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99章 道歉有用?

第99章 道歉有用?


  再次来到程府,王氏兄弟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果然,话不能说的太满,事不能做的太绝。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死皮赖脸的,过来求程阳。
只为了能在医院里讨个差事。
此时已在中午,曹操却没有要走的意思,程阳只好从自己的小仓库里,取出窖藏的美酒、蜜制的果子,请他们尝一尝。
顺便,再弄几个小菜,招待一番。
王氏兄弟过来时,几人正在客厅里喝酒,一听说他们俩又来了,曹操顿时奇道:“这次又为了什么?有完没完?”
程阳道:“多半是来哭诉的,求我们让他俩在医院里坐堂的。”
曹操还没开口,程昱一脸不信的道:“竟会如此?他们兄弟可高傲着呢,会哭着鼻子来求咱们?”
甄逸也道:“程主簿年轻有为,老朽本不怀疑。但,主簿大人说,他们会哭着过来求你,这一点老朽不敢认同。”
程阳呵呵笑道:“既然如此,就让他俩进来吧,你们一看便知。”
话音刚落,王氏兄弟已经一路小跑着走了进来。
兄弟俩连客厅都不敢进,站在院子里,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之后便扑通扑通,全都跪在地上。
“主簿大人,小人,小人想在许都医院里坐堂,请你给个方便。”
嗯?
嘶——
客厅里嘶哈有声,都有些难以置信。
他俩,竟然真的磕头行礼,求着要去医院坐堂?
他们不是不同意吗?
刚才还那么拽,现在怎么这副熊样?
程阳端起酒杯,轻轻啜饮一口,随后有些为难的道:“这事,你们该去问华佗呀?医院的医师,得先经过华佗考核,然后才能往主簿院里报,经过主簿院审查之后,再往长史院里报。你们来问我,我也做不了主啊!”
做不了主?
王赈突然愣住,怎么会做不了主呢?
早上时分,你不会还请我们出山吗?过了一个上午,你就做不了主了?
王赈知道程阳在故意推脱,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点破道:“主簿大人,您就别哄小人了,您是曹公的女婿,又是司空府的主簿,有什么事是你做不了主的?您就答应了吧?您若是不答应,那,那我就不起来了!”
【我尼玛,你还赖上我了!】
【你所你可笑不可笑,我老爹好好的去请你,你面都不露,还把他羞辱一顿。】
【早上我好说歹说,让你去医院坐堂,你不同意,还反过来给我甩脸子。】
【现在知道后悔了?后悔也晚了,必须得让你长长记性,不然,就你这脾气,到医院里也是个刺头!】
听到程阳的心声,曹操也忍不住赞同的点了点头。
一个人的能力固然重要,但若是此人不服管教,甚至时不时的给你使绊子,那真是够头疼的。
尤其当此人身居要职时,你还得处处忍让,凡事都得顺着他,唯恐他哪一天心血来潮,撂挑子不干了,连个擦屁股的都没有。
王赈兄弟俩,得用,但,得治好了他这一身的臭毛病再用!
弄明白程阳的用意后,曹操便坐在一旁静静的喝酒,而且,他怕荀彧替王赈说情,还特意给他使了个眼色,不让他插手。
程阳头也不抬,淡然冷笑道:“你跪着也没用啊,下跪如果能解决问题,那事情倒简单了。遇到麻烦,跪一跪;做错了事,道个歉;之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该吃吃该喝喝,万事大吉,对吧?”
王赈被他说到痛处,一时语塞,不敢吭声。
王斌想要打个圆场,但抬头看了看,连荀彧都得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他也瞬间没了勇气。
程阳哼了一声,盯着王赈,接着说道:“闯了祸,从不思考自己的问题,只认为是别人做错了。等麻烦惹到自己头上,慌了,这才火急火燎的出来磕头道歉。道完了歉,依旧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样,再接着闯祸。”
“王赈,你是不是觉得你是民,我们是官,你找我们的麻烦,那是不畏权贵、大义凌然,我们若跟你计较,那就是恃强凌弱、欺压百姓。”
王斌一听,话越说越重,急忙笑呵呵的道:“怎么会呢?主簿大人,言重了。”
程阳瞄了他一眼,“严不严重,你们心里清楚。我老爹一向为人忠厚,从不愿与人争持,更不愿与民争持,所以,你们就敢羞辱他。”
“那张飞娶了夏侯渊的侄女,他也住在夏侯家,你们怎么不叫夏侯姑爷?怎么不去找张飞的麻烦?”
王赈冷汗涔涔,身上后背全都湿透了。
其实,程阳说的一点都没错,他敢羞辱程昱,就是因为知道程昱不计较。
他若是敢在张飞面前这么说,张飞不活剥了他!
到程府求程阳也是这个道理,他觉得,对方既然想请自己出山,那就是有求于自己。
哪怕以前得罪过他,大不了,自己过去道个歉,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然而,他没想到,程阳早就把他看的透透的,而且,一点情面也不留,什么话都往外说。
渐渐的,众人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王氏兄弟也再也没有了一丝侥幸。
王赈长这么大,在家里时被家人宠着溺着,在外面时被外人捧着敬着,还从未遇到过今天这种状况。
他心里既觉得委屈,又觉得丢人,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程主簿,小人,小人有愧。对不住了……”
程阳叹道:“我再强调一遍,道歉,没有什么用,关键是你改不改。而且,医院的事情,由华佗负责,主簿院只是审查,明白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氏兄弟心里早就跟明镜似的,通透明亮。
二人对程阳磕了一个响头,之后就站了起来。
“多谢主簿大人提点,小人全明白了。主簿大人放心,若我们兄弟俩能到医院里做事,绝对尽忠职守,绝不会再耍小心思。诸位大人,告辞!”
之后,王赈擦干眼泪,对着几人一抱拳,带着王斌扬长而去。
程昱奇道:“他们不是来求你的?怎么这就走了?”
程阳笑道:“我都说的明明白白了,找华佗,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懂医术。”
“嗯?有道理啊,不过,你若是不给他们盖章,他们不还是白忙活?”
“那得看他俩老不老实了……”
“哦,这倒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