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73章 这小子,似乎是个深藏不露的……

第73章 这小子,似乎是个深藏不露的……


  商量好了细节之后,荀攸便带着蒋干往河北方向去了。
一出了许都,蒋干的脸色立马耷拉下来,既有些郁闷,又十分无奈。
可他又不得不卖力的为曹操效命,除非他不想在许都混了。
如今的许都是天下之都,是大汉朝的国都。
他好不容易才在许都混出些名堂,又怎么舍得这花花世界。
再说了,哪怕自己想走,可一家子老小都跟着搬了过来,能往哪里去?
然而,最让他感到可气的,还是那个名叫程阳的主簿小子。
蒋干重叹一声,认命的笑道:“丞相帐下,真是人才辈出啊,蒋某以前确实有些轻视天下英杰了。”
荀攸以为他在夸自己,忙笑呵呵的抬手道:“哪里哪里,蒋先生过誉了,荀某不过尽人事知天命而已,蒋先生才是天下英杰。”
话音未落,蒋干已经皱起了眉头,“荀大人也还不错,但蒋某说的,是你们的主簿大人。那小子不是一般人,我现在一想起来,都觉得此人十分厉害。”
嘶——
连只与程阳见过一面的蒋干,都觉得他非同凡响,看来,这小子确实深深不可测。
“其实,荀某最近也觉得,程家老三有许多可疑之处。他这个人,金句频出,有句句都说在了点子上,显然,他是在一旁暗中提示。就连对付袁绍的这些计策,都是他的主意。”
“哦?”
蒋干吃了一惊,“那,之前你们与公孙瓒结盟,也是这小子的计谋?”
荀攸想了想,摇头道:“不是,是主公提出来的。但据我所知,主公应该也是听取了别人的意见,很有可能,就是程阳暗示的。”
这下子,蒋干真的有些很震惊了。
他隐约察觉到,很有可能,曹操对河北的整体方阵,都是在这个小子的规划下,有条不紊的推进的。
计谋毒是毒了点,但很管用,大有当初秦王合纵连横的妙处。
“难怪,难怪他不过十几岁,突然成为了丞相的女婿,又做了司空府的主簿,而且,还能参与军政,还能献计献策,看来,还是丞相有识人之能。”
二人到了河北邺城,先在驿馆中住下,荀攸便按照程阳的建议,先给袁绍的谋士沮授写了一封信。
信中所说,有人在许都散布谣言,指名董卓入京是袁绍叔侄出的主意。如今天子遭逢大难,正要找人问罪,所以特意派使者前来一查究竟。
沮授一看到信,当时就吓了一个哆嗦。
无论是真是假,只要这等传言散布出去,那对于袁绍来说,几乎等同于钉在了耻辱柱上。
从此之后,河北就成为了天下公敌,袁绍再也没有可能称雄天下。
沮授二话不说,直接带着信去了袁府。
主仆两个一商量,就兴师动众的来到驿馆,专门迎接荀攸,给天下人做个样子,以此表明,他们心里是忠于汉室的。
随后,一切都顺理成章。
蒋干凭借着自己的辩才,压住了邺城八大谋士的诘难,随后,荀攸又让人放出消息,袁绍引董卓入京一事,是公孙瓒揭发的……
袁绍得知此事,勃然大怒,将手下的谋士约集过来,指着冀州方向骂道:“公孙老贼,居然敢污蔑我,袁某早晚有一天,必当手刃此贼,以证清白。”
沮授直接进言道:“主公,不如,我们就以此为借口,向冀州再次发起总攻。如今的公孙瓒,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白马将军了。他在冀州成立建了一座土城,整天在里面吃喝享乐,早就已经该死了。”
袁绍想了想,答道:“用兵也行,就是不知道许都那边怎么答复?”
沮授道:“许都天子,怀疑我们请董卓入京,依然有大大的不满。倘若我们不能自证清白,那岂不是坐实了?”
“对啊,主公,我们大可以列举公孙瓒的十大罪状,向许都发出请示,准许我们攻打冀州,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袁绍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办吧。”
第二天,袁绍就给天子写了一封请愿书。除了表明自己是清白的之外,还多次言明,邺城即刻就要对冀州动兵,以此逃回一个公道。
曹操正在府中举行家宴,荀彧、郭嘉、程昱、曹仁、夏侯渊……
一众文武群臣都在。
当然,曹府摆宴,自然少不了程阳。
只不过,他不喜欢热闹,而是和清河公主、邹夫人、曹彰、曹冲几个,在后院举行小宴。
曹操也明白,这对小儿女,如今正处在热恋之中,自然是整天如胶似漆的,一有机会,就躲着外人胡闹起来。
看着自己的女儿把这小子拿捏的死死的,曹操心里也乐得清闲。
他打开书信,只看了一眼,就激动的难以言表。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说实在的,他巴不得袁绍和公孙瓒立马打起来,打个两败俱伤,好让自己捡现成。
如今,这一天终于要到了。
“郭嘉、荀彧,你们看,袁绍马上就要对公孙瓒用兵。”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进取青州。”
“只是不知道,袁绍那边,主公要如何回复?”
“这……”
曹操眉头一皱。
该如何回复呢?
是像原来一样,训斥袁绍一顿,指责他的几番罪行?
可就怕会打草惊蛇,毕竟,袁绍家里四世三公,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骂的狠了,他怕会心里不忿,转过头来针对许都。
那夸他两句?但这么做的话,又显得太假了,毕竟与前面的口吻不一致,他现在还有引董卓入京的嫌疑。
琢磨着琢磨着,曹操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
他扭头看了看,不见程阳这小子,就问道:“许褚,去请小程先生过来。”
许褚一抱拳,“是,主公,我也挺想与程兄弟喝上几杯。”
他快步来到后院,一进门就扯开了嗓子吼道:“程兄弟,快出来,出来喝上几杯。”
程阳正与清河公主、邹夫人,三个一起做着快乐的小游戏。
一听到外面有人喊,他立马变了脸色。
“尼玛,烦不烦?给我一点私人空间行不行?一天天的,动不动就请我过去,我是你爹是你娘?”
许褚憨憨笑道:“不是,主公让我过来的,请你过去一叙。”
程阳苦着脸,收拾收拾,嘴里嘟囔着,“主公逼事真多,走走走。”
到了大厅之中,程阳仍是一脸幽怨,“主公,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曹操微微笑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问问你,袁绍那边来信了,说,即刻就会对公孙瓒动兵,我们要如何回复?”
程阳正在气头上,也忘了苟了,直接反问道:“那主公你是想让他们彻底打个你死我活呢?还是就想让他们随便闹一闹?”
“当然是打个你死我活!”
曹操眼睛一瞪,“打的越狠越好,打的越厉害越好,如果他们能打个两败俱伤,那对许都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
程阳一点头,“嗯,既然,主公想让他们彻底闹翻,那你就下诏啊!天子就在你手里,你以天子之名,把河北四州全部封给袁绍,让他做河北四州的总督不就行了?”
“河北四州的总督,以前是公孙瓒,现在你封给袁绍,那袁绍还不得拼了老命的去打公孙瓒?你不让他打,他还得跟你急,骂你是曹贼,见不得他的好!”
说完之后,程阳头也不回,转身就走,找清河公主、邹夫人继续自己的小游戏去了。
宴会厅内,众人目瞪口呆,都在仔细的回味着程阳的那几句话。
过了几秒种后,曹操这才一拍桌案,激动的叫了一声。
“绝!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