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91章 我没事,只是断了条胳膊

第91章 我没事,只是断了条胳膊


  得到曹操的指示后,渐渐的,荀彧和袁买、甄逸走的十分亲近。
这下子,满朝一众文武,都感到十分奇怪。
怎么?自打罢兵言和之后,许都的风气瞬间变了?
现在,开始与袁绍交好了?
没道理啊,曹操与袁绍之间,早晚必有一场大战,怎么荀彧连敌我阵营都分不清了?
一连几天,不少人都偷偷到司空府里告状,有些甚至直言,说荀彧最近的表现很不平常,隐约间暗示曹操,说荀彧似乎有通敌之嫌。
每当这个时候,曹操总是故作高深的微笑不语。
许褚、张飞思来想去,觉得里面必有古怪,就找个借口来到程阳的小院,一见面就问道:“兄弟,荀彧好像要通敌叛国呀?”
尼玛……
程阳当时就乐了,“你俩可真能扯淡,荀彧好端端的,怎么会通敌?”
许褚嚷道:“那他怎么和袁买走的这么近?还有甄逸。兄弟,你没见,荀彧见了袁买,就跟见了他爹似的,高兴着呢!”
张飞也跟着补充道:“不仅高兴,而且特别兴奋,又是送酒又是送礼的,舔着脸的去巴结。这何止是见了他亲爹,简直就像是见了他亲祖宗。”
程阳一边笑的合不拢嘴,一边拉着他俩的手往里走,“来来来,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二人愣了愣,都有些诧异,“什么人?兄弟,你屋里有客人?”
程阳点了点头,将二人带到门外,指着屋内说道:“荀大人,许褚和张飞来了。”
荀彧一脸黑线,刚才那番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两个憨货,你们说谁是我亲爹?”
呃……
许褚、张飞顿时呆住了。
沃日,荀彧怎么在这里?
听他的语气,显然听到我二人骂他了。
他会不会怀恨在心,从此以后给我俩穿小鞋?
亲娘啊,影响仕途啊……
顿了顿,许褚一咬牙,指着荀彧怒道:“骂的就是你,荀大人,你说,你为何对那姓袁的小杂种如此亲近?又是送酒又是送礼,还经常请他宴饮吃饭,你说,他不是你亲爹是什么?”
荀彧脸色铁青,一直不停的对许褚挤眼睛,暗示他不可胡言乱语。
奈何许褚性子太直,又是一根筋,明知道荀彧对自己使眼色,仍是不予理睬。
“别特么给我挤眉弄眼的,荀大人,你老实交代,袁买那小杂种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程阳见许褚越说越怒,急忙咳嗽两声,“咳咳,老许,过了,过了啊!我这有客人呢!”
许褚哼了一声,见在场的出了荀彧之外,还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一个灰白胡子的老头,于是瞄了一眼,不冷不热的问道:“敢问,这位公子是?”
年轻人脸色尴尬,吞吞吐吐的道:“在下袁买,是,是河北四公子。”
嗯?
袁买?
“是你,你个小杂……”
噗的一声,程阳急忙捂住了许褚的嘴巴。
这憨货,明知对方是客人,还出口不逊,骂他是小杂种。
你若真想骂,躲起来偷偷的爱怎么骂都行。
可你在这种场合胡闹,万一传了出去,丢不丢人?
就算传不出去,那在袁买小小的心灵里,得留下多重的创伤。
荀彧再也按捺不住,抬起一脚,猛的踹向许褚胸口。
“你这无法无天的狗贼,平日里惯着你了,竟然敢当着河北使臣的面,如此猖狂!”
他本想一脚踢醒许褚,谁知许褚脑子转的虽然慢,可手上功夫确实一等一的。
只随意一拨,荀彧顿时仰面朝天,摔了个七荤八素。
现场状况,一度陷入到十分尴尬的地步。
幸好这个时候,曹操及时赶到,一声怒喝,才算制住了许褚。
“放肆!”
许褚吓了一跳,随即便回过头来,冲着曹操叫道:“主公,你来的正好,荀大人好端端的,刚刚要踢我,程兄弟就是证人。”
【我证尼玛呀我证,你那一拨,差点没把荀彧拨死过去,你还恶人先告状了?】
【人家荀彧是在用计,反间计、离间计,是为了以后对付袁绍做好准备。你可好,臭骂了他一顿不说,还骂袁买是小杂种。】
【倘若袁买受了惊吓,从此之后,与荀彧等人拉开了距离,那不仅前功尽弃不说,而且,想再次挑拨袁氏兄弟之间的仇隙,已经有些难了。】
【老许啊老许,你闯了祸了!】
通过程阳的心声,曹操明白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他也是苦恼的很,谋臣用计,武将拆台,这对方还没上钩呢,自己人先把自己人给骂了一顿。
这特么都什么事啊?
“荀卿,身体无恙否?”
荀彧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生无可恋的道:“暂时死不了,就是刚才压住了胳膊,现在觉得有点疼。”
张飞见状,急忙过来打起了圆场,“荀大人,我来帮你看看。”
张飞身为一员猛将,经常随军出征,对于跌打损伤一类的症状很有经验。
他随意的捏了捏荀彧的胳膊。
顿时,荀彧一嗓子嚎了出来,“痛,痛!”
张飞挠了挠头,呵呵笑道:“没事,只是骨头断了,不算什么大事。”
【我尼玛,服!】
【不愧是猛人,只要头不掉,都不是大事。】
荀彧吓得面如土色,“快,快特么给我治治啊?卧槽,我胳膊断了!”
那边许褚坚决不信,外加十分的不忿,“你是什么东西做的,这么一拨,胳膊就断了?假的吧?”
这边袁买、甄逸一脸的震惊,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许都的风土人情,都这么刚烈的吗?今天,我们才算见识到了……”
曹操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便对着许褚破口大骂,“混账东西,下手没轻没重的,你怎么不把他给打死呢?”
这个乱啊,程阳当真是忍不了了,有气无力的道:“赶紧送荀彧去医院,许都医院不是建好了吗?送他去呀!”
谁知,许褚还有些不服气,扯着嗓子叫道:“许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打断了他的狗腿,我来给他治!”
荀彧一听,当时就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冲着许褚又是一脚,“我可去尼玛的,赶紧送老子去医院!”
许褚耷拉着脸,背起荀彧,在张飞、程阳的陪同下,快速的向医院跑去。
转眼间,客厅里只剩下了曹操、袁买,以及甄逸。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都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过了片刻,还是甄逸开口笑道:“许都风情,率真豪爽,令人叹服。丞相,许褚许将军,当真是赤子之心,还望你不要介意。”
曹操笑着摆了摆手:曹某倒是无所谓,习惯了。只是,他刚才骂袁买是小杂种,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