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51章 你爹真是个禽兽……

第51章 你爹真是个禽兽……


  水泥的事,基本上交给几个工匠了。
其实,只要掌握好原料比例,制作起来并不麻烦,老手的话,试个几次就一清二楚了。
医院那边,程昱、程武父子三人,和华佗一起,又是整天商量规划用地,又是整天联系医生药商,忙的是不可开交。
如此一来,程阳反倒是闲下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懒得落个清闲。
没事约清河出去钓钓鱼,顺便亲密的交流交流生理知识。
回来给曹冲上上课,给小孩子讲点未来的奇特见闻。
实在无聊了,就把曹彰叫过来,胡乱教他两手猴拳,让他耍着给自己和清河乐呵乐呵。
其实,程阳哪会什么猴拳,就是电影看多了,会那么两下猴子偷桃……
反正,好不容易酿的酒被郭嘉那孙贼给偷光了,自己又不能去讲,因为人家的靠山是阿瞒,自己未来的老丈人。
还能怎么着?认命呗……
这天,程阳正在与曹冲讨论算术问题,顺便教曹彰识字,清河又偷偷的溜了过来。
“程阳,下午还去河边钓鱼呗,就旁边有小树林的那个,我想出去转转。”
程阳会心一笑,这小姑娘,带她钻了几次小树林,还上瘾了。
说真的,他也想去,然而……
“今天估计够呛,家里没人,我得留下来看家。”
清河微微叹了口气,“好吧,那咱不去了。你们这干嘛呢?”
曹彰突然扭头看了她一眼,满脸骄傲的道:“姐,没见着吗?我正学习识字呢!”
清河摇了摇头,“就你?还开始识字了?来,让姐姐瞅瞅。”
她拿起曹彰的小本子,看了看,比着念道:“曹操,字孟德;郭嘉,字奉孝。怎么都是名字?”
曹彰一本正经的答道:“师父说,想要学习识字,效率最高的办法是从名字开始,这里面都是咱司空府大人们的名字。”
清河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个法子好,程阳,等以后咱有孩子了,你也用这个法子教他们。”
程阳瞪大了眼睛,“孩子?咱俩才多大,你想的可真远。”
清河丝毫不以为然,笑道:“你都十七了,这有什么?我爹当年更早,十六的时候,我大哥就出生了。”
程阳一脸震惊,“十六?你爹可以啊,十六都当爹了。那时候你娘多大?”
清河想了想,“大概,十三四……”
【卧槽,阿瞒你个畜生啊!】
【十三四的小姑娘,你怎么下的去手?】
【都是曹魏好人妻,东吴控萝莉,蜀汉全是基,你阿瞒一点都不落下,也好这口,禽兽!】
阿嚏——
刚到程府大门的曹操,突然打了个喷嚏,程昱、程武父子,以及陪同的郭嘉、荀彧等人,急忙关切的问道:“主公,可是身体有恙?感染了风寒?”
曹操大手一挥,“没事没事,大概,有人想我了吧。哈哈,老程,走,去你家瞧瞧。几天不见程阳这小子,曹某心里还挺想他的。”
谁知,刚进院落,他就听程阳在那里破口大骂,“清河,你爹可真是禽兽,简直禽兽不如,我还从未见过这种人。”
尼玛……
曹操顿时愣了,我说怎么没来由打了个喷嚏,还以为有人想我了,谁知道,是你个狗东西在背地里骂我。
曹某招你惹你了?
曹操一脸黑线,回头瞪着程昱,“老程,你家里的小子得好好管管,幸亏是我的女婿,若是其他人敢如此污蔑我,我非让他好看。”
程昱吓得一身冷汗,好在曹操确实对自己老三疼爱有加,所以才不放在心上。
“主公,犬子他,就是与清河公主,两位世子开玩笑呢。不然,怎么会对子骂父?他们这是闹着玩。”
曹操笑哼一声,偷偷走到小院里,趁程阳骂的正起劲,突然大声的清了清嗓子,“咳咳,冲儿、清河,你们都在啊?”
【卧槽!】
【尼玛,吓死爹了!】
程阳急忙回头,脸都白了,“主公,我们这正讨论学术问题,您怎么来了?”
曹操一听,顿时乐了,“学术问题?禽兽学?来来来,让曹某看看你都教了些什么。”
他拿起曹彰的小本子,打开一看,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字怎么歪歪扭扭的,彰儿,是你写的?”
曹彰憨憨一笑,“父亲,上面都是司空府大人们的名字,您觉得怎么样?”
曹操一边看,一边在嘴里轻轻的读,“曹操,字孟德;郭嘉,字奉孝;苟或,字……”
“咦,咱府里有叫苟或的?”
程昱也大感奇怪,“没有啊?哪有姓狗的,还起名叫狗货,他父母脑子有毛病吧?军师,你知道吗?”
郭嘉笑了笑,“你都没听过,我怎么会知道?难道说,是狗的名字?”
几人正自讨论,一旁荀彧发话了,“主公,我叫荀彧,不叫苟或……”
曹操十分疑惑的道:“我知道你叫荀彧,这上面写的是……”
他低头看了看“苟或”二字,又抬头看了看荀彧,突然之间,一个没忍住,拍着桌子大笑起来。
程昱、郭嘉也瞬间反应过来,都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直到荀彧的脸庞变成了猪肝色,曹操这才正了正容,盯着曹彰训斥道:“好好的荀彧,你写成狗货,做事如此不认真,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曹彰自知理亏,也不敢还嘴,只得站起来任由他训斥。
曹操又走到荀彧旁边,温言安抚道:“名字而已,不过是个称谓,有什么?天底下叫阿猫阿狗的多了去了,曹某小名不就叫阿瞒?我也没说什么。”
荀彧脸色气的通红,“主公,阿瞒和狗货能一样?荀某好歹是个读书人,读圣贤书的,如此名讳,当真有辱斯文。”
曹操一摆手,“荀卿,真不用放在心上。名字,其实也就讨个吉利。不是说,命里五行缺什么,名字就叫什么,以此作为补充。货这个字,表示金钱财货,说明你命里缺钱,而这个名字,可以为你带来财运。”
曹操又看向郭嘉,“比如郭军师,命里注定了风评不好,整天告他状的人大有人在,说明军师声誉欠嘉。名字中带个‘嘉’字,就可以弥补他的声誉。”
“还有程阳,他臭小子,整天游手好闲,阴阳怪气的,命里缺少阳刚之气,所以他的名字就叫‘阳’。”
【淦!你劝人就劝人,怎么还稍待着把我也给骂了?】
【合着阿瞒还挺记仇,想把我骂他禽兽的事给捞回来……】
曹操微不可查的瞄了程阳一眼,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
他这么一解释,荀彧的心情确实好多了,“多谢主公安慰,荀某铭记在心。名字与命格确实相辅相成,五行缺什么,名字里就叫什么。”
曹操潇洒一笑,“确实如此,这其中牵扯到十分复杂的相术,曹某偶尔看到的。”
正在众人对曹操大拍马屁,称赞他见多识广的时候。
突然,曹彰歪着脑袋,盯着曹操,十分好奇的问道:“父亲,你叫曹操,你命里缺什么?”
“嗯?我叫曹操,因此,我命里缺……”
“缺……”
“缺……”
曹操立刻闭了嘴,脸色渐渐变得黢黑,再也潇洒不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