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98章 祖坟冒青烟?不,是祖坟着了!

第98章 祖坟冒青烟?不,是祖坟着了!


  离开程府之后,王氏兄弟马不停蹄的就去了许都医院。
他们要找华佗,进行医师资格认证。
然而,刚到医院门口,他们瞬间惊呆了。
天,不过是看病治病的地方,怎么能建造的这么巨大?这么宏伟?
这哪里是医院,这简直是座城池!
“哥,咱们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王斌十分狐疑的问道。
王赈心里也发虚,强自镇定一番,指着门口几个大字道:“没错,你看,这不写着吗,许都人民医院。”
以往,四处受人吹捧的大医师、大药商,如今,突然变成了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走在壮观、光鲜的医院里,整个人都有些发憷。
直到见了华佗,兄弟俩才算遇到了熟人,心里勉勉强强放松了一些。
“华前辈,怎么,怎么许都医院这么大?”
华佗摆了摆手,呵呵笑道:“大吗?还行吧。两位,你们是来参加医师资格认证的吧?来,跟我来填个表。”
王氏兄弟成名已久,靠的自然不全是祖上的荫庇,他们是有真本事的。
况且,华佗对他们知根知底,因此,考核也好、认证也罢,其实不过是走走流程。
简简单单的讨论了几个高端的医术问题后,华佗毫不迟疑的在表格上盖了章。
随后,他对兄弟俩笑道:“本来,若是其他人过来申请最高等级的医师认证,没个一年半载的考核期,绝对下不来。你们不同,你们在医学上的底子厚、造诣深,咱也用不着耽误时间。拿着这个表,去主簿院盖个章就行了。”
兄弟俩一听,顿时满脸喜色。
王赈反问道:“华前辈,这么简单?不用审查什么的吗?”
华佗哈哈笑道:“审查什么?你们的底细,主簿院早就打听清楚了,要不然,程昱程大人会带着礼物去请你们出山?”
一提到这茬,兄弟俩都有些不自然。
王赈闷闷的嗯了一声,并未说话。王斌也低下了头,长吁短叹起来。
可华佗并不知情,他一直在忙医院的事,对于外界的传言,极少过问。
甚至,他还以为,王氏兄弟必然已经答应了程昱的请求,愿意到医院里坐堂治病。
“等认证了最高等级的医师资格,你俩就与华某平起平坐了,在许都医院里面,怎么说也是首席医师。咱这里的待遇不错,不仅有绩效提成、有员工福利,而且,晋升制度也十分透明合理。”
华佗越说越兴奋,拿起一个小本本,递到王赈手中,“你们看,这份《员工手册》中就写的很清楚,咱医院每当逢年过节,都会发礼物,每个月还有团建活动。除此之外,假期更是数不胜数。”
“年假、月假、产假、病假,这些都是带薪假,华某敢说,天底下没有比咱医院更有人味儿的了……”
华佗还要继续往下说,谁知,王赈却直接站了起来,“华前辈,恕晚辈无礼,我兄弟俩自己开的有医馆,而且,还要负责家族里的草药生意,所以,对前辈说的这些并不感兴趣。”
华佗大为震惊,“你们?这不可惜吗?真的,你们听我一句劝,在医院呆着,绝对比你们单干要强,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王赈冷哼一声,不以为然。
过了这村没这店?谁稀罕!
与其寄人篱下,给别人打工,哪有自己当老板来的爽快?
我自己开的有医馆,犯不着去趟你们这滩浑水?
再说了,哪怕不开医馆,我王家也有大批大批的草药生意,用不着在医院里看别人的脸色?
王赈淡淡一笑,对华佗随意的抬了抬手,“时候也不早了,华前辈,我来还有事,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罢,他拉着王斌,头也不回的离了医院。
华佗急忙起身去追,一边追还一边喊道:“王赈,你回来,我真是为了你好。不仅为了你好,更是为了你们高平王氏考虑!”
谁知,王赈压根就不搭理,全当没听见。
等出了医院,兄弟俩这才放慢了脚步。
王赈还特意回头,对着医院吐了口口水,“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神医华佗,居然也成了官府的家奴。让我到医院里坐堂出诊?做梦!”
王斌虽然没说什么,但对于他兄长的做法,大体上还是赞同的。
俗话说,宁为鸡头,不为牛后。许都医院再好,那也是别人家的。王氏医馆再差,那也是自己家的。
况且,一旦拿到医师资格证书,拿到草药标准认证,他们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钱财流进来,还在乎那点员工福利?还在乎那点假期?
自己当老板,天天都是假期!
王斌拿起手中的《员工手册》,不屑的甩了甩,一边轻笑一边念道:“许都人民医院?呵,名头倒不错。产假?病假?虚头巴脑的,骗谁呢!”
“还有,兄弟你看,这里面说,首席医师的基本年薪是五十万。嗯?五十,万?五十万……”
卧槽,五十万?
一听到这个数字,兄弟俩全都吓了一个哆嗦。
如今许都的行情,医院学徒是没薪酬拿的,能坐堂的新手,一个月也就一两百钱,一年下来,不过一两千。
行医多年的老手,稍微贵些,一年大概也就是两三万。
再往上,就是名头响亮的名医了,一年下来,大概能有个十来万。
可许都医院,单是首席医师的基本年薪,就高达五十万。
就这,还不算绩效提成,不算福利待遇。
倘若全部加起来,不得百万起步?
反观自己家的医馆,一年的入账,不过百万上下。
除掉学徒们的薪酬、伙食等各项花费,到手的最多几十万。
这差了不是一丁半点。
“妈的,程阳这小子,真舍得下血本啊!首席医师,居然给开了这么多钱。”
王斌见他兄长脸色灰黑,似乎有些忿忿不平,就温言相劝道:“大哥,你都拒绝人家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咱俩加上草药生意的分成,一人一年也能拿个百十来万,不比他们差。”
“嗯,有道理!”王赈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接着往下看去。
“许都医院的医师编制,纳入司空府官秩品阶。院长,官居三品,等同于太医令,掌医药规划、行业标准;首席医师,官居四品,等同于太医丞、太药丞,掌医学教育、专业培训,治病救人、草药革新。”
“太医令?太医丞?”
王赈盯着那本小小的《员工手册》,久久不能平静。
“是不是说,只要进了医院,做了首席医师,咱就是四品官了?如果能成为院长,那就是三品大员?”
王斌急忙拿过小册子,仔仔细细的着重看了一遍,忽然抬起头,答道:“没错!这上面不是说了,医师编制,纳入司空府官秩品阶。司空府就是相府,纳入相府,不就是朝廷的人了?”
王赈心中惶惶,盯着他兄弟,喃喃说道:“刚才,华佗好像请咱们做首席医师来着,那我们不就是四品大官了?”
王斌瞥了他一眼,“大哥,你刚才不是拒绝了吗?而且,态度强硬,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卧槽?
卧槽啊!
好好的一个四品大官,就这么飞了?
王赈抬起手,抓住王斌的胳膊。
“四品大官啊,兄弟!天上白白掉下个四品大官,砸在了咱们兄弟头上,这是祖上冒青烟了。”
王斌有气无力的道:“何止是祖上冒青烟,简直是祖坟着了,熊熊大火,能把人魂都烧没了那种。不过,被大哥你一泡尿,全给浇灭了。”
王赈懊恼不已,朝自己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巴掌。
随后,他二话不说,拉着王斌就往程府跑去。
“走,咱去找程阳程主簿。四品大官啊,可不能就这么没了,我特么求也得求过来。”
王斌一边跟着他跑,一边问道:“大哥,你都拒绝人家几回了,他还会给你这个机会?万一,程主簿不同意呢?”
“不同意?”
王赈气喘吁吁的,想了许久,一咬牙,横着脸道:“我给他磕头,给他作揖,他不同意,我当场死在他家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