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八十九章 这法杖至少是橙武吧?

第八十九章 这法杖至少是橙武吧?


  格雷特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橡木杖。

  横过来,掂一掂,再竖起来,往地上戳一戳。手里分量沉甸甸的,掌心握住的树干光滑青翠,就像一棵小树刚刚长成,还没来得及接受风吹雨打的样子。

  从树干到树梢,不见任何分支,只有树梢顶端两片绿叶紧紧闭拢,一眼看上去,更像是雕刻出来的装饰品。

  这就是……我的……橡木杖?

  格雷特扭头想要询问。目光落到埃尔文长老身上,立刻大惊:“老师!”

  老人整个人像是脱了水似的。脸上血色全失,皱纹都深了好几分,胡子上汗水淋漓。他用橡木杖支撑着身体,摇摇欲坠地站在原地,那样子,像是一阵风来就能够吹倒。

  刚才催发青芽的时候,后颈涌入的那股热流,毫无疑问是老人的手笔。为了自己的橡木杖,埃尔文长老到底损耗了多少?

  “老师……”

  格雷特抢上去搀扶老人。手指一搭上去就被甩开,埃尔文长老哈哈大笑,反手握住他手腕。虽然疲累,却是神采飞扬,得意到了极点:

  “你不知道!小格雷特,你不知道!只有最优秀的学徒,才用得上这个法术!老希斯那家伙,用一次跟我炫耀了多久!现在终于轮到我了!——来,你试试看!”

  那手指硬得跟铁箍似的。格雷特挣扎了一下,没有甩脱,也不敢硬甩。他按照老师的指点默默存想,把精神力渗入橡木杖里,释放治疗术。一片濛濛的白光从杖头绿叶上透出,格雷特细细感受着,小声汇报:

  “施法更顺畅了……消耗也更小了……感觉,嗯,好像少了至少一成的消耗……”

  “还有呢?”

  长老催促。格雷特凝眉,让精神力在橡木杖里上下走了一圈,忽然一惊:

  “这是活的?!”

  “对啊!这是活的!”埃尔文长老捋须而笑。他转脸凝视着自己手里的木杖,神色温柔,宛如凝视着最可信赖的战友:

  “这是我们自然神教才有的法子!独一无二!小格雷特,你看着它是根木杖,其实它是活的!还会长!你把它带在身边,一直一直拿着它冥想,用它施法,它的能力啊,会跟着你一起成长,一步也不落下!”

  初阶减少施法消耗10%,可成长——就这两个属性,已经是妥妥的橙武了。格雷特暗暗咋舌,手捧橡木杖,向埃尔文长老深深鞠了一躬:

  “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辜负您的!”

  “老师相信你不会。”埃尔文长老伸手拎了他起来,拍拍他肩膀,语带感慨: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这是我听到过的,最伟大的誓言之一。只要你能够一直踏实践行,这根橡木杖,就没有托付错人。嗯,既然你升级了,法杖也有了,一些新的法术,也该教给你了……”

  老人带着他缓步下山,慢慢的走,悠悠的讲。自然神教敬畏自然,崇拜自然,他们的神术,很大一部分和自然有关联——

  与植物沟通,与动物沟通,催生植物,安抚动物,催动自然界的元素力量……

  如果他们不是一口一个“伟大的自然之神”,格雷特简直要以为,这帮人是德鲁伊集体跳槽过来的了。

  ……反正也不关我事。

  反正我信仰的不是自然,也不是自然之神。而且老师也默许了,只要公开场合不穿帮,他们是牧师还是德鲁伊,关我啥事。

  唯一的影响就是,要学的、或者说能学的法术,更多了一些而已。

  呃,好像太多了……

  埃尔文长老带着格雷特,一边讲一边走,一边走一边讲。明明刚才损耗颇多,他却能一直走到格雷特两腿发软、精疲力尽,怀疑今天已经走完了三万步,才放慢脚步,往前面一指:

  “1级的常用神术就这些了。我们先到前面歇歇脚,吃点东西。”

  格雷特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前方山道边,恰好有一小块空地,地面平坦,下临溪水。空地上横七竖八戳着些树墩,还有几块大大小小的石头,被歇脚的路人占了大半。

  埃尔文长老带着格雷特一到,立刻有人站起来让座。长老摆手推辞,和格雷特在空地边缘坐下,塞给格雷特一只麦饼,一袋清水。

  格雷特飞快地灌了几口水,把水袋还给老师,开始这顿迟到的午饭。麦饼粗糙干硬,里面估计一滴油也没有,好在还是加了点盐。格雷特努力撕咬着,嚼几口,咽下去,被噎得脸孔扭曲。

  天可怜见,他成为法师学徒以后,已经很久没吃这么粗糙的食物了!

  格雷特直着脖子咽了一口麦饼,又开始嚼第二口。忽然一回头,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身边,含着手指,眼巴巴看着他手里的麦饼。

  小姑娘衣衫褴褛,粗麻布坎肩的下摆丝丝缕缕,下面光着两条小腿。她面黄肌瘦,手臂细得和芦柴棒似的,偏偏小肚子向上凸起,显然是长期饥饿的结果。格雷特心里一软,撕给她一块麦饼:

  “小妹妹,你饿不饿?”

  小姑娘眼睛立刻亮了,摇摇摆摆,伸手来接。还没接到,后面响起来一个声音:

  “爱娃!不可以!”

  爱娃的手立刻缩了回去。格雷特循声望去,见不远处坐着一个30来岁的妇人,身形消瘦,满身尘土,衣服上到处都是补丁。小爱娃看了看她,又不舍地望了望格雷特手里的麦饼,转身就往回跑。

  格雷特赶紧拉住她。他左手拽着小爱娃,右手举起身边的橡木杖,扬声道:“没关系的,女士。小妹妹饿了,我只是分她一点儿吃的!”

  妇人仔细地打量了格雷特一下,目光在他身上打个转,又在埃尔文长老的橡木杖上打个转。终于,她低下头,双手合拢又分开,做出不甚标准的祈祷手势:

  “感谢自然之神的恩典。”

  “感谢自然之神。”空地上,七八个男男女女,参差不齐地回应。

  格雷特趁势把麦饼塞进爱娃手里。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眼角弯弯地笑起来,觉得自己手里的麦饼也好吃了不少。哎,幸好今天穿的是自然神教的牧师袍,要是穿法师袍,这麦饼还送不出去了哪。

  爱娃珍惜地吃完那角麦饼,左右看看,蹦蹦跳跳地去了山道另一边。她踮起脚,奋力攀下一支野花,转过身向格雷特举了举:

  “大哥哥!”

  格雷特回以一笑。他微笑着注视着小爱娃,看着她开开心心地跑过来,手里洁白的小花一晃一晃的,看着看着,笑容猛然变成了惊恐:

  “小心!!!”

  远处,马车风驰电掣,疾驰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