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九十七章 不认识这个病?那就解剖吧

第九十七章 不认识这个病?那就解剖吧


  被质疑了?

  格雷特倒是没什么紧张。

  从实习那天开始,各科轮转,一周一次的大查房,谁不是被大主任问到两腿发软。再到工作以后,被老师骂,被主任骂,被护士长骂,运气不好全院会诊的时候,被各科主任和院长轮着质疑,那真是刀山火海一样。

  这会儿,提出个治疗方案,被陌生人质疑?

  这也算事儿?

  唯一奇怪的是,战神牧师里居然会出这种人。阴阳怪气的,新来的啊?战神神殿的牧师,我应该都认识啊?

  格雷特扭头往那边瞅。说话的人索性站了出来,一身长袍飘啊飘的,裹在身上居然看不到腱子肉——哦,果然是新来的,果然画风不太一样。见格雷特看过来,他凉笑一声,提高声音:

  “小家伙,你这年纪,才学了多久治疗术?这个病你治过吗?支使你老师也算了,还要支使到战神神殿这里来?战神在上,我们可……“

  “艾肯!”

  光头主教怒吼。声音轰隆隆的,像个闷雷在偏殿上空滚过。他三两步赶了过来,五指揸开,像五根胡萝卜似的,劈头往那个艾肯抓过去。格雷特赶紧阻拦:

  “等等!”

  他伸手虚拦了一下。光头主教应声停手,还是气咻咻的,恶狠狠瞪着艾肯。格雷特微笑:

  “您说的有道理,我年纪轻,见识浅,这种瘟疫,确实没有亲手治过。但是要知道该治哪里也不难——”

  他转向埃尔文长老,神色严肃,微微鞠了一躬:

  “老师,能帮忙弄一具尸体吗?死在这次瘟疫里的,可以随便开膛剖腹、切成碎块的尸体——”

  “你又有法子了?”

  埃尔文长老挑眉。当着外人,他也不好直接问:又是你那个什么神的神启?然而旁人不懂,格雷特却是一看就知道,胸有成竹,微笑点头:

  “当然。”

  尸体很快被拖来了。城卫军翻找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具流浪汉的尸体。无儿无女,无亲无眷,随便怎么大卸八块,都没人会过来找场子。

  教堂里腾空了第三间侧殿。

  战神牧师们非常熟练的搬来了桌椅,里面一圈凳子,外面一圈桌子,绕着解剖台围得严严实实。

  格雷特换上特制的皮围裙,缓步入场,小约翰站在死者脚侧,像上次一样拿起手术刀,向他递去。

  格雷特却没有接。他双手平举在胸前,掌心向外,手背离胸口大约一拳左右。环顾四周,提高声音:

  “我们永远不可能懂得所有的疾病。

  已经认识的,我们可以凭借经验去治疗;从未见过的,最快了解它的方法,就是解剖一具尸体——看尸体哪些地方发生改变,哪些脏器受到了损害。

  那里,就是我们需要优先治疗的地方。”

  说到这里,格雷特往艾肯瞥了一眼。艾肯果然脸色一黑,张嘴想要说话。格雷特却不给他机会,昂起头,声音更高:

  “所以,我们要感谢这些死去的人。

  是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告诉我们人体内部的奥秘。是他们,为我们指明了医术前行的方向。

  他们躺在那里,默默无言,却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良师。”

  就像前不久的那场灾难一样。

  是第一具,第二具,后面很多具病人的遗体,为初次挑战这种疾病的医生们,指出了后续治疗的关键点。

  格雷特倒退一步。他整整衣襟,深深鞠躬下去。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动作虔敬,神色庄严。

  满堂静默。

  几十名牧师,自然神教以埃尔文长老为首,战神神殿以光头主教为首,默然看着格雷特以牧师、法师的身份,对一具流浪汉的尸体再三鞠躬。

  片刻,埃尔文长老轻轻吁一口气:

  “你们也要记住。”

  周围响起一阵轻轻的应和,如轻风拂过水面。格雷特直起腰身,这才从小约翰手里接过手术刀,一刀剖了下去:

  “解剖尸体有很多步骤,时间紧迫,我们就先看内脏吧。——这次瘟疫,病人的主要症状是腹泻,那么,我们就先看胃肠。”

  照明术光华幽幽。格雷特手中解剖刀、解剖剪、组织镊,一样一样器械上下翻飞,有条不紊。整个侧殿里鸦雀无声,看着格雷特举起一件脏器,向外展示:

  “胃部没有明显异常。”

  “小肠形态正常,没有充血,没有炎症。”

  “哎,你怎么知道?”

  人群里有人喊出疑问。格雷特手上不停,头也不回:

  “你见多了你也知道。——等这里忙完了,你可以去找一具正常死亡的尸体,我剖给你看,告诉你到底哪里不一样。”

  “呃……”

  质疑的那个人不吭声了。周围的牧师们轻轻地骚动了一下,有人交头接耳:

  “所以他剖了多少……”

  “才十六岁……”

  “据说还是个法师……死灵法师吧?”

  格雷特装没听到。他继续一段一段解剖下去,剖一段,讲一段:

  “盲肠无异状。”

  “升结肠无异状。”

  “降结肠外观正常。”

  “乙状结肠……嗯,大家仔细看,乙状结肠这里有明显的出血,还有脓液,和患者排出的粪便形态一致……”

  “肝脏……胆囊……脾脏……肾脏……”

  “所以,这个病主要损害的,是乙状结肠部分。”一个个脏器展示完毕,又一件件放回原位,格雷特双手平举胸前,扬声下了定论:

  “大家都看到了,乙状结肠的位置,是在人体的左下腹。所以治疗的时候,让治疗术集中在这个部位,才能得到最大的效果。——还有问题吗?”

  一片安静。疾病因何而来,治疗术该怎么释放,从来都是各家有各家的说法。然而尸体明晃晃摊在桌上,肿胀出血的肠道展示在众人面前,这样的证据,无可辩驳。

  ——哪怕没有正常死亡的尸体做对比,受侵害的部位和上面正常的肠道外观不同,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

  就连最早开口的艾肯牧师,也躲闪着众人的目光,低头不语。

  “咳,既然没问题了,那就照着格雷特说的做吧。”埃尔文长老开口缓和气氛。他笑眯眯的走近几步,看向横躺在解剖桌上,五脏六腑都被切开的尸体:

  “小格雷特啊,我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容易忘记。哪一段肠子在什么地方,治疗术应该往哪里扔,你画张图出来,让大家都能看见好不好?”

  “当然没问题!”

  格雷特欠身施礼。

  很快,轻症区通向重症区的门口,就竖起了一个大架子。简明易懂的解剖图贴在上面,任何人都能看见。

  图谱面前川流不息。格雷特分明看见,有几个牧师治一个人就过来看一眼,治两个人,又过来看一眼……

  很快,就有惊喜的呼声,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治疗术的效果好了不少!”

  “是的,我这里也是!”

  “至少节省了三成!”

  “四成也可以!不要直愣愣往里扔,想想刚才看到的,那根肠子的样子!”

  “小格雷特,你太棒了!”

  格雷特微笑。原来治疗术效果提高并不是他的幻觉,原来熟悉人体解剖结构,确实有助于治疗!

  这么大的疫情下,治疗术能节省一分,就节省一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