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57章 乱世中的女人,日子不好过啊!

第57章 乱世中的女人,日子不好过啊!


  “清河,你来了啊,这位是……”
跟在清河身旁的,就是宛城的大美女,邹夫人。
程阳当然认识,只是他不明白,为何她俩走到了一起。
其实,自从离开宛城之后,曹操便把邹夫人带到了许都。想要作为一件礼物,送给程阳,以此拴住他的心。
后来,曹操忽然发现,自己有现成的女儿为何不用?就把邹夫人的事给压下去了。
现在嘛,清河与程阳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曹操也不担心这小子开溜。
不过,他既然在心里还念叨着邹夫人,那就随手做个顺水人情,一并送给他算了。
毕竟,风韵迷人的俏寡妇嘛,谁不喜欢……
今天,是程阳与清河公主定亲的日子。曹操特意在府中摆下大宴,请来了朝堂中许许多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程昱、程武、程延,他们身为程阳的至亲,自然被奉为了坐上贵宾。
至于程阳本人,则因为习俗缘故,无法参与,因此只好留守在家里。
他正在家里喝着小酒吃着小肉,不曾想她俩居然偷偷的溜了出来。
不过,程阳也懒得去那种场合。与其和那些文武大臣们一块拍曹操的马匹,还不如躲起来,和两位美女乐呵乐呵。
毕竟,和美女相处的滋味,都懂得……
“呀,程阳,你在吃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
清河公主嗅着鼻子,盯着桌子不停的看来看去。
“这叫火锅,来,坐下来尝尝。邹姐姐,你来吃。”
“邹姐姐?”清河公主皱了皱眉头,“你嘴巴可真甜,刚见面就叫姐姐,你怎么不叫我姐姐呢?”
程阳笑道:“我嘴巴甜不甜,你又不是不知道,都尝过多少次了。”
清河公主哼的一声,佯装发怒,一旁邹夫人却显得十分尴尬。
她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城主夫人了。
说句不好听的,她现在,只是一名降将的亲属。
邹夫人看了看清河,柔声笑道:“妾身比程公子虚长几岁,叫声姐姐也是可以的。只是妾身的身份,怕是有些……”
程阳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身份不身份的,其实都没什么关系。像邹姐姐这样的大美人,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是极受欢迎的。”
邹夫人脸色红了红,没好意思接话,而清河公主,温室里长出来的花朵,心思单纯,也压根每当一回事。
其实,她不管什么事,基本上都听曹操的。
几人在屋内坐了下来,程阳又拿了两副碗筷,“你们尝尝,味道怎么样?”
邹夫人只吃了一口,就忍不住一脸惊异,“公子,尊府的厨子手艺可真不错,妾身还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食物。”
清河笑了笑,答道:“这哪是他家里的厨子做的,这是他自己做的。他家的厨子,怕是还没他手艺好。姐姐,你以后有口福了。”
邹夫人大感奇特,“怎么?妾身以后怎么就有口福了?”
清河哼笑道:“我爹现在让你管着我,那你不就是我的人了?我以后要嫁给程阳,那你以后不得跟着来?这样的话,你以后不也是程阳的人了?”
纳,纳尼?
邹夫人现在是清河的人?
她以后会跟着清河一起嫁过来?
卧,卧槽!
只一瞬间,程阳的一颗小心肝差点没跳出嗓子眼。
【阿瞒,你特娘的这是再搞哪出啊?】
【老子现在是你的女婿,你闺女还没嫁过来,妾室都给我安排好了?】
程阳现在是五位杂陈,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要不然,怎么这么多人都怀念古代的风气呢!
先不管别的,就曹操这番操作,是不是个好父亲不知道,但他绝壁是个已经绝种的好岳丈。
程阳盯着邹夫人看了看,嘴里笑呵呵的道:“清河开玩笑呢,邹姐姐不必当真。”
邹夫人俏脸一红,抬起头来,在程阳脸上扫了扫,随后便又悄悄的低了下去,“妾身身份低贱,降将亲属,又是个未亡人,自然不敢有什么奢望。况且,奴家自从离开许都,已经是背井离乡,也没指望过能有什么好下场。”
妾身,奴家,这两个字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一瞬间,程阳突然有了一种西门大官人的感觉。
不过,邹夫人所说的话,也确实在理。
古代的女子,哪怕是身份尊贵的皇后、公主,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沦为别人的阶下囚。
北宋末年的靖康之耻,徽、钦二帝全被掳走,除此之外,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以及满朝的贵族卿相、宫女公主,总共三千多人,全都带到了金国。
男的,自然沦为了奴隶;女的,则成为了发泄的工具。
西晋八王之乱,永嘉之乱,匈奴攻破洛阳守军,被掳走的女子们,不仅成为了工具,甚至还成为了粮食。其凄惨之状,听之令人发指。
远的不说,就目前发生的事情,大文豪蔡邕的女儿蔡文姬,本来是赫赫有名的才女,也被匈奴掳到了关外胡地,成为了蛮夷的女人。
与她们相比,邹夫人的处境可能相对会好一些,但,女人的容貌,如果不能给自己带来幸福,那一定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她现在孤苦无依,张绣等人已经顾不上她了。如果她无法找个合适的地方安身,以后,怕是会渐渐的沦为玩物,成为某人,甚至是某些人的私宠。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邹夫人眼角渐渐噙出了泪花,她勇敢的抬起头,看着程阳问道:“公子,当初丞相说,要把妾身送与公子。丞相甚至已经把妾身约到了曹府中,想与公子见上一面,为何,公子却不见踪影?”
“这个嘛,呵呵……”
程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能告诉邹夫人,阿瞒把他女儿给我了,不让咱俩见面吗?
当然不能!
顿了顿,他只得委婉的道:“大概,那时你我的缘分未到吧。”
邹夫人急忙接着问道:“那,现在呢?现在,你我的缘分到了吗?”
【我晕,她这是怎么了?弄得我都没办法接话了。】
【话说回来,她一女人家,也实在不容易。估计她心里实在是怕了,毕竟,她不仅是降将的亲属,她还是个寡妇……】
程阳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邹姐姐,我知道你现在过的委屈,不如,暂时住在我家吧。我家还蛮大的,人也都挺和气。你在这里,绝对比外面住的舒服。”
邹夫人愣了愣,正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
忽然,清河公主盯着二人,面无表情的道:“你俩在这谈情说爱呢?是不是把正主我给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