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103章 要还是不要,这是一个问题……

第103章 要还是不要,这是一个问题……


  嫁给程阳?
甄宓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哪怕她觉得,程阳长得确实很帅,人也很好,甚至,细较之下的话,比自己以为的、比父亲说的都要好。
但,他已经有了妻室,而且,还是曹操的女婿。
要命啊……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程阳若是没娶妻,那该多好。”
甄宓感慨一句,盯着他父亲手中的玉佩,既想拿过来,去见一见程阳,又觉得不妥,哪哪都不妥。
甄逸也不愿女儿为难,他将玉佩放在桌子上,任由她自己选择,随后便叹惋一声,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临进屋之际,他特意转过身来,对甄宓说道:“曹家,虽说是曹操的,但他压不住程阳。曹氏子孙,也没人是程阳的对手。女儿,你不能只看表面,要看的长远。程阳此人,退能独善其身,进能称王称霸,就看他怎么想了。”
“如果,你和他真的走不到一起,哪怕只是相识一场,结下善缘,对你以后也有莫大的帮助。”
甄宓抬起头,望着老父亲的身影,低声说了句,“女儿知道了……”
接着,她轻轻的拿起玉佩,看了许久,终于放入了怀中……
翌日清晨,天刚大亮,甄宓便带着礼物,来到了程府门外。
程昱一向是起早贪黑的,此时已经到了矿上。
程武在铸造厂督工,程延在医院里值班,兄弟俩都不在家。
只有程阳的老母亲,以及两位嫂嫂,正在客厅里喝茶。
几人一听说有人来找程阳,而且是位大美女,都感到有些奇怪。
程母放下茶杯,对两名儿媳说道:“整个许都都知道,老三搬到曹府去了,怎么仍有人到程家找他?还是位大美女?”
程武的妻子杨氏笑道:“母亲,怕不是老三在外面欠下的风流债?不敢到曹府说事,因此,找咱们要人来了?”
程母听罢,呵呵的笑了笑,显然没放在心上。
毕竟,自己家的小猪仔,拱了别人家的大白菜,那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家赚的。
然而,当这位大美女出现在客厅里时,她们全都笑不出来了。
甄宓的美,超出了她们的想象,她们从未见过,一个女子还能美到这个地步。
“姑娘,你找程阳有什么要紧事?”见到甄宓,程母的心也忍不住软了下来,柔声细语的问道。
甄宓福了一身,低头答道:“昨日晚间,长史大人在寒舍饮酒,丢下了一枚玉佩,小女子特来奉还。”
说着,她从荷包里取出那枚玉佩,紧紧的攥在手中。
程母笑了笑,说道:“既是如此,你就把玉佩交给我吧,等回头我派人给程阳送去。”
可甄宓却摇了摇头,反而把玉佩攥的更紧了。
杨氏见状,悄悄把程母拉到一边,小声提示道:“母亲,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这姑娘还玉佩是假,要见程阳是真。而且,那他玉佩是老三的贴身之物,怎么会随意丢弃?依我看,他们两个之间必然有事。”
程母一惊,问道:“有事?难道,他们,他们……”
杨氏点了点头,“老三官居长史,年轻有为,这女子美貌无比,窈窕多情,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句话,倒真把程母吓得不轻,“可老三是丞相的女婿,他怎么敢?”
程延的妻子刘氏叹息道:“老三是不一定敢,但保不准别人来打他的主意。母亲,这女子是专门冲着老三来的,绝对错不了。就不知,她到底是谁家的姑娘。”
程母听了,走回来问甄宓道:“你姓什么?与程阳是什么关系?”
甄宓答道:“小女子姓甄,家父与长史大人是忘年之交。”
“姓甄?河北甄家!”
程母嘴唇动了动,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河北甄家,本来是袁绍的人,家主甄逸更是袁买的侍臣。
只因为曹操看上了甄逸老成持重、做事稳妥,所以就把他女儿、妾室给掳了过来,想把甄逸收为己用,断了他回河北的念想。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甄逸认识了自家的老三,程阳。
其实,这也没什么,官场上面的来来往往,总少不了要攀交情、结人脉。
可问题就出在他小女儿身上,甄宓的名声太大了,而且,长得又超凡脱俗,一到许都,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曹家的几位公子,夏侯家的几位公子,都对她有想法。
就连荀彧的长子荀恽,听说也在四处托人,看能不能到甄家走一趟,与甄逸拉拉关系。
红颜祸水啊,怎么她偏偏相中了程阳?
程母忍不住扼腕摇头,若是老三还没娶妻,或者甚至说,老三娶得不是曹操的女儿,那一切都好说。
可事已至此,谁都没有办法。
她既为程阳感到可惜,却又不得不当面回绝。
“甄姑娘,程阳是清河公主的夫婿,二人一直住在曹府,你到程家来是见不到他的。不如把玉佩给我,我代为转达。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心领心领,那自然就是拒绝的意思。
甄宓抬起头,一双大眼睛如秋水般婉转动人,“夫人,还是让小女子亲自还给他吧。不管怎样,有些话总要当面说清楚。”
“这……”
程母大感为难,同时,她也在心里认定,程阳这臭小子,一定撩拨人家了。
不然,人家怎么会找到家里来,还提出有些话要当面说清楚。
杨氏哼了一声,毫不留情的骂道:“老三啊老三,真是个坏种!既然不娶,撩拨人家做什么?欠下这笔风流债,看你怎么还!”
甄宓急忙抬起头,替程阳辩解道:“姐姐,不是程公子的错,一切罪责在我。而且,我也不要他还。”
她越这么说,程母和两位儿媳越生气。
尤其是杨氏,身为长嫂,嫁到程家的时间最长,也最有发言权。
更何况,她娘家是赫赫有名的弘农杨氏,也就是杨彪、杨修的本家,不仅家教良好、把礼法看的颇重,而且,有杨家撑腰,她本身的底气也足够硬。
眼见面前这位仙子般的少女,为了程阳愁眉不展,几乎要哭了,杨氏当场就挺直腰板,擅自做主道:“母亲、弟妹,无需多言,此事既然因程阳而起,那就把他叫回来吧。臭小子,别的不学,先学会拈花惹草了。”
话刚出口,杨氏又觉得拈花惹草这词儿过于贬义,怕甄宓误会,又急忙解释道:“姑娘,我不是说你不好,是在说落我家老三,你不要往心里去。”
甄宓微微一笑,“我明白的,谢谢姐姐。”
随后,她微微侧身,看着桌案上的流水盆景,静静的等着。
有甄宓在场,婆媳几个都不大自在。
毕竟,家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一天,会有女孩子到程府来讨风流债。
好容易等了两个多时辰,家丁才小心翼翼的走进院内,说程阳回来了。
杨氏率先站了起来,蹭蹭蹭走到外面,把程阳拦在院子里,一边瞪着他,一边又好气又好笑的责备道:“看看,都是你小子做的好事!”
程阳脱下长袍,甩手交给随从,问道:“我做的好事?我怎么了?”
杨氏指了指客厅,“瞧,负心汉,人家找上门来了。你是要呢?还是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