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六十五章 兔兔那么可爱,为啥要切兔兔

第六十五章 兔兔那么可爱,为啥要切兔兔


  老头儿在法师塔苦学了三天,静悄悄溜走,揣着格雷特给的教材不知去向。过了快半个月,又冒出来考了格雷特一次,确定他过关,就拽着领子把人拖了出去。

  “哎哎哎——我们去哪里?”格雷特一边走一边挣扎:“天都要黑了!”

  “教团聚会!”老头儿手一松,不拖他领子了,改在腋下一托。格雷特几乎被他托得半浮起来,脚不沾地往前走,同时听老头儿数落:

  “教团每个月固定聚会,都是新月初升这天,我给你的册子你好好背了么?——今天正好是新月,我带你去认识认识他们,以后有事儿,大家也好互相帮忙!”

  自然之神教团的聚会地点,大多是在不高不矮的山丘上。格雷特被埃尔文长老带着,赶路赶到夕阳沉落,新月初升,才听他说了一声:“到了!”

  手一松,格雷特往下一沉,两脚落地。左右看看,自己站在半山腰,四下林木森森,全都是高高矮矮的橡树。归巢的倦鸟长一声短一声叫着,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地下落叶深深,细草蒙蒙,一副几百年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哎!”格雷特急了:“哪里到了?这连路都没有啊!”

  “上山顶!你自己走!”埃尔文长老已经开始往山上爬,身手矫健,连橡木杖都不用撑。格雷特没办法,跌跌撞撞跟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百忙中,还放了几个舞光术出来照路,好不容易才爬到山顶。

  山丘顶端的空地上,半人高的石头围成了一个大圈,直径能有十来米。圈内点起一堆篝火,十几名男男女女长袍飘拂,拄着橡木杖立在圈外。见格雷特气喘吁吁跟在长老后面,人人好奇,个个注目。

  埃尔文长老却没有为格雷特介绍。他把人安置在圈子一端,自己大步入内。火光下,老者白须飘拂,木杖拄地,重重一顿:

  “今天,我们团聚在这里,敬拜伟大的自然之神……”

  “赞美吾神……”应和着长老的声音,众人肃穆低头,同声祈祷:

  “您是自然的保护者,是森林与动物的庇护者……您赐予万物生命,赐予世界丰饶……”

  这些祷告词,格雷特好歹也背下来了。他虽然没有拿着橡木杖,也学其他人一样低下头去,喃喃祷告。一句一句念得有模有样,虽然偶尔磕绊一下,至少不会穿帮。

  祈祷中偷眼四下观察,越是离自己近的人,年纪越轻,袍子上绣的绿叶也越少;而越是离自己远的人,年纪越长,袍子上的绿叶从三片、四片,一直多到了五片。

  哦,合着我是最小的啊……格雷特低头,有口无心的念着祈祷词,看了看自己的袍子。

  ……今天出门仓猝,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还穿着法师袍。

  很好。

  不但是最小的,说不定,还是一只混进狼群里的哈士奇……

  他胡思乱想着祷告完毕,人群已经安静下来。埃尔文长老提起橡木杖,干脆利落的一指,一道绿光落在他身上。

  “今天,我们教团,又多了一位兄弟。——他是格雷特·诺德马克,弗雷德之子,法师学徒,全新治疗方法的传授者。半个月前,我带给你们的图谱,正是出自他的手笔。”

  “什么?”

  “是他!”

  “这么个小家伙!”

  人群一阵轰动。男男女女们七嘴八舌发问,一个魁梧的大个子已经冲了过来,口沫飞溅,几乎要喷到格雷特脸上:

  “你好,我叫艾文!——动脉血出去以后是怎么从静脉回来的?”

  他冲过来的势头实在惊人,格雷特往左边一躲,差点撞上一个红发美女。那美女个子高挑,身材健美,脸侧三道像化妆又像纹身的红痕,神秘又性感。见格雷特踉跄过来,她顺手一把扶住,微微一笑,格雷特就觉得一股香风直扑到脸上:

  “你好,我叫乔安娜~~~~英俊的小哥,你之前说,我们想东西靠的是脑子?不是心?可是……我难过的时候……心真的会痛啊……”

  似乎是为了加强说服力,她举起手,在胸口用力按了一按。高耸的胸脯陷下去又弹起,美女周围,五六个男人都瞪大了眼睛,“咕咚”咽了口水。

  很可惜,身经百战的急诊科医生毫无反应。格雷特只是瞟了一眼,就无所谓地转开了视线,飞快思考。

  难过?心口疼?看你活蹦乱跳的样子,身材比例也完美,不像会有高血脂心梗啥的。只要没有器质性病变,没有心碎综合症,疼一疼不是什么大问题……

  以及,相比美女,还是更多的问题压力更大……

  “你好,我叫安东尼!——喂,凭什么说脑子想的事儿是靠神经传达?那我明明睡着了,我的心为啥还会跳?”

  “我叫威廉!——小格雷特,接骨头这种事,我们到底要怎么练习!”

  十几名治疗者,攒了半个月的问题,山洪暴发一样冲过来。格雷特抱着头,三步两步,窜到了埃尔文长老身后。那些人还是虎视眈眈,几个冲的特别前面的,像是要把格雷特吃掉一样。

  长老只有一个人,拦得住前面,拦不住后面。无奈之下,只能再次一顿木杖,朗声道:

  “别乱!一个一个来!——格雷特,你先说!”

  微微一顿。格雷特借此机会,三步并作两步窜出人群,爬到一块石头上面大喊:

  “接骨头要怎么练习?……拿动物练啊!羊!狗!兔子!都能练!”

  “哪有那么多受伤的动物!”

  “——你们不会把它折断啊!”

  格雷特理所当然地回答。十几位自然之神的侍奉者同时一静,埃尔文长老手里的橡木杖,深深插进了泥土里。

  石圈内外,一时竟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和掠过橡树顶端的簌簌山风。好一会儿,先前问话的性感美女扬声道:

  “伤害无辜动物?……可是,这样做,违反我们的信仰!”

  啥?

  信仰?

  你们的信仰到底是啥?

  不是说好了信仰自然之神吗?又不是信仰佛教,不许杀生的,怎么连动物实验都不能做了?

  那是不是也不能解剖尸体?

  这不能那不能,拿什么堆手术的熟练度啊!

  我是不是找错了挂靠对象,之前挂到战神神殿去,是不是比较好……

  格雷特·混进来的自然之神牧师学徒·教义全靠死记硬背·诺德马克,一脸懵逼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