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45章 军机大臣的待遇

第45章 军机大臣的待遇


  程昱正自呵呵的笑着,恰巧,程阳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
他当时就有点不高兴,一脸严肃的道:“你不好好在家,深更半夜的,又去哪里鬼混了?”
程阳撇着嘴道:“谁鬼混了?我办正事去了。”
“正事?”
程昱冷冰冰的道:“天天吊儿郎当的,在府衙里也不好好当值,你能有什么正事?”
程阳一脸懵逼,怎么了这是?我才刚到家,怎么就劈头盖脸的说落我一顿?
“老爹,你没事吧?吃错药了?”
旁边程武冷哼一声,怒道:“放肆!老三,怎么跟父亲说话的?父亲劝你,那是为你好。你现在仗着父亲的荫庇,可以不学无术、混吃等死。哪天父亲归西了,你怎么办?你还指望谁?”
程昱老脸一黑,“滚!”
程武嘿嘿一笑,急忙解释道:“我就是打个比方。爹,你看老三那样子,还不服气!”
我服气什么啊?大晚上,吃了枪药了?
程阳一摆手,“行吧,你们聊吧,我去睡了。”
程武瞪了他一眼,“睡睡睡,整天除了吃就知道睡,一点上进心都没有。父亲,主公安排下的重任,可千万不能交给老三,他非搞砸了不可。”
都在扯什么呢?叽叽歪歪的……
程阳回过头,“到底怎么回事?”
程昱长叹一声,指了指桌案上的文书,“刚才,主公派许褚传话,说要建立一座大型医院。文书中特别点名,要让你参与进来。原本,让你参与进来也行,多少能历练历练。可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
“程阳,这件事你就不用插手了,军工部那边不忙的话,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吧。”
程阳微微一笑,“我当什么事呢,原来是为这个。行,你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懒得落个清闲。这两天,我正好无事,打算外出游玩一番。对了,老爹,如果有什么事,可千万不要来找我。”
摆了摆手,径直回屋去了。
程昱脸色一黑,暗暗骂了句:“小兔崽子。”
之后,他又盯着那份文书,满心喜悦的欣赏起来。
到了第二天,程阳果然收拾好东西,驾着马车游玩去了。
程昱懒得管他,拿好文书,叫上程武、程延,一起去司空府报道,顺便问问曹操,有关医院的具体情况。
二人刚进门,程昱便面带微笑的道:“主公,我们来了……”
曹操正在查阅典籍,听到声音,头也不抬的指着旁边的软塌,说道:“坐吧。小程,你说这座医院,占地多少合适?”
小程?
程昱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忍不住觉得好笑,“主公是在叫我吗?”
曹操这才抬起头,一看是程昱,下意识的问道:“小程呢?你家老三呢?”
程昱清了清嗓子,“禀主公,程阳没来。”
曹操顿时急了,“他不来,医院怎么办?这小子怎么了?病了?”
程昱尴尬的笑了笑,“主公,你文书中不是说,让下官,以及下官的几个孩子,一起负责医院的建造事项。现在,程武、程延都在,人也算是差不多齐了吧。”
曹操目瞪口呆,看了看程武,又看了看程延,心中一乐,自己都笑了。
“程昱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主公有话,但说无妨。不过,犬子程阳浑浑噩噩、不受管教,下官怕误了医院的大事,所以就没让他过来。”程昱抬起手,一本正经的道。
在他看来,老三程阳虽然在某些方面,也表现出了一定的才能。但他这个人,本质上是懒散懈怠、不知进取的,远不如老大、老二来的上心。
曹操重重的叹了口气,“老程啊,有件事我得给你讲清楚。建造医院,是程阳的主意。”
程昱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下官与华佗闲谈许久,已经听说了。犬子,不过是替他传了句话而已。”
曹操知道劝不动他,便直接了当的道:“好,这个暂且不论。我先问你,建造这座医院,需要多少亩地?”
程阳笑道:“十亩足矣。其实,若是一般的医馆,弄几个院落就行了。主公既然是为民请命,那自然要更大些。”
曹操也不知道程阳所说的医院,到底有多大,他只觉得,十亩地,怕是不一定够。
“那,里面都有哪些院系?哪些科室?”
“科室?”程昱不解的道,“什么科室?医馆里面,不就是几个坐堂的?”
曹操一听,脸色瞬间耷拉下来。
让你去建造医院,结果,你还没有曹某知道得多,那你如何主持大局?
“去把程阳找来……”
“主公,下官,下官还未着手处理,怎么就?”
曹操意味深长的道:“你不知道建地多少亩,多大的规模,你下面怎么进行?老程啊,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之所以让你主持大军,就是想借着你的名义,拉程阳着手。你是他老子嘛,有了事情,肯定得找他解决。”
程阳愣了愣,有些不知所以。
怎么现在主公如此其中那小子了?
这才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信任到这个地步了?
我家那小兔崽子有这么厉害?
程昱一脸无奈,只得苦着脸说道:“主公,犬子程阳,一大早收拾了行礼,坐着马车,出北门去了……”
嗯?
往北去了?
曹操急忙问道:“他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过,下官看他收拾行礼时,又是换洗的衣服,又是路上的干粮,可能,没个十天半月的,应该不会露头。”
尼玛!
这是故意的吧?躲着我呢?
曹操当真有些哭笑不得,一嗓子喊来了许褚,“快快快,快去追!”
许褚一脸懵,“主公,追什么?”
曹操急了,“追程阳啊!趁他还没出城,赶紧追回来!这小子若真躲个十天半月,那咱们怎么办?”
许褚得了命令,立刻飞奔上马,追了出去。
曹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抬头瞪着程昱,问道:“你家老三,会不会去河北找袁绍去了?”
毕竟,程阳整天都在心里嘀咕着要开溜,还要拐走清河。这小子别看人前闷不吭声的,可一旦动了心思,他还真敢。
程昱摇了摇头,“怎么会呢,主公说笑了。我家一家老小都在许都,他怎么会去河北?不过是玩几天,烦了也就回来了。”
曹操也知道不大可能,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
程阳这小子,想辞官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时不时的还想去别人的地盘转转。
原来,他甚至都想拐杖清河,到个外人找不到的地方隐居起来。
不得不防啊……
曹操敲了敲桌案,对程昱敦敦告诫道:“老程,你以后得把这小子给我看紧了。他若在家,那怎么都好说。可他一旦要出城,不管是出去游玩,还是访客会友,一定给报备,明白吗?”
报备,这小子出去玩两天,还得报备?
他是军机重臣?国之栋梁吗?
荀彧、荀攸叔侄俩,那么大的官都没这待遇。
想了想,程昱只得勉强答应下来,“下官记住了。”
正说话间,守城的侍卫突然跑进来,高声叫道:“报!主公,清河公主,跟着程家的小子程阳,出了城门,一路往北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