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开局被曹操偷听心声 > 第104章 生活,本就是一座修罗场。

第104章 生活,本就是一座修罗场。


  要?还是不要?
怎么感觉怪怪的。
不管了,先进屋……
程阳对杨氏笑了笑,指着门外道:“大嫂,清河也来了,还给你们带了不少好东西。你去帮她清点一下吧,我累坏了,先去喝口水。”
杨氏一愣:啥?小祖奶奶也来了?
这,里面还有一位呢!
她俩若是一碰头,咱程府不得炸了?
她二话不说,直接冲着客厅大声叫道:“清河来了呀?清河,清河,你在哪呢?”
“在这呢!嫂子,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清河正站在外面,吩咐一帮家丁搬礼物。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怕一会儿你俩会打起来。
怎么全凑在一天了,这都什么事啊!
杨氏一脸无奈,见客厅里仍没反应,只得再次大声喊道:“清河,清河,你来了啦!”
程母、刘氏听到声音,全都吓出一身冷汗。
她俩倒不是怕清河,也不是怕甄宓,她俩是怕清河遇到甄宓。
曹操最疼爱的女儿,虽说平时一向乖巧听话,对待公婆、妯娌都很不错。
但这小祖奶奶若是发起火来,那可是奶凶奶凶的。
曹操都止不住她。
况且,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有人跟她抢男人来了。
然而,最让婆媳三个头疼的,仍然是甄宓。
看甄宓的模样,是千娇百媚、惹人怜爱,可实际上,她的性格也是要强的。
不然,她也不会默不作声的待在程府,一直等到现在。
“老妈,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想我了?”
程阳端着一碗莲子羹,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一边对程母挤眉弄眼的笑道。
程母白了他一眼,既宠溺又埋怨的责备道:“好好的母亲不叫,叫什么老妈,一天到晚没个正行。不是我想你了,是有人想你了!”
她对甄宓努了努嘴,小声暗示道:“甄姑娘一大早就到了,非要见你。”
噗——
程阳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没被噎住,“甄姑娘?”
甄宓缓缓起身,风情无限的笑道:“程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呃……
什么个情况?
昨晚上,因为氛围太好,程阳喝了不少酒。虽说还没到人事不省那一步,但有许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到最后,更是迷迷糊糊的,由甄逸搀着,才安安稳稳的坐上了马车,回到了曹府。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的玉佩被甄逸摘走了。
“坐,坐呀!”
“谢公子,公子也坐。”
二人刚刚落定,清河公主也已经走到了厅内。
她来到程阳面前,一边擦着汗,一边夺过他手中的莲子羹,呼噜呼噜的喝了起来。
“真好喝,我还要,你再去给我盛一碗。”
“行,等会吧。”
见小两口之间如此和睦,程母也颇感欣慰。可当她看到甄宓时,那颗紧绷的心又再次悬了起来。
“清河,这位,是甄姑娘。”
“甄姑娘?”
清河公主愣了愣,“甄逸家的?”
甄宓点了点头。
清河公主瞪大了眼睛,“昨晚上摆酒,请程阳赴宴的那个?”
甄宓又点了点头。
清河公主瞬间不说话了。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过了片刻,程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他把一碗莲子羹放在清河面前,笑道:“来,快喝吧。”
随后,又端出一碗,放在了甄宓面前。
“甄姑娘,你也喝。这莲子羹里用的糖,是我亲手熬制出来的白糖。普天之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甄宓笑了笑,“多谢公子。”
然后,当着清河的面,捧起莲子羹,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
程阳见状,也是看的起劲,而且还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不错吧?”
甄宓莞尔一笑,“果然不错,公子真是好手艺,小女子今天有福了。只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喝得到。”
程阳大手一摆,“这算什么,你若是喜欢,那我以后……”
“嗯?咳咳,咳咳!”
杨氏见状,实在不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
按照正常的套路,此时此刻,程阳接下来应该说:那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喝。
祸从口入啊!大兄弟,你没看到,清河公主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
你若真敢这么说,咱家的小祖奶奶,怕是要被气炸。
另一边,甄宓似乎没有看见,抬头盯着程阳,笑吟吟的问道:“公子以后怎样?说呀,宓儿听着呢!”
程阳接着道:“我是说,你若喜欢,那我以后就送你几灌白糖。你自己在家就能做,还能让甄老爷子尝尝。”
甄宓抿嘴一笑,低下头,依旧津津有味的喝着莲子羹,权当没事发生一样。
可程母、杨氏、刘氏,三人真是如坐针毡。
太压抑了,这种氛围,真是太压抑了。
大伙全在一个客厅里,而且都是面对面的坐着,躲都躲不掉。
“甄姑娘,你不是来还东西的吗?现在,老三来了,你……”
出于好心,刘氏稍微提醒道。
然而,甄宓还没开口,清河已经忍不了了,“还什么东西?”
甄宓抬头看了看她,连带着自己的荷包,一起放在了桌子上,“昨晚,公子的玉佩落在了我家。”
玉佩是云纹汉白玉璧,荷包是金线莲花鸳鸯,两者放在一块,正好般配。
清河一看,当时就恼了,转身盯着程阳,质问道:“我说呢,送你的汉白玉壁怎么不见了,原来,送人了!”
程阳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挠了挠头,一脸懵逼的道:“没有啊,我昨天还带着的。”
只是,无论他怎么解释,清河始终不信。
程母、杨氏、刘氏见状,更加认定,甄宓,就是来跟清河抢男人的。
几人好说歹说,终于劝动清河,让她暂且消消气,等问清楚了再做打算。
谁知,清河委屈巴巴的,见甄宓又不停的偷看程阳,眼圈一红,起身离开程府,回家找曹操去了。
曹操最疼爱的女儿受了委屈,无论怎么说,在许都都是大新闻。
尤其是,其中还牵扯到甄宓。
“父亲,程阳他,他欺负我……”
一到家,清河便哭了起来。
曹操笑了笑,打趣道:“平时你们小两口,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他怎么欺负你了?”
清河怒道:“他把我送给他的玉佩,转送给了甄宓!就是甄家小女儿,那个狐狸精。人家今天,带着礼物到程府见长辈去了。”
嗯?
有这种事?
曹操一听,顿时愣了。
本以为甄家会本本分分的,看来,他们也要不老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