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四十三章 双倍的治疗费,双倍的快乐

第四十三章 双倍的治疗费,双倍的快乐


  一大堆货物放在面前。格雷特家里的方桌,被放得满满当当,几乎没有空隙。

  两令书写纸——或者公文纸。没有对照,格雷特分不出哪个是哪个,只能判断,这纸比他今天带去的麻纸,质量要好不少。

  两令魔法卷轴用纸。柔软,洁白,平整。虽然外表还赶不上前世的A4纸,和白天见过的书页比起来,已经相当不错了。

  十支羽毛笔,笔尖削得细细的,笔杆中心的切线又长又直。附赠了一把削笔小刀,格雷特试了试钢口,貌似很锋利。

  两瓶墨水。五盎司的大瓶,大概是前世英雄墨水的3倍大小。看上去,足足可以用上半年的样子。

  格雷特清点了一下自己的收获。如果便宜一点的那种纸是公文纸,一刀一个金币,那就是20个金币。两令魔法纸,一令20刀,一刀25张,一张四个银币,啧……400金币。

  精制鹅毛笔4银币一支,大瓶墨水8银币一支,加在一起,又是5金币6银币。算个总账,本次治疗的费用,425金币……

  也不知道那个文具店利润率多少。哪怕对本对利,老头儿这一出手,也砸出去两百多金币。

  ……不过话说回来,一条命,或者一发“治疗致命伤”的神术,在这个世界标价多少来着?

  格雷特挠头,再挠头。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不是很清楚,不过以前看过的网文里,“治疗致命伤”仿佛是四级,五级,还是六级神术?反正肯定是上千金币起步了,平民,乃至普通中产阶级,都是付不起的……

  仔细想来前世也是如此。人之常情,砸钱就能救命的话,绝大多数人都能竭尽全力。碰到要命的重病,一个家庭,ICU里砸几十万也不稀奇——

  被金币噎住什么的,运气好,能咽下去;运气不好,食道异物堵塞,当场挂了也有可能。之前他即刻施救,即使不是救了人家一整条命,也算是救了小半条命。

  所以一个店主,拿几样自家店里的货物酬谢他,就,也还行?

  格雷特努力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终于心安理得。他望着桌面上高高几摞白纸,一点一点地绽开笑容,猛然间,双手握拳,向上高举:

  “耶!”

  有钱了!

  不,有纸笔了!

  抄书不愁了!

  别说抄书,以后抄卷轴,都不愁了!

  “格雷特、格雷特!”

  外面啪啪地有人敲门。声音有点熟,格雷特起身开门,发现外面站着的果然是两个熟人:一个是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他们中队的弗林骑士,另一个,是他昨天下午在军营训练场,吊住了一条命的西罗骑士。

  格雷特请他们进来。弗林骑士一扫桌上,不由得啧啧:

  “小格雷特,你发财了啊!这么多纸笔?”

  格雷特只好说了之前的奇遇。还没说完,就看见弗林骑士和西罗骑士互相对望,脸色都有点奇异。须臾,弗林骑士勉强一笑,递过来一个小钱袋:

  “你这个月的薪水,点点。——大队长说了,你的薪水先按小队长的发,以后等级上去了,再替你申请加薪。不用你当值,有空来军营走走就行。”

  格雷特用力点头。

  不用当值,是昨天诺兰骑士答应他的。涨薪水什么的,倒是意外之喜~~~

  格雷特扫了一眼桌面,心想战场急救手册得快点写出来了,那玩意儿在军营普及开,能救好多人——

  他接过钱袋,弗林骑士退后,西罗骑士跟着上前。这位脸色肉眼可见的尴尬,挠了挠头发,挣扎了能有好几秒钟,才拿出个丝绸钱袋:

  “那,昨天多谢你。昨天就该给你的,实在太晚了,今天你又出门得早……”

  “不用了吧!”格雷特反射性地往后一跳。扭头向后,左右张望。

  给点东西,而且还是他等着用的东西,这也就罢了。直接给钱太惊悚了!特别是,昨天治疗完毕,今天跑来往他手里塞钱!

  这样子,总给他一种收患者红包的错觉……

  医务科不会找他麻烦吧?!

  格雷特心里砰砰直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已经是异界,没有医院,也没有医务科了。想到这里竟然有些哀伤,弗林骑士见他脸色不虞,拿过钱袋,往他手里一塞:

  “你别嫌少。西罗家累重,今年连嫁了两个女儿,神殿那边的捐献又不能不给。这10个金币,他也是竭尽全力。剩下的,只能以后一点一点给了……”

  10个金币?!

  这么多?!

  貌似原身父亲留下的积蓄,也就这么多的样子……原身父亲也是中队长来着?

  格雷特慢慢张大了嘴,想了想,又赶紧闭上。记忆中,原身父亲依稀是从外地来的,在哈特兰城没有根基。房子、铠甲、武器,哪一样不要钱。光这一箱子书,就死贵死贵的,能榨干一个人几年的积蓄……

  总之十个金币不少了!

  非常多了!

  他连连摇手,奋力推拒:“治病救人不是应该的嘛!再说,昨天神殿抓我去问话,西罗叔叔您不也跟着去了?——请您出面一次,那才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两位骑士相视而笑。弗林骑士到底上前,把钱袋塞进格雷特手里,握着他的拳头攥紧。一边捏,一边说:

  “叫你拿你就拿着。这钱你要不肯收,以后有什么事,我们都不敢找你治了。”

  “有病人?”

  格雷特精神一振。弗林骑士沉吟了一下:

  “你昨天说的,那个罗曼骑士的手腕不该那样治……照你的法子,能治好吗?”

  格雷特当场垮了一张脸。弗林骑士用力摇手:“不是他,不是他。是……你记不记得巴伦骑士?城里最好的弓箭手,三年前,手腕这里被划了一刀……”

  弗林骑士伸手在腕脉上比了一下:“那时候大战激烈,他只能包扎一下手腕,拿起刀和人拼杀。第二天再治,就用不上劲、拉不开弓了。就是……那样的,能不能治?”

  听起来倒像是肌腱受伤……不过也不一定,或许是神经、血管的伤势。格雷特沉吟:

  “我需要检查一下。如果是我想的那样,可能还要一堆器械。”

  “没问题!我让他明天来找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