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76章 程兄弟,你们治好大军的病根?

第76章 程兄弟,你们治好大军的病根?


  程昱一直住在矿上,程武坐镇医院工地,程延呢,在铸造厂、水泥厂等地来回奔波,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
可以说,程府上上下下,除了几名家眷女流之外,程阳是唯一留下来的主子。
本来是两女一男的快乐好时光,今晚,怎么说也得高高兴兴的吃两把鸡。
结果,就因为许褚来了,一切都变的索然无味。
大半夜的,程阳躺在床上干瞪眼,死活睡不着觉。
许褚在他旁边,呼噜打的震天响。
至于清河公主与邹夫人两个,只好委屈一下,到她们自己的别院里歇息去了。
一切都那么别扭,甚至就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烦躁的味道。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程阳二话不说,直接跑到司空府,见了曹操就是一顿诉苦。
“主公,你到底几个意思?我在家里好好的,为何要让许褚住进去给我添乱?”
曹操微微一笑,十分宠溺的道:“小程呀,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不知道,有人要对你不利。老程最近一段时间不在家,你家连个人都没有,万一有高手半夜闯了进去,找你麻烦,那怎么办?”
【尼玛,我不是人?骂谁呢?】
【还有,有人要对我不利?谁特么这么不长眼?】
【老子这么低调的一个人,找我麻烦做什么?简直闲的蛋疼!你们要找麻烦,去找阿瞒啊!】
果然,真是我的狗女婿啊!
曹某第一时间想着保护你的周全,你小子倒好,第一时间想让人找我麻烦。
你可真狗!
“许褚就暂且这么安置了,他住在你家又不打扰你,不过一碗饭的问题,这你也要省?”
“不打扰我?”
程阳气呼呼的,“主公,从昨晚他进了程府,我尿尿他跟着,我洗澡他跟着,就连睡觉,他都和我一个被窝。我快要恶心死了!你能不能让他和我保持点距离?”
曹操一听,顿时乐了。
这憨货,让他与小程形影不离,他还真粘着不放啊。
那程府再怎么说,也有侍卫,有护院,你多加主意就行了,犯得着绑在一起?
“行吧,一会儿我劝劝他。对了小程,来来来,有件事我问你一问。”
程阳顿感诧异,“什么事?”
曹操压低嗓音,小声询问道:“现在,我们能对青州动兵了吗?”
程阳挠了挠头,陪着笑道:“主公,动不动兵,有你和军师把握,问我做什么?我不过是一名主簿,什么都不懂啊。”
装,继续装。
装尼玛啊!
本以为你小子好点了,肯为曹某出谋划策,谁曾想,还是这副德行。
曹操被他气得不行,可他又没招,只得再次诱导起来,“那你觉得,现在这个时机合适吗?”
【合适不合适,不得看袁绍的态度?】
【他若和公孙瓒打了起来,那许都就可以奇兵突袭,快速攻取青州。】
【他若不动手,而我们先发难了,不就是打草惊蛇了?】
听到程阳的心声,曹操默默的点了点头。
英雄所见略同,果然和曹某想的一模一样。
袁绍那边,已经有了动静,怕是正在调兵遣将,如此一来,许都也要准备出发了。
只是,董承这老贼……
算了,还是当以大局为重,关键时刻,尽量不要惹出事端,以免耽误了讨伐大业。
等拿到了青州、冀州,在与你们一发算总账!
“曹某决定,三日后,骑兵出动,悄悄赶往兖州、青州边界。只要袁绍和公孙瓒打起来的消息一传出,就命夏侯渊他们发起总攻。小程,你别忘了,粮草后勤等重任,都是由你负责的。这可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不要给我丢脸。”
【建功立业,呵呵哒!】
【我连主簿都不想当,建什么功立什么业?】
心里这么想,可程阳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至于粮草等物,以往时候,都是由荀彧负责的。
这一次,虽说让程阳主持,但基本的工作也已经做好,根本就不用太操心。
其实,就是曹操想要给程阳一个表现的机会,所以把荀彧的功劳全都推到了他的头上。
只是,虽说荀彧并没有什么意见,可他的手下们却大多心有不服。
不少人都在私底下悄悄议论,说曹操为了让他的女婿出头,抢了荀彧的功劳。
传言越来越多,最终传到了程阳的耳朵里。
他微微皱眉,有些无奈的对许褚诉苦道:“本来,我就没想过什么建功立业,可不曾想,因为这事还挨了一顿骂。”
许褚笑道:“骂就骂呗,反正,又骂不死人。不过兄弟,我得劝你一句,夏侯渊郭军师他们已经出发了,粮草补给你可得上心,万一出了岔子,罪责不轻啊。”
程阳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就带着许褚、曹彰,去仓库里看了看。
许都屯粮,约有近百万石,说不上多,但足够用了。眼下的曹营,还没有进行大扩张,没到粮食不够吃、器械不够用的地步。
只是,粮食的种类嘛,实在太过单一。
三军将士每天吃的,基本上都是粟米、面饼、窝窝,菜类几乎没有,肉类更是罕见。
唯有上阵厮杀,或者立了功绩的将士,才能有酒有肉。
程阳只看了一眼,就连连摇头,“不行,绝对不行。营养跟不上,微量元素也不均衡,一直这么吃下去,三军将士早晚得垮。”
许褚听的一脸懵,“什么不行?兄弟,你说什么胡话呢?咱们这是好粮,精挑细选出来的上等粮食。”
程阳叹道:“粮食是不错,但过于单一。如果不能补充维生素、钙质等微量元素,将士们就会引发许都疾病,而且抵抗力、免疫系统也会下降。”
“老许,我问你,军中是不是有这么一类人,一旦受了伤,或者得了病,极难痊愈,很有可能会病死。哪怕治好了,也会落下病根。”
“还有,是不是有不少人都得了夜盲症,晚上根本就看不见东西?”
维生素、矿物质这些到底是什么,许褚不知道。
抵抗力、免疫系统等说法,许褚也根本就不明白。
但他清楚的是,程阳说的一点都没错。
军营之中,很多人都有暗疾。
有些腿脚不灵便,有些耳目不灵便,有些只要得了病受了伤,哪怕是个小小的伤寒,基本上就没有治好的希望。
哪怕他身子再怎么强壮,有可能一场病下来,整个人就废了。
最让许褚感到惊骇的是,程阳提到了夜盲症,晚上看不清东西。
这不很正常吗?
大军之中,几乎有一半的士兵都有夜盲症,一到了晚上,他们全都看不清东西。
以前,许褚还以为这是天生的,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这样。
直到今天,通过程阳一番话,他方才明白,这是因为身体里缺少了东西。
如果,将士们的夜盲症能够治好的话,那么,对于曹营来说,它的意义必然十分重大!
许褚略显激动,小心问道:“兄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有办法?”
程阳点了点头,“有,而且不难。”
话音刚落,许褚直接抱起程阳,满脸兴奋的就往司空府跑去。
一边跑,他还一边大笑着喊道:
“有救了,咱曹营的病根有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