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二十七章 危!张力性气胸!危!

第二十七章 危!张力性气胸!危!


  “怎么样怎么样?”

  格雷特刚走下山脚,同伴们就呼啦啦围了上来,急切询问。格雷特垂下脑袋,有些沮丧:

  “格尔曼法师说,先让我旁听……”

  他低头把交涉过程复述了一遍。出乎他的意料,同伴们一个个都很兴奋,特别是卡伦队长和小牧师约翰。卡伦队长见多识广,第一个开口安慰:

  “这待遇已经很好啦。小格雷特,你不知道,城里多少贵族家的子弟,都没资格进魔法塔旁听呢!”

  “而且还免了学费!”

  小牧师更看重这个。他甚至还举出自己同伴的经历,来安慰格雷特:

  “光我们神殿里,就有不少贵族的旁支和骑士子弟,因为学不起魔法,只能来神殿修行哎!”

  学不起……魔法吗?

  格雷特勉强笑笑。旁听生的学费是免了,可抄录法术要自备材料;听格尔曼法师讲课不用额外交钱,向他的弟子们请教,天晓得不付钱他们肯不肯指点。

  吃饭他倒是可以拉下脸只啃黑面包,每天来往于城里和法师塔,难道靠两条腿跑?

  样样都要钱。

  而原身的月薪,只有5个银币。吃饱肚子之余,连衣服,都只能买粗麻布的。

  格雷特满心都是忧愁,却不敢形于颜色,唯恐卡伦大叔他们跟着担心。他随着小队策马进城,向军营方向走去,一路上观察着城内的街道,越看越是发愁。

  城卫军的军营在北门附近,格雷特他们从西门进,绕个半圈,走过的街道虽然不是最繁华,按说也算不上怎么。然而格雷特目光所及,街道两边都是破旧木屋,门窗漏风,歪歪扭扭。

  妇人的裙摆上补丁摞着补丁。格雷特看见一间木屋里,有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扒着门框向外望,见到他看过来,害羞地缩了回去,又悄悄探头。女孩衣服下摆破破烂烂,只能遮住半截大腿,再小一点的男孩子,光着屁股在墙角玩耍……

  长街拐角的面包店,摆出来的,几乎都是黑面包。

  街道上没有铺石板,两侧没有下水道,没有任何公共卫生设施。垃圾乱堆,污水横流,马蹄踩下去,一脚一个烂泥坑。

  黑黑黄黄的泥点不断溅起。泥巴里面都有些什么,格雷特很不愿意去想。

  一个字,穷。

  这么穷的城市,他到底能赚到多少钱来养活自己,格雷特心里完全没有底。

  希望军营能稍稍给力一点儿吧……不对,就算给力也和他没关系,还能给他升职加薪是怎地?

  以后天天泡在法师塔里,城卫军不开除他就很好了。

  格雷特满心忐忑,跟着卡伦队长进入军营。军营长什么样子,原主的记忆里还是有画面的,然而,真正进去以后,他还是小小震惊了一下:

  哈特兰城的城卫军规模说大不大,只有两百来号人,还赶不上前世的一个县公安局。当然,小城的人口能不能赶上前世一个县,这个问题也是天晓得;

  说小也不小,毕竟两百号人日常集结、训练、对战,都在这块场地。骑士级别有多能打,格雷特已经在罗曼骑士身上见识到了,地方小了,真心不够他们折腾的……

  比如眼下。比学校操场还大一圈的训练场上,两位骑士正打得烟尘滚滚,武器交击的轰鸣声,格雷特隔着半个训练场都能听见。卡伦队长立刻站住了:

  “大队长和西罗骑士在交手!我们中队长也在,走,过去那边……”

  城卫军200人,设一位大队长,斯蒂芬·诺兰,7级骑士;四位中队长,都有骑士实力,按战士等级也就是5级朝上。格雷特依稀记得,原身的父亲战死之前,也是城卫军的中队长。

  至于像卡伦大叔这样,实力一直突破不到骑士,年龄又大了,身体开始衰退的老战士,就只能一直当小队长了……

  卡伦小队所属的中队,中队长弗林骑士看上去三十五六岁上下,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听了卡伦队长的汇报,他往泉水女神神殿的方向瞥了一眼,冷笑:

  “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觉得我们城卫军是随便欺负的?”

  格雷特心头一松。弗林骑士招手让他近前,笑眯眯地询问:

  “你领悟治疗术啦?还要去学魔法?一个月去几次?”

  “格尔曼法师允许我每天都去。”格雷特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完,犹豫了一下,满脸不好意思:

  “弗林队长,我能不能……能不能拜托您……”

  “什么?”

  弗林骑士饶有兴趣地询问。格雷特努力不让自己脸红:

  “就是,我这些天要去法师塔看书,没法参加巡逻,能不能……暂时不要扣薪水……”

  长期不上班,不是带薪休假,还想工资照拿,这在格雷特前世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他窘迫得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却听弗林骑士爆发出一阵大笑:

  “小格雷特,你……你!”

  格雷特一愣。弗林骑士哈哈大笑,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伸手抹了一把:

  “居然还担心扣薪水!傻孩子,你,你……哈哈哈哈哈哈!”

  这一阵大笑声势惊人。场上对战的两名骑士也跟着分了下神,西罗骑士手上一慢,格挡不及,砰地被打飞了出去!

  “啊!!!”

  旁观的战士们一阵惊叫。一群人拔腿就往里跑,格雷特才奔了几步,就听见有人狂喊:

  “牧师!快叫牧师!”

  语调急促而凄厉。和前世在急诊科里,家属们大喊“医生”的语气,一模一样。

  格雷特越发加快了脚步。他冲进人群,从人缝里探头看去,呼吸顿时就是一紧。

  伤者蜷缩在地上,嘴唇青紫,双手用力探向胸膛。他两只眼睛瞪得跟金鱼眼睛似的,用力长大嘴,快要憋死一样地吸着气。脖子上的青筋蚯蚓一样鼓起,大汗淋漓,奋力挣扎。

  这是……

  “把他衣服脱了!快脱了!”

  不用他出声,旁边的战士们,已经七手八脚地撕扯起伤者的衣服。外伤患者,第一时间脱掉衣服方便牧师治疗,差不多是战士们的共识。衣服一脱,伤处入眼,格雷特立刻拧起了眉。

  伤者胸口不自然地扭曲着。肋骨断裂,胸壁塌陷,森森骨茬斜着顶起了皮肤。更危险的是,胸腔右侧,饱满得异乎寻常。

  几根肋骨之间的距离很明显加宽。一呼一吸间,右胸塌陷下来的部分,忽而凹陷,忽而浮出。

  结合之前嘴唇青紫、颈动脉怒张、呼吸困难的表象,格雷特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词:

  张力性气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