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十一章 因陋就简的气管插管

第十一章 因陋就简的气管插管


  以大厅里的座次来看,很显然,神官在这一行人当中地位最高。

  他一声“放开”,连骑士也没有反驳,沉着脸向侧面退了一步。格雷特身上的钳制立刻松开,他踉跄起身,向神官意思意思点了下头,就连滚带爬地往孩子面前跑。

  “哼!真没礼貌……”

  骑士冷哼道。神官低声打断他:“别说话,看!”

交流好书 关注vx公众号 【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格雷特这一跑再及时不过。还差两三步远,那个脖子上被切了一刀的男孩如梦初醒,四肢扑打着大哭起来。哭得虽然凶,却发不出什么声音,以至于孩子越发惊恐,涕泗横流,胳膊腿儿一抽一抽的,眼看着又要背过气去。

  格雷特就在这时候冲到。他和身一扑,整个人都压在了孩子身上,用体重把那两条小腿儿按住。紧接着,一手抓住孩子两条胳膊,一手抚摸着脸颊,连声安慰:

  “别害怕,你没事了,你没事了……喘过气来就没事了……别怕,别怕……跟着我呼吸,呼……吸……呼……吸……”

  声音由高亢而低沉,由急促而缓慢,又带着满满的关心。那孩子真的被他安抚了下来,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跟着他的声音开始呼吸。吸气、吐气、再吸气、再吐气……

  没多久抽搐渐止。虽然因为脖颈疼痛,还是一抽一抽哭得可怜,神态却已经安宁多了。

  外科教材和诊疗指南上没有写。这一招,是格雷特前世的老师,急诊科老主任口传心授。——无麻醉情况下气管切开术,操作完成后,一定要安抚患者情绪!

  本来就缺氧窒息了,脖子上突然被割一刀,患者惊恐挣扎起来氧气消耗得更快。再不好好安抚,分分钟休克的节奏。

  ……对了,还要安抚家属,以及周边人等……不然的话,这边放下刀,那边被见义勇为的群众暴打,甚至被警察给铐了,勿谓言之不预也。

  格雷特思绪流转,感慨万千。刚才他不是忘了老师的叮嘱,是根本没来得及做,就被那个骑士打飞出去了。总算骑士手下留情,没有当场杀了他,要不然,他估摸着还要再穿越一次。

  想到骑士,就听见那个骑士在背后说话。声音压得低低的,听起来,像是在和边上的神官耳语:

  “切开脖子也能救人?”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治的。”神官回答。或许是身为施法职业的缘故,那个神官的声音舒缓清越,和骑士的低沉浑厚区别不小。格雷特哪怕是第一天认识他们,也能立刻分辨出两个人的声音:

  “不过,他还挺有自信的。而且那孩子确实不再憋气了,脖子切开,也没立刻喷血死掉……”

  那肯定啊。颈部的解剖结构我从大学开始,熟得不能再熟了。环甲膜切开术,如果居然还能切到颈动脉大血管,我直接可以去死了好吧!

  格雷特默默吐槽。

  他安抚完怀里的男孩,松了一口气,直起身来。神官一直在边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见他停手,不由得问道:

  “这样就好了?”

  “早呢。”格雷特微微喘着气回答。他左右四顾,没看见自己想找的东西,就跪在地上仰起头,冲着边上围观的人群喊话:

  “给我管子!硬的!干净的!——快!”

  “听到了没有!硬的管子!干净的!快去找!”

  一个浑厚的声音接口。格雷特瞟了一眼,见是先前接他们进来的农场主埃德蒙大叔。这位农场主在农场很有威望,他一声令下,七八个人撒腿就跑,显然去找东西了。

  格雷特略略放心。他转过脸,见抱着孩子冲进来的农妇满脸泪痕缩在一旁,想要伸手抱孩子又不敢抱的样子,吐了口气,柔声问她:

  “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晚饭的时候……后来越来越不行,我就……”

  发病时间一小时左右。格雷特在心中默默记下一条病史,接着问:

  “晚饭的时候吃什么了?喝了什么?有没有什么不常见的东西?”

  “黑面包、豆子……大伙儿都是一起吃的,天天吃,以前都没事……”

  “那,有没有碰过什么少见的东西?附近哪里在上漆?摘了什么果子?碰了什么花?”

  格雷特耐着性子继续询问。查找过敏源什么的,他已经习惯了,从饮食问到周围环境,问到有没有摸到、碰到、闻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有没有做过什么平常不做的事。事无巨细,样样要问,再细节也不能放过。

  记得有一次抢救一个严重过敏的患者,最后查找出的过敏原因,是患者走过水果摊的时候,正好边上吹过来了一阵风……

  桃毛过敏。

  活生生把医生逼成了明星大侦探。

  他轻言细语,一项一项仔细询问,农妇含着眼泪不断摇头。格雷特一边问,一边分出小半心神盯着孩子,还要回答神官的提问:

  “你要管子干什么?”

  “插进气管里啊!——管子呢!怎么还不来!”

  “来了来了!”

  厨房里飞奔出一个人来。左手向外张开,努力挥动,示意边上的人散开不要挡道;右手高高举着什么东西。奔到近前,气喘吁吁,往格雷特手里一塞:

  “管子来了!看看能不能用!——我好容易弄干净的!”

  格雷特低头。掌心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根鸡腿骨,两头切掉,露出中空的内部。格雷特侧过那根骨头看了一眼,腿骨中央的骨髓也差不多捅干净了,能看到烛光从另一头射来。

  ……行吧,凑合用。

  没有无菌包装的,聚氯乙烯的一次性气管导管,连根竹子都没有——这片土地上大概不长竹子——有根中空的鸡骨头,也对付着先用用吧。

  格雷特耸了耸肩。大拇指在鸡腿骨的切口上一蹭,他皱起眉头,又把骨头递了回去:

  “切口太锋利。磨平一点。”

  “这……”

  埃德蒙大叔为难。旁边轻轻巧巧伸过一只手,却是神官从格雷特掌心接过了鸡骨头,转手往骑士面前一递:

  “罗曼,帮个忙啦。”

  罗曼骑士的脸色又沉了一下。他也不吭声,伸手接过鸡骨头,右手拇指的指腹在切口上一搓,倒转过来,又是一搓。骨屑簌簌而落,鸡腿骨两头被菜刀斩出来的锋利切口,肉眼可见地变得平滑。

  格雷特睁大眼睛,忍不住轻轻地“哇”了一声。

  直接用手搓哎!

  大拇指代替磨刀石哎!

  就这么轻轻的一下!

  这个世界的骑士,肉身有这么强吗?

  他张开的嘴还没闭拢,神官已经把磨好的鸡骨头递了回来。一边递,一边还好奇地催问:

  “插进气管?怎么插?为什么要插?”

  “——哇!真的插进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