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65章 你小子是故意的吧?

第65章 你小子是故意的吧?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盯着血溅当场的鼓吏,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几秒钟后,演武场里里外外,突然爆发出阵阵笑声。
“这是百步穿杨?这特么射的是鼓吏!”
“此子看都不看,一箭封喉,何止是百步穿杨,简直是天外飞箭!”
“我特么要笑死了,骑射比试,一箭射中敲鼓的。哈哈,我不行了……”
将士们有的鼓掌喝倒彩,有的吹起了口哨,校场内外,顿时乱成一团。
曹操瞪大了眼睛,盯着程阳,嘴巴都歪了。
这,这是什么操作?
曹某让他射箭,没让他射鼓吏啊!
一百步开外,一箭把人给射倒了,他不会是故意的吧?
然而紧接着,程阳的心声便传了过来。
【淦!我瞄准的是靶子啊,怎么箭射出去,变成活人了?】
【这下子丢人丢大发了……】
曹操欲哭无泪。
本以为你小子是故意做给曹某看的,谁知道,你是真的菜啊!
你这瞄准的箭靶,射中了活人,这差的也太远了……
想着想着,曹操忍不住乐了。
“程阳这小子,真是个活宝啊!”
程昱尴尬的要死,他提前还特意叮嘱过程阳,让他好好表现,可结果……
结果,这小子就是如此表现的?
丫的,老程家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靶场边上,曹昂难以置信的看了看程阳,又转身看了看那名躺在地上,正被紧急救治的鼓吏,随后,二话不说,扭头走了。
打今以后,他再也没提过和程阳比试骑射……
过了约半刻钟,鼓吏被人抬了下去。
程阳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他也帮不上什么忙,灰溜溜的就往外走。
丢人丢到家了……
等校场处理完意外状况后,骑射比赛继续进行。
程阳鼓足勇气,牵着马就往靶场走去。
【反正,丢人丢大发了,无所谓了。】
【接下来,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说不定,还能捞回点面子。】
走没几步,程阳正要上马,于禁突然瞪着他质问道:“小子,你还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程阳乖巧的道:“比试骑射啊!这不还没结束吗?”
于禁脸色黢黑,冷声哼道:“武场规矩,骑射比试,凡是三不沾的,便失去了参赛资格。你小子,还有脸来?”
程阳小声答道:“我这又不是三不沾,刚刚,我不射死了一个人吗?”
于禁嗤的一声,笑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你特么还不如三不沾呢,想我于禁,主持武场大校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射中自己人的,还特么是个鼓吏。滚滚滚,赶紧给我滚蛋!”
事实摆在面前,程阳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但就这么走了,那自己一辈子也洗不清了。
“于将军,你就让我再试一次吧?说不定,这次我能射准呢?”
“滚,你赶紧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给个面子撒……”
“不滚?来人,把这狗东西给我轰出去!”
话音一落,许褚、张飞,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架着程阳的胳膊就往外走。
那张飞嘴里还不停的嚷道:“兄弟,走走走,赶紧走!咱校场的鼓吏可不多,你这一箭一个,谁特么受得了?”
许褚也跟着附和道:“对啊,兄弟,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故意尼玛啊故意,我要真是故意的,先把曹昂射死,再拉你俩垫背。】
【就是不知道阿瞒怎么看我,不过,我箭法如此拙劣,都射中自己人了,想必,他不会逼着我随军出征了吧……】
几人拉拉扯扯,总算把程阳送回了家。
程府中,邹夫人正在准备晚上的庆功宴,清河公主在一旁凑热闹。
一看程阳回来了,二人都感到有些奇怪。
邹夫人问道:“公子,不是说武场大校晚间才能结束?怎么中午不到就散场了?”
程阳硬着头皮答道:“没散场,只是,我提前回来了。”
邹夫人更奇怪了。
清河嘻嘻笑道:“你不会被人给赶出来吧?”
【淦!】
【这丫头,不会看出来了吧?】
一句话,说的程阳顿时心虚起来。
好在邹夫人善解人意,拉着程阳的手道:“回来也好,我们准备晚上给你庆功的酒宴,就可以提前吃了。公子,来,尝尝奴家的手艺。”
程阳看了看她笑靥如花的脸颊,看了看她风情万种的腰肢,心里忍不住砰砰乱跳。
【要不说,古代的君王怎么动不动就不早朝了呢,这搁谁谁扛得住啊?】
【只是看着,都快醉了。那若是纵马狂奔,还不得死过去?】
“公子,这是奴家做的清蒸鱼。”
“公子,这是奴家做的炸排骨。”
……
三人在小院中,一边闲话聊天,一边喝着小酒,过的好不快活。
期间,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邹夫人的手指,总是不自觉的碰到程阳的手背。
有几次,她还摸着程阳的手背停留了几秒。
【莫非,她在暗示什么?】
【该不会,想吃了我吧?】
就在此时,清河公主突然说道:“程哥,过几天,你是不是要随军出征了?”
程阳急忙摇了摇头,“不去,我肯定不去。”
清河公主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呀?听说,这次参与演武大校的人,不少都会被编入新军,准备征讨青州、冀州。我父亲那么看好你,你不随军吗?”
【随军?我特么一箭射中鼓吏,几万人全都瞧见了,阿瞒会好意思让我参军?】
【说起来,因祸得福啊!】
正这么嘀咕着,院外一人突然清了清嗓子。
“咳咳……”
程阳正笑嘻嘻的吃肉喝酒呢,回头一看,卧槽,阿瞒来了。
“主公,您,您怎么来了?”
曹操身后,跟着郭嘉、程昱,“曹某见你中途立场,特意过来看看,那名鼓吏,并无生命之忧。”
【还好还好,没死就好,不然,我的罪过就大了。】
【嘿,阿瞒,我连箭都不会射,这下子,不用随军出征了吧。老子可以苟在家里,继续躺平了吧?】
一听到这几句话,曹操顿时烦躁起来。
苟苟苟,苟尼玛啊!
整天想着躺平摸鱼,有点出息没有?
你这臭小子才是真正的苟货!
“小程呀,出征一事你就不用去了,毕竟,让你掌军,曹某也丢不起这个人。”
“不过,你也不能闲着。接下来的一个月,你每天就好好的接受训练。骑射,武艺,都得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