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23章 023

第23章 023


千钧一发之际!

梅伊决定先发制人, 她借着身上这股还没散去的劲儿,七分真三分假地往容阙的怀里靠,声音又软又哑:

“我……我头好疼。”

她哼哼着, 抬手去抓容阙的胳膊, 力气不大、但却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安地用脑袋蹭过容阙的下巴,仿佛受伤的宠物, 不知该怎么让自己症状缓解, 只好一味地往主人的怀里钻。

“脑袋里突然有好多东西出现……”

“头好疼!”

她疼的模样实在太真实,毕竟先前那么长时间,容阙觉得她都挺舒适,而今这疼痛模样不似装的,睡衣的后侧都被打湿了。

容阙抬手将卧室的灯打开, 见到梅伊一张小脸都因疼痛变得苍白,抬手替对方抹去额间的汗,她倾身而来,声音里情绪让人难辨:

“我送你去医院。”

梅伊握着她的手,眼角都含着泪, 睫毛全被打湿, 一幅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

如果这是她演出来的……

容阙不敢再往下想, 她强行停止自己脑海里发散的思绪, 也不去计较怎么这么巧梅伊就恢复了记忆, 起身去抓手机、找车钥匙。

-

两小时后。

梅伊蔫巴巴地坐在诊室里,听着医生说她诸多指标都正常,猜测这种头疼可能是神经方面或者先前脑震荡引起的后遗症,在转诊、做测试等等过后,她转过头, 看着戴好帽子、墨镜和口罩,替她拎着一盒止痛药的容阙。

“好点没?”

容阙出声问她。

嗓子仍有些哑的梅伊可怜地点了点头,起身与她往外走,走没两步,被容阙拉了回来:“电梯不在那边。”

梅伊用那双又困又红的双眼望着她,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我想喝水。”

望了望人烟稀少的走廊,容阙已经习惯敏感,不想在明天的新闻上看到狗仔们半夜在医院蹲到自己的诸多离奇猜测,出声催促一句:

“快点。”

梅伊倒是想快,但她的郁闷在看到接水间没有杯子、而且还只有一百摄氏度的热水时抵达巅峰。

机械小圆球迟迟出现在她身边,“咦,您这时候不是在别墅里睡觉吗?怎么来医院啦?”

梅伊点下剧情暂停键。

她找系统要了一瓶止痛的喷雾,像是喷空气清新剂一样,朝着自己浑身上下都喷了一遍,等到那痛感消散,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系统抱怨道,“你怎么才来?”

机械小圆球视线往左右瞥,“根据我的判断,上次你们花了四个多小时,这次你还用上了道具卡,合理推测时间还要往后移,我是掐着点出现的。”

梅伊一听见自己上刑的时间就觉得不堪回首,沧桑地问它,“有烟吗?”

系统摇了摇头,最终只从仓库道具卡里摸出一张【普通·一颗有点酸的牛奶糖】,梅伊低头觑见,想起不知哪次攻略,那会儿没充钱,索性把这颗游戏出产的、包装独一无二的糖当做是自己做的,还拿去送容阙。

当然,见多识广的容大影后自然没被区区一颗牛奶糖收买。

那次究竟是怎么be的梅伊已经忘了,对她而言,只不过是又一次失败的攻略罢了。

梅伊把糖豆丢到嘴里嚼,盘腿坐在地上,好似深沉地思考着什么。

收起翅膀、落在她的身边,系统碰了碰她的膝盖,“发生了什么?”

“我翻车了。”梅伊言简意赅。

系统大惊:“啊?”

简单说了失忆的事情,梅伊将掌心的塑料糖纸折着玩,末了补充道:“但我装头疼,把这事儿圆过去了,不知道能打消她几分疑心。”

系统飞出去看了一眼,再回来的时候对梅伊道:“好感度已经‘50’点了,她应该不会怀疑您。”

梅伊没出声。

她在走神。

本来这两年玩游戏,只是为了找个风景优美、环境舒适的游戏养老,静静等待死亡来临的那天,在快乐的虚拟世界里不知不觉死去。

攻略容阙起初也是因为不信邪,连续尝试十二次,本来都想放弃,结果峰回路转,竟然让她在容阙身上找到了一线生机。

但这生机……

是不是太难获取了?

想到对方起起落落落落落的好感度,梅伊把嘴里的牛奶糖咬碎了,咔咔的声音里,她拾掇好自己的心情,拍了拍手,将糖纸揣进口袋。

“打开仓库,我看看还剩几张卡。”

-

容阙久等,不见人从饮水间出来。

她只得往那边走去,才走没两步,见到空手出来的梅伊,“水喝过了?”

梅伊点了点头,轻轻挽上她的手臂,跟着她往外走,谁知刚走两步,容阙忽然将手中装着药的袋子拎起来朝她晃了晃。

“回去要好好吃药,我会监督你。”

梅伊眨了眨眼睛,小声嘟囔着:“现在头已经不疼了,能不能不吃?”

“不能,”容阙墨镜底下的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会儿疼,一会儿不疼,检查却没有任何问题,万一梅阿姨知道了,又会觉得我没照顾好你。”

说到这里,容阙蓦地凑近,仿佛不经意地出声道:“你不会装病骗我吧?”

梅伊睁大眼睛看着她。

偏偏隔了层黑色墨镜,让她无法看清容阙眼中的情绪,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梅伊只能做好自己,“为什么要装病骗你?”

她本来经过劳累、又没好好休息,脸色就不好,听到这个问题,神情越发的难看。

“我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什么要骗你的?”

“退一万步说,你觉得我在你面前能做到隐瞒吗?”

眼泪又有要漫出眼眶的架势。

梅伊连看眼前的人都模糊不清,遑论让容阙隔着墨镜、又隔着眼底这层水色,辨清她此刻的状态。

两人的声音不高也不低,但在医院安静的走廊里,仍十分明显,吸引来了几道目光。

容阙只好拉着她再往前走,等下了楼,坐进车里,系安全带的时候,她往副驾驶看去,又见到梅伊“啪嗒啪嗒”地掉眼泪,哭得无声无息,却叫人心疼不已。

坐在驾驶位上的人指尖于方向盘上点了点,强行忽略自己胸口的疼痛,想将以往的疑点都问清楚。

但话到嘴边,硬是吐不出来。

她想问梅伊为什么要伪装脸上的疤痕。

但心底已经给出了答案:因为想要自己心疼得更久一点,有那道伤疤在,自己才会顾念着她的心意。

容阙还想问她,跟那个送外卖还送快递的究竟是什么关系。

可是有必要问吗?

梅伊明明很清楚那个女孩的心意,却仍然执意留在自己的身边,这不就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吗?

至于曾经在浴室里怀疑过的“技术”问题,梅伊今晚的表现,就足以证明曾经的说法只是酒醉之后的胡闹。

自己究竟是在怀疑什么呢?

容阙叹了一口气,倾身过去,想将人揽进怀里,却被梅伊抬手拨开。

头回看她在自己面前闹小脾气,容阙心中还有点新鲜,但她知道疑心病是自己不对,所以连哄也哄得低声下气。

“是我不好。”

“我不应该怀疑你,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梅伊偏过头去看窗外,不与她对视,听见容阙的话,眼泪顺着脸颊落下,在尖尖的下巴处凝聚,要掉不掉的模样,正映入容阙眼中。

“你总是这样……”

她哭得哽咽:“总是不相信我对你的爱,我掏心掏肺地对你,只是想要你也喜欢我而已,但你的喜欢,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呢?”

说到后面,梅伊又有些心酸,哭得打起嗝来,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我答应了你永不再骗你,我一直都……都有做到,可你……你也总说要对我好……你就是这么对我好的吗?”

她哭得实在伤心。

容阙甚至觉得对方已经委屈到想要回家的地步了。

她只好一遍遍地道歉。

甚至发誓。

听到她的誓言,梅伊才终于舍得回过头来看她,“我、我相信你,但是……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保证要永远相信我,好吗?”

容阙只思索了半秒不到,就果断地点头。

——是她不好,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怀疑梅伊,这分明是天底下最爱自己的人,她怎么偏偏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去伤害呢?

-

梅伊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

容阙替她系好安全带,用纸巾轻轻擦干净她脸上的水痕,短短几分钟道歉的次数加起来比自己前半生说过的都多。

但她并不后悔。

甚至在开车回去的路上,还时不时抽空看副驾的人,只觉自己心中淌满柔情与歉疚,想的都是要怎么补偿梅伊。

副驾驶上的人神情很乖,被哄好之后也不记仇,放下得很快,还在容阙每次转头看来的时候,都回以温柔的、恋慕的笑容。

她一手放在距离车门更近的方向。

确定容阙不会再跟自己翻旧账之后,掌心那张若隐若现的卡片随着她心念意动消失,重新躺回仓库里。

梅伊本来还想着,车祸、失忆、癌症,要是失忆不能解决面前的问题,那她就想办法搞个车祸出来,谁知没等用上大招,容阙就被她的眼泪征服了。

放松下来,她在回去的路上有些昏昏欲睡。

等从副驾下来时,人已经小憩一场,被冷风一吹,情不自禁地哆嗦着缩了缩脖子,把手往衣兜里揣。

容阙从另一侧开门下来,手中还提着药,正想领她进屋,视线里却飘飘扬扬出一道很小的红色。

那抹红打着旋儿落在地上。

她走近,俯身捡起,发觉是一张散发着牛奶味的糖纸。

包装是她从未见过的。

容阙本来不以为意,准备替梅伊将这包装纸丢到垃圾箱里,可刚往旁边走了一步,脑海里却突兀地出现一副画面,是一张掌心摊着这红色包装的糖,含着笑意的声音于耳畔响起。

“这是我想着你的时候做的糖,像你带给我的感觉,开头很酸,后面又很甜。”

“我还没想好给这糖取什么名字,你可以帮我想一个吗?”

“……牛奶糖。”

“可它开头是酸的诶。”

“那就‘有点酸的牛奶糖’。”

“挺、挺好的,哎,你要走了吗?我是不是又烦到你了?”

……

声音格外耳熟。

但容阙却想不起来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直到梅伊因为看她在原地站了太久,被冷风吹得直哆嗦,凑过来往她身上靠,小声撒娇:“不回家吗?”

捏着糖纸的人蓦地回过神来。

有一瞬间,她觉得梅伊的声音合上了自己脑海中这场景。

作者有话要说:  入v第一弹!当当当当!

就算后面还有两章,我也想在这章吃到留言!啊——

感谢在2021-06-21 21:40:00~2021-06-23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utsuriki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痕轩、橘糖好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五十度辉 19瓶;苏格拉 10瓶;不想说话的猫 7瓶;糯米纸n 6瓶;好好吃饭、33775338 5瓶;九翠花 3瓶;ghost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