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63章 离间之计

第63章 离间之计


  【阿瞒这脑子,转的够快的呀!】
【果然,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得不承认,在大局观上,曹操要比一般人强出太多。】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如果真能离间河北君臣,那对许都来说,将会争取到很长的发展时间。想要染指青州、冀州,不是不可能。】
对于这一点,曹操深表赞同。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此话说的,当真是秒极好极。
曹操笑道:“听闻,河北袁绍帐下,派系众多。我们大可以拿这做文章,挑拨其君臣、主仆之间的关系。军师,你以为如何?”
郭嘉微微点头,“主公所言极是,不过,袁绍怎么说也是有勇有谋的,会这么轻易上当吗?”
正站在一旁的程阳忍不住笑了笑。
【袁绍有谋确实不假,然而,此人好谋无断,关键时刻总是左右迟疑,做不出决定。】
【他帐下八大谋士,逢纪、审配是一路的,都属于大公子袁谭一派。郭图、辛毗是一路的,都属于二公子袁尚一派。】
【两派势如水火,整天斗来斗去的。】
【除此之外,逢纪和田丰有仇,而田丰与审配关系极好,因此,同属一派的逢纪与审配也有仇。】
【郭图与逢纪有仇,与审配有仇,与田丰、沮授有仇,他几乎和所有人都有仇。】
【有郭图、逢纪这两位大凶臣,平日里没事时,自己还绞尽脑汁去诬告他人,你若能给他们一个扳倒对方的机会,他们还得感谢你呢。】
曹操一听,只觉得头皮发麻。
若果真如程阳心中所说,那只需略施小计,袁绍从此之后,再也别想安生了。
他琢磨片刻,觉得程阳这条计策,既精准又毒辣,实在是挑拨离间、攻心之战的不二之选。
决定之后,曹操便开始用计。
他亲自写了一封书信,信中点名是给逢纪的。却让人乔装打扮,赶到河北,把书信送到了郭图那里。
郭图一见了书信,大喜过望,立马纠集朝臣,状告逢纪通敌卖国,与曹操有密信来往。
随后,曹操又让郭嘉写了一封书信,点名是给郭图的。
接着派人送到袁尚那里,诬告郭图与郭嘉暗中早有勾结,大有通敌卖国之嫌。
两相倾轧之下,袁绍也不知道究竟该相信谁。
虽说,他也怀疑,这可能是曹操用的离间计,想要霍乱视听,除去他的耳目。
但袁绍这个人,就是想的太多,却始终拿不下主意。
而且心胸狭隘,没有容人之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郭图和逢纪,其中确实有人通敌呢?
万一,他们已经泄露了军国机密,后果谁能负责?
思虑再三,袁绍索性将他们全都关押起来,细细的审问。
得知这一消息的曹操,紧接着又以郭嘉的名义,写了一封信,投到了逢纪家里。
信中大体上是说,郭嘉与郭图,既是同乡,又是同族。二人之间的来往,不过是叙叙旧,论论交情而已,根本没有牵扯到军国机密。
其中,郭嘉更是央求逢纪,万不可因为他和郭图同乡同族,就诬告他通敌。他实在是河北邺城的忠臣、良臣。
最后,曹操更是拿出了大量金钱,送给了逢纪,以此作为赎出郭图的补偿。
逢纪已经被袁绍关了起来,他的家人正想尽办法,誓要助他脱困。
如今得了这封信,以及随信而来的金银,当真如同救命稻草一般。
逢家二话不说,直接拿着书信,找袁绍告状去了。
“主公,郭图与郭嘉必然有所勾结。不然,曹贼怎么会为了救他,拿出这么多钱来?而且,您别忘了,郭嘉和郭图,既是同乡又是同族!”
袁绍盯着书信,表面上无动于衷,甚至还云淡风轻的笑了起来。
“此曹贼所用的离间计,你们万不可互相倾轧,袁绍心中自有决断。”
然而一扭头,他直接命人去郭图家里,仔细查抄,看看到底有无书信来往。
书信没找到,却找出许许多多数不尽的金银。
其实,那些金银,大多都是郭图贪污而来的。可逢纪为了脱身,一口咬定是曹操送的。如此,郭图更加洗不清了。
郭图之后,曹操又背着荀彧,以他的名义,给荀堪写了好几封信。
荀堪是荀彧的兄弟,更是袁绍帐下的首席谋士。
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受到袁绍的注意。
书信刚刚送到荀府,立马就有人到袁绍处告密去了。
比起郭图来,袁绍对荀堪的疑心更重。
他可是荀彧的亲兄弟,若说朝堂之中谁最有可能通敌,荀堪首当其冲。
但碍于荀堪的身份,袁绍没法当面指摘,便悄悄的架空了他的权利,把逢纪等人给提拔了上来。
袁绍帐下,审配专而无谋,好权利却没有谋略;逢纪果而自用,独断专行且刚愎自用。
二人主持大局,每天都争斗不休。
再加上袁绍优柔寡断、外松内紧,对于朝堂重臣监视的极其严格。
因此,很快,河北邺城便乌烟瘴气,人人自危。
在这种状况下,他们自然无力攻取冀州,只能暂且退兵搁置了。
得知袁绍退兵的消息,曹操大喜过望。
幸亏当初信了程阳的离间之计,才能限制住袁绍,而让许都有机可乘。
得一猛将,抵得过十万精兵;得一良谋,却比得上千军万马!
曹操拿着河北哨探传回的书信,心中感慨万千,“当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臭小子人在许都,却把河北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倘若,他能率军出征,那冀州青州两大地盘,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不过……
这小子整天躺平躺平,宁愿在家里卧着,也不愿出去打仗。
想让他率军攻取冀州,简直比登天还难。
随后几天,曹操有事没事就往主簿院走去。
他想尽办法,试探程阳有没有随军出征的意思。
哪怕不去打仗,只是坐镇中军,给前线出出主意都行。
可程阳压根就不愿意。
他给出的理由是,司空府内事务繁多,忙不过来,自己又才疏学浅,随军出征这事,还是交给夏侯惇夏侯渊,以及郭嘉他们吧。
弄到最后,曹操落了个灰头土脸,只得安慰一番,扭头回去了。
不过,他仍是不肯罢休。
青州、冀州,对于自己来说意义重大。
如果不能趁着袁绍退兵,把这两座地盘拿下,那么当袁绍缓过劲,就没许都什么事了。
想了想,曹操就把荀彧、郭嘉等人叫到书房内,细细的商议起来。
“因为河北一事,校场演武大会耽误了。曹某决定,另外再选个日子,重新举行。”
“凡参与演武大会的将士,可破格提拔,另外编成一支新军,讨伐青州冀州。”
郭嘉一听,立马就明白曹操的意思了。
“主公,您这像是逼程阳那小子从军啊?”
曹操呵呵一笑,“知我者,军师也。这小子整天懒懒散散的,曹某实在看不惯。因此,就得逼一逼。他不是要参加演武大会吗?那好,只要参与演武大会的,就是讨伐青州冀州的新军,曹某倒要看,他这次怎么开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