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52章 将死之人,犯不着跟他较真

第52章 将死之人,犯不着跟他较真


  父亲,你叫曹操,你命里缺什么?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响雷,而且还是震翻天地那种,在几人中间瞬间爆炸。
大家伙愣了有两秒钟,全都没忍住,捧着肚子、砸着桌子,嘎嘎嘎嘎的狂笑起来。
荀彧刚才还难过的跟那啥似的,此时就数他笑的最欢。
一边挖哈哈的笑的飙泪,一边冲着曹操乱嚷:“主公,你缺操啊!主公,你命里缺操啊!”
曹操怔怔愣愣,呆若木鸡,看了看面前狂笑的老伙计,又看了看自己的亲儿子曹彰。
他恨不得拿条棍子,当场抽死丫的。
你特么可真是神补刀啊!
你老子我在这里跟他们讲解相术、讲解名字,你小子可好,特么一下子把我给整懵了。
名字叫什么,命里就缺什么,你老子特么叫曹操!
曹某是欠操,但你小子是绝对欠收拾。
偏偏,曹彰这二傻子反应慢,也没往别处想,见大家都在那里哇哇大笑,他就摸着头皮问道:“你们笑什么呢?父亲,你到底欠什……”
“我欠尼玛!还问吗!”
曹彰吓了个哆嗦,不敢吭声了。
可荀彧不管,刚才他真是委屈坏了,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一定得好好的捞回来。
荀彧笑的脸色酱紫,却又极力忍住,对着曹操郑重其事的道:“主公,你说你要是缺钱吧,我们能帮你凑点;你说你要是缺粮吧,我们也能送你点。你这整个缺操,实在让大伙有些为难啊。怎么着,我们这些老伙计辛苦辛苦?来来来,诸位谁先来?”
郭嘉看笑话不嫌事大,接着荀彧的话往下说道:“我们不行,身子弱,去把许褚叫来,许褚行。”
曹操见大伙全都合起伙来,联手拿自己开涮,顿时气的满心烦躁,“行了,咱们谁也别说谁,这事不准提了。”
众人又笑了一会儿,声音才渐渐止住。
小院之中,四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唯独清河公主,夹在这么多男人中间,听他们讲黄段子,实在有些不雅观。一扭头,到程阳房里歇着去了。
程阳见状,也趁大家不注意,悄悄的溜了。
他一进屋,直接关上了房门,“妈呀,真是笑死我了。清河,这曹彰可真是个人才。你说我以前怎么没注意呢?你爹叫曹操,名字姓曹,还叫操,他是有多欠……”
“还不住口!”
清河撇着小嘴,气鼓鼓的瞪了程阳一眼。
程阳立马不吭声了,在女孩子面前,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面前,还是斯文一点比较好。
不然,太影响形象了。
这时,屋外小院内,曹操忽然开口说道:“程昱,你不是说你家里还有两瓶珍藏的极品美酒,今天趁着大家尽兴,不如拿出来一起品尝品尝如何?”
程昱呵呵笑道:“诸位亲自到访,理应如此,稍候,稍候。”
【淦!我原来还奇怪呢,自己的酒怎么就被你们偷了。原来,是从我老爹这里下的手。】
程阳二话不说,直接从屋里跑了出来,“老爹,你坐着吧,我去拿。”
“不用,你陪主公他们聊会天,我亲自去取。”
【呸,傻老爹,他们这是合伙过来造你呢,你还没看出来?】
【难怪阿瞒手下四大谋臣,别人都混的有滋有味,就你寂寂无名,连点好处都捞不到。】
没办法,摊上这么个傻乎乎的老爹,程阳只能认命。
“主公,要不,下官给您沏壶茶?”
曹操一摆手,“茶就不必了,现在不是到饭点了吗?不去亲自烧几个小菜,给我们几个下下酒。”
【烧菜?阿瞒,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你几个意思啊?刚进了我的小院,就又要吃又要喝的,拿我这当酒馆啊?】
程阳有些不大乐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主公,小人身体有所不适,恐怕难以下厨。”
“哦,是这样啊……”
曹操摆出遗憾的表情,抬头又对着院外喊道:“程昱,听说你厨艺不错,不如,亲自下厨给我们整几个小菜?”
程昱正气喘吁吁的搬酒呢,听到这话,顿时来劲了,“嘿,主公,你怎么知道?等着,下官立马就去。”
【尼玛,做个人吧,阿瞒……】
【我不去,你就使唤我老爹,你他娘的损不损啊!】
程阳脸色憋得通红,过了不大一会儿,只得灰溜溜的往厨房走去了。
“诸位大人,你们等着吧,小人现在就去做饭……”
曹操眉眼一弯,立马笑了。
等到程阳走远后,他便对郭嘉、荀彧小声嘀咕道:“看到没,想让这小子听话,还得从他老子那里下手。”
“妙!妙啊!”
郭嘉拿着折扇,在手里敲来敲去,“今天跟着主公,郭某又学到了一招,以后啊,不怕没有好酒喝了。”
过了约半个时辰,程阳端着几样小菜过来了。
虽说,看样子一般般,但味道着实不错。
郭嘉一边胡吃海塞,一边对程阳说道:“明天,你搬去矿场住吧,那边缺少人手,别人我不放心。”
【啥,啥玩意?】
【住矿上?】
这种事情,程阳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开玩笑,好端端的,不在家里住,去矿上吃土?
“我不去。”程阳闷闷不乐的答道。
不去?
郭嘉乐了,他现在已经掌握了管制程阳的法宝,便决定拿出来试一试。
“程老哥,你医院那边的进展怎么样?”
程昱面带微笑的道:“很好,有华佗和犬子帮忙,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郭嘉皱起眉头,大大的发起了牢骚,“老哥那边是不错,可兄弟就惨喽,连个帮手都没有。老哥若是有空,帮我盯着矿上如何?算兄弟我欠你一个人情。”
程昱嘶的一声,虽然自己已经忙的脱不开身,可这还是郭嘉第一次开口求他。
而且,郭嘉是什么身份?军师啊!
曹操帐下第一谋士,他既然开了口,怕是不好回绝吧……
程昱都没多想,直接答应道:“既是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程阳算是明白过来了。他们几个是怕使不动自己,所以故意那他老爹开刀,以此变着法的让自己为他们做事。
程阳也不气也不恼,笑呵呵的道:“老爹,不如还是我去吧,我是你亲儿子,怎么能让你辛苦受累?”
曹操一听,顿时两眼放光,扭头看着郭嘉,双目中尽是得意。
谁知,接下来,程阳在心里嘀咕了一段话,直接让曹操人都傻了。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生出来儿子,就比如郭嘉,他就没有。】
【而且,郭嘉活不了几年了。他既生不出来儿子,也没有成家,再蹦跶一段时间,就会直接猝死。】
【猝死啊,跟个将死之人,我也犯不着较真……】
咣当一声,曹操手中的酒杯直接掉在地上。
郭嘉可是许都的军师,他若是死了,那军营怎么办?
曹操盯着程阳,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