要让你看看,孤是如何善待医师,如何善待百姓的。
“华神医……”
“曹公,不必如此见外,神医之名,华某担当不起啊。”
“哦,即使这样,那便称呼你为华先生吧。华先生,曹某请你过来,是身体有些欠妥,想让你帮我……”
华佗唯一抬手,“曹公不必多言,老朽明白。老朽一进内室,就看出来了。”
“曹公脸色苍白、面带冷汗,而且眉宇间有许多愁苦之意,这是常年头疼的表现。曹公,若华某所言不虚,你应当患有十分严重的头风病。”
“啊?这,这……”
曹操被震得满脸惊骇,“果然是神医,还未诊脉问切,便已经知道了曹某的症状,曹某心服口服。”
说着,曹操象征性施了一礼,不仅如此,他还白了程阳一眼。
手段如此高明的神医,寻常人等求都求不来,你小子居然以为曹某要杀他?
荒唐,实在是太过荒唐!
见曹操又一次向自己瞄了过来,程阳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阿瞒,你看我做什么?你看华佗啊,他现在在给你治病诶!】
【这都偷偷看我几次了,有病吧?别说,阿瞒确实有病。只是,唉……】
【只是,华佗惨了。多好的一个老头,可就因为给阿瞒治病,结果,被阿瞒押进大狱,活活给弄死了。阿瞒,你,你真特么不是个东西!】
我尼玛……
听到程阳的心里话,曹操气的呀,头风病差点犯了。
是你小子有病,还是曹某有病?
曹某还做不了自己的主了?
你说曹某会杀华佗,曹某就一定要杀华佗?
曹某今天,绝不会动华佗一根寒毛,否则,否则……
否则怎么样,曹操也不知道。
他见华佗已经打开药箱,掏出了垫枕,知道要给自己来个全面的诊断,便急忙伸出右手,将手腕放在了垫枕上。
“华先生,请——”
一碰到曹操的脉搏,华佗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随着诊脉的时间越来越长,华佗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到最后,他甚至直接低下头,如临大敌般的苦苦思索起来。
在场众人,全都凝神观望,谁都不敢说话。
曹操如临大敌,因为担忧、心虚,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华先生,曹某的病……”
华佗长叹一声,面容苦涩的道:“曹公,你这病情,要比我想象中严重的多。”
唰——
曹操脸色大变,但他极力克制住内心的慌乱,故作轻松的道:“怎么会呢?曹某不过是偶有头疼,而且,可以忍受。似乎并不像华先生说的那般,那般不堪。”
华佗吸了口气,盯着曹操,一字一顿的问道:“曹公,你这头风病,是否越来越痛?犯病的次数是否越来越多?间隔的时间是否越来越短?”
曹操顿时愣住,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然而,他心里仍存着一丝侥幸,“就算如此,也未必就是绝症了,一定有法子根治的吧……”
华佗寻思片刻,突然收回垫枕,合上药箱,语重心长的道:“华某确实有个法子,只不过,曹公不会答应的。”
这时,一直悄悄观望的程阳,猛的倒吸一口冷气。
【卧槽,不会吧?华佗,你不会真的要……】
【你若真敢如此,信不信阿瞒立马会砍了你?】
【算了吧,你别再说了,趁现在还有回头的余地,赶紧走吧。阿瞒若疯起来,你肯定逃不过此劫。】
曹操乍听之下,心里忍不住一阵气恼。
你个兔崽子,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为何要如此小瞧我?
人家华佗是来给治病的,我岂会加害于他?
臭小子,等华佗给我治好了我的头风病,再一发给你算总账!
“华先生……”
曹操站起身,对着华佗一抱拳,郑重其事的道:“华先生若是有办法,但讲无妨。”
华佗面容愁苦,“只是,这个办法,有些凶险。”
曹操背负双手,呵呵笑道:“曹某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岂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句话,就像给华佗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犹豫了几秒钟,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此,华某便直言不讳了。”
“曹公,你这头风病,虽然眼下看上去还不怎么严重,可实际上,已然是个绝症。”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疼痛会越来越厉害,犯病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多。直到你难以忍受,魂归司命。”
华佗每说一句,曹操心里便凉了一分,说到最后,曹操甚至都有些胆寒肝颤,站不住根脚。
“凭现在的医术,曹公这头风病,无药可医,无针可医,唯有……”
曹操急忙向前两步,切声追问道:“唯有什么?”
华佗盯着曹操,一字一顿的道:“唯有砍开头颅,取出病根,方可根除。”
嗯?
什么玩意?
砍开头颅?取出病根?
我特么……
我特么先把你的头给砍了!
曹操勃然大怒,直接跳将起来,一脚将华佗踹飞出去丈余远。
“你,你……”
“你这老奸贼,想害死曹某,你就明说。竟然借着行医的名号,要砍开曹某的头颅。曹某,曹某先把你的头给砍了!”
“来人,把华佗给我拖下去,押入死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