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吃撑了也会死人的啊!(骑虎猪爷盟主加更2)

第四百三十五章 吃撑了也会死人的啊!(骑虎猪爷盟主加更2)


  施法者们的待遇,比普通野蛮人,显然上了不止一个台阶。

  东道主部族专门为他们腾了一所大房子,就在阿库拉的中心地带,东道主村落的中央。房子外墙被刷成醒目的白色,中间一座大厅,四散安置着几十张桌案。

  大厅四面,排列着若干小房间,更有走道通往后方。格雷特扫了一眼就在心里脑补:

  门诊大厅、1诊室、2诊室、3诊室……

  大厅里烟雾腾腾。桌案上满满罗列了各色吃喝,桌案后面,坐榻上皮毛铺得又厚又软,让人躺上去就不想起来。施法者们,或者说,各个村子的长老、智者们,就在各自的桌案前和坐榻上,吃着、喝着,高谈阔论。

  哦对了,他们还抽烟。

  不一定都是烟叶。事实上,格雷特在满室烟雾里,只闻到了很少的尼古丁味道——大概是穷的。

  天晓得他们烧的是什么玩意儿。总之,人类在从上古时期开始,在抽烟材料方面就花样翻新:

  什么芝麻叶、木瓜叶、荷叶、茭白叶子。还有,玉米芯子之类……

  但是不管哪样,pm2.5,哦不,pm10,指数都很高啊!

  格雷特快手快脚地为自己刷了个气泡术。他顶着气泡淡定入内,顿时,四面八方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这是谁啊?

  不认识,没见过,不是我们部族的——不是任何一个部族的!

  年纪轻轻,还是个人类,身边跟着一个年轻貌美的精灵?

  疑惑的目光落在格雷特身上,又顺着他的手臂,落到他手中橡木杖的杖头。一、二、三、四、五,五片绿叶?

  大部分施法者的目光都转为了然,向格雷特点点头,表达或浓或淡的善意。大厅内侧正中央,一个头戴羽冠,身穿雪白羽毛大氅的老人微笑起身,张开双臂:

  “年轻的施法者,年轻的精灵,欢迎你们的到来!无论你们来自哪里,阿库拉欢迎任何带着善意的朋友!请尽情享用这里的一切吧,把这里当成你们自己的家园,让客人觉得拘束,就是主人失去了荣誉!”

  呃……倒也不用扯到荣誉这么严肃。格雷特拄着橡木杖,微微躬身回礼:

  “我是一个来自远方的旅人,听说这里有许多高明的治疗者,就来此游历,增长见识。还请赐我一个座位,让我聆听诸位长者的经验。”

  “哈哈,好说好说。”羽冠老者一抬手,立刻有人在他右手边加上一副桌案和坐榻,安排格雷特他们入座。周围立刻飞过来一片艳羡目光,很明显,这个安排,是完完全全的贵客待遇。

  然后,烤肉,炖肉,面包,酒水,陆续摆到桌上,做足了热情待客的样子。甚至大荒原上少见的水果也摆上来一堆,特地放在赛瑞拉面前,显然是为了招待精灵小姐。

  格雷特微笑着向老者点头致谢,然后竖起耳朵,听他们聊天。身为部族长老,或多或少都会一些治疗术,但是思路和牧师、医疗魔法师不同,颇有些千奇百怪。格雷特在一边听着,实在是大开眼界:

  “如果一个瘤子在手指下面滑动,那就是个肉瘤,可以用火来对付它。”

  “如果这个瘤子像石头一样坚硬,那很显然,你得用刀子才能治好它。”

  “如果战士们在野外被咬伤了,又一时回不来,我告诉他们,你们可以用油、蜂蜜和烤麦粉制成混合物,敷在伤口上,然后把新鲜的肉盖在上面。等到肉不新鲜了,就必须换一块……”

  种种奇思妙想听得格雷特心惊胆战。他努力保持低调,不去和这些治疗者辩驳,一边听一边打量四周:

  话说,这些人的施法等级,到底有多高?

  不像牧师会佩戴等级标志,也不像魔法师们会佩戴徽章。野蛮人的施法者打扮各异,一眼望过去,实在没法分辨等级。从他们的打扮,只能约略了解他们擅长的法术,或者借取自然力量的来源:

  有的身披羽氅,有的头戴鹿角,有的脖子下面挂着猛兽獠牙或猛禽脚爪,还有的,胸前佩戴一枚铜镜,衣襟上缀着一串串铃铛。熊皮,狼皮,豹皮,鹿皮,羽毛,各式各样,足够开设一个标本馆。

  “……呵,年轻的治疗者,你又擅长什么类型的治疗术呢?”

  蓦然间,羽冠老者的声音,打断了格雷特的思绪。格雷特回过神来,恭敬的低了低头,轻声回答:

  “我有某种特别的法子,可以约略看到人体内部的情况,并且基于观察结果进行治疗。”

  虽然不知道这个老者等级多高,但是,他头上戴着的羽冠,貌似出自15级魔法生物,闪电雕的翎羽。仅此一点,就值得他小心谨慎,给予足够的尊敬。

  再说了,议会里有记载,野蛮人里当中,也有15级以上,甚至传奇等级的强者。否则的话,哪怕是这等苦寒之地,他们也别想太太平平占据,奴隶商人早就打上门来了。

  “哦?”

  “真的?”

  “啧啧……”

  大厅里起了一阵不轻不重的骚动。观察人体内部,这是每个治疗者梦寐以求的能力啊!

  虽然大厅里的施法者们,不乏能够呼唤自然力量,治疗伤病的人,对于人体内部的情况,他们仍然很希望有法子了解。

  毕竟,许多情况下,他们都只能靠猜……

  羽冠老者用力咳了一声。大厅里顿时万籁俱寂,只有格雷特在老者示意之下,继续微笑陈述:

  “当然,这种观察相当粗略,有非常多的限制。所以我这次过来,也是想寻求一些,增强探查能力的方法。”

  “比如?”

  “比如,契约一个图腾之灵,让他成为我的眼睛,进入人体内部探查。”

  大厅里又响起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这一次,羽冠老者并没有阻止。他凝神思考了片刻,向格雷特抬抬手:

  “图腾之灵不是我们的下属或财产,而是我们多少年以来,一直并肩作战的战友和伙伴。年轻的施法者,你想要带走一个图腾之灵,必须证明你的善意和价值——”

  我也没打算空手求取啊。格雷特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没问题。所以我需要做些什么?”

  “黑门大神的子民欢迎所有朋友。你来之前,古山和怀特芬都推荐了你,说你帮助了很多我们的族人,对我们心怀善意。”老人神态威严,声音从容:

  “年轻的治疗者,首先,我们希望能看看你的治疗能力,是否配得上我们的伙伴。”

  唔,很合理的要求。但是,格雷特左看右看,病人呢?伤员呢?

  总不见得,为了考验我的治疗能力,你们现打折一条腿让我治吧吧?

  他东张西望的样子,几乎把心思写在了脸上。羽冠老者忍俊不禁,莞尔一笑:

  “不用刻意去找,这样的大会,孩子们总是会折腾出一些事儿来。您只要在这里坐着,过一会儿,绝对会有伤员送过来——唔,趁着这个空档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雄鹰部的布罗克,您怎么称呼,来自哪里?”

  “格雷特·诺德马克,来自尼维斯。”格雷特老老实实的回答。还要再寒暄几句,大厅外面忽然奔进来一个战士,远远的就喊:

  “大长老救命!——邦克又吃撑了!”

  “吃撑了?吃撑了让他自己吐去!”布罗克长老怒道。格雷特注意到,他偷偷瞥了自己一眼,目光非常微妙。也许,是觉得让自己治疗一个吃撑了的家伙,太过丢脸?

  “不行啊!他吐不出来了!”战士急声回答。他脚尖踮起又落下,落下又踮起,显然是在克制着自己,不要冲上去拖了长老就走:

  “他肚子疼得很,而且一直在冒冷汗!我从来没看见他脸这么白过!长老,邦克这次是真的麻烦了,求您救救他吧!”

  “……我去看看他吧。”格雷特叹息着起身。就算是吃撑了也不能等闲视之,暴饮暴食,真的会死的!

  要么,引发急性胃扩张,导致机体严重脱水,有效血容量减少,周围循环衰竭而死亡;

  要么,把胃撑破,引发感染性休克导致死亡;

  要么,一次性吃下大量食物,也可能导致急性胰腺炎,活活疼死给你看……

  他前世收治过一个病人,就是做大胃王吃播的。送来的时候,据说刚刚一口气吃了20个汉堡……

  反正,那次手术以后,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连同麻醉医师,一个月没点汉堡。

  “那就把他抬过来吧。”布罗克长老叹息一声。很快,一个身高体壮、长手长脚的战士,被人用整张熊皮抬了进来:

  他上身赤裸,仰面朝天,从嘴巴到胸口油汪汪的一片。肚子高高鼓起,和怀孕十个月的孕妇似的。布罗克长老只看了他一眼,就黑着脸扭头:

  “诺德马克阁下——”

  格雷特不用他开口就蹲了过去。先看脸色,苍白,有冷汗,嘴唇有点发白,没有紫绀。再看眼睛,目光灵活,能随人转动,嗯,神志看着也像清醒。

  保险起见,他给对方丢了个【通晓语言】过去。摸摸他额头,伸手按着他脉搏,低声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邦克……”

  地上的战士艰难回答。与此同时,布罗克长老抢答:

  “他叫邦克!”

  刚刚不是说过了吗?这位年轻的治疗者,是在走神还是在什么?

  “嘘!”格雷特小声阻止他。查体呢,别干扰!嗯,病人呼唤能应答,能回答自己的名字……格雷特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记了一笔:

  神志清醒,精神尚可。腹部明显膨隆,体温、心跳尚正常……

  “所以你到底吃了多少东西?”

  “也就半头鹿吧……”

  格雷特眼前一黑。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