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56章 寡妇,谁不喜欢……

第56章 寡妇,谁不喜欢……


  “老爹,咱家最近怎么总是招贼?你得管管啊!”
一见到程昱,程阳就发起了牢骚。
说实话,这事还真得怪程昱。
上次郭嘉来拿酒,就是经过了程昱的默许,不然,郭嘉也不敢这么放肆。
这次,后院里少了这么多东西,程昱依旧选择闷不吭声。
再这么下去,别说自己好不容易捯饬的那些小玩意了,怕是连家都得被他们给搬空了。
可偏偏,程昱一点也不在乎。
“不就是一堆破烂,除了占地方,留着有什么用?他们搬去了也好,省的碍眼。”
【碍眼?】
【你可真是我亲爹啊!】
【你知道我为了弄这些东西,花费了多大的精力吗?】
【全都是为了你那个医院,不然,我用不着这么费劲嘛……】
程阳委屈巴巴的,万分感慨的叹道:“老爹,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干不过荀彧、郭嘉了。就你这猪脑子,我要是曹操,我也不会重用你。”
“放你娘的屁!”
程昱一听,顿时急了,“那是以前,我是干不过荀彧、郭嘉。可现在不同了,现在,我是主公身边最受信任的谋臣。不然,医院会让我主持?矿场会让我看守?”
行吧,你说啥就是啥。
给人家当枪使,你自己还挺乐呵。
我的傻老爹……
程昱是指望不上了,自己的事,还得自己出面解决。
因此,程阳便骑着自己心爱的坐骑,晃悠悠的去了曹府。
刚进门,他就发现,今天的曹府特别热闹。
院落之中,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既有司空府的大人们,也有军工部的同僚。
当然,曹操、郭嘉、荀彧,这可恨的三剑客也在。
此时此刻,他们正围成一片,盯着面前的滑轮组、吊索、脚手架,口沫四溅的发表意见。
程阳见人实在太多,正准备开溜,谁知,曹操突然抬起头,盯着他笑道:“小程,你来了呀?快过来,快过来,看看荀令君送给曹某的礼物。”
【荀令君?荀彧吗?】
【上次是郭嘉,这次是你,你们这伙贼偷。】
曹操一听这几句,顿时乐了。
这小子把罪责怪在了荀彧头上,好啊,只要不怪曹某就好。
谁知,荀彧早就有了对策,他看程阳朝自己看了过来,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其实,这些东西本来都是程府的。是程昱程大人见荀某喜欢,把它们都送给了荀某,荀某又顺势献给了主公。小程,你可有意见?”
【我有个尼玛的意见!】
【怎么又拿我爹压我?】
【荀彧,做人不能太阿瞒,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别看你现在风光无限,等以后,你就是被阿瞒亲手赐死的。】
做人不能太阿瞒?
有这么骂人的么?
曹操微微皱眉,当即有些哭笑不得。
而且,这小子说,荀彧是被自己给赐死的,不应该啊……
他可是自己最信任的谋士之一,是曹营的中流砥柱,自己怎么会赐死他?
关于这一点,阿瞒并不苟同。
只是,这些都是程阳的心里话,他没理由会撒谎。
曹操心里大为疑惑,同时,也感到有些凄凉。
生逢乱世,人人自危,若真到了那一地步,自己说不定真的会下手。
高处不胜寒,身不由己啊!
一声叹息,曹操便调转心情,指着那些东西说道:“曹某已经吩咐各府各院,将它们带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多弄几套出来。小程,这些东西既然是你家的,那也算你的功劳,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赏赐?】
【我没听错吧?阿瞒,你终于想起来给我赏赐了?】
【老天开眼,别说了,回去我得大哭一场。】
“主公,你就随便赏我个几百金,小人不嫌少。”程阳笑嘻嘻的道。
曹操一阵汗颜,你小子可真敢开口,上去就要几百金。
现在许都处处都要钱,各府各院的日子都十分紧张,就不知道替老丈人省省?
“这样吧,小程,你既然不愿意去矿上,军工部那边也不容易常去,干脆重回司空府,做我的主簿如何?”
主簿,就是主官帐下的佐吏,不仅可以参与机要政务,而且总领府内各类事项。大体上,类似于现在的秘书长。
司空府的主簿,官级未必有多高,但职权却不小。
尤其是程阳现在的身份,曹操内定的姑爷、清河未成家的夫婿,两者加起来,更显得此主簿一职十分特殊。
荀彧、郭嘉,以及一众官吏,听到这话,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好家伙,才不过十七八岁,他已经升任主簿了。
主簿一职,基本上都是主君的亲信,这小子,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小程,还不赶快谢恩?”众人劝道。
夏侯渊、曹洪几人,见程阳无动于衷,都有些急了,“小子,愣着干什么?快跪下谢恩啊?今天做主簿,明天做长史,后天,你就成了司空府的大管家了。”
【管尼玛,你们不清楚,我心里还不清楚吗?】
【阿瞒这是铁了心的要拴住我,而且,还不愿意出钱。】
【主簿,不就是你的贴身秘书,替你擦屁股的。】
贴身秘书?
那是什么东西?
曹操笑眯眯的,从程阳心里,他总能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名次,不过,擦屁股这三个字,还真是形象。
至于谢不谢恩什么的,曹某才不在乎,反正你和清河的好事马上就要办了。
到时候,你还不照样是我曹操的人?
“行了,大伙忙了一天了,都回去歇着吧。小程,时候不早了,曹某就不留你了,你也回吧。”
程阳本来是要找曹操要说法的,可眼前的人实在太多,他根本就开不了口。
而且,曹操也根本没有他开口说话的机会。
想一想,只好认了,谁让自己摊上这么个老丈人。
【看来,当初答应清河公主的追求,确实冲动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选择邹夫人。人美心善不说,又是个寡妇,寡妇,谁不喜欢……】
众人三三两两的散去,曹操却品味着程阳那句心里话,久久难以平静。
人美心善不说,又是个寡妇?
似乎,这小子某方面的属性也觉醒了,难道说,他与曹某都是同道中人?
只不知,邹夫人现在究竟如何了。
当初,之所以把邹夫人带到许都,就是想把她送给程阳,以此拴住他的心。
结果因为清河的缘故,就此搁置了。
但这小子若真是喜欢,拿她做个侍妾也不是不行。
毕竟,清河既然做了程阳的正妻,那她就是程府的主母,少不了要找几个侍妾伺候。
与其选择那些僵硬生涩的小丫鬟,倒不如把邹夫人做个侍妾,平时也能教导教导清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