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24章 024

第24章 024


容阙听见自己声音有些艰涩地问道:

“这糖……你从哪儿来的?”

梅伊顺着她的视线, 看向掌心那片从自己口袋里掉出去的塑料红纸,悄悄点下剧情暂停,将系统抓出来问:“这什么情况?怎么她一个被攻略人物, 难道还想起我前十二次的攻略场景不成?”

“不可能, ”系统从她掌心扑腾出来,在她身边一上一下、老神在在地飞着,语气也相当肯定, “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 虽然容阙这个人物从推出起就很难攻略,让无数玩家折戟,但她归根到底也是数据组成的,先前的数据都清空了,她怎么可能会记起那十二次的过往呢?”

梅伊将信将疑地看着它。

“不是我不信你。”

她望着前面这位盯着糖纸一动不动的人, 心有余悸道:“实在是在她身上翻车太多次了,我现在已经对她有阴影了,要把一切翻车的可能性都扼杀在摇篮里。”

系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它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跟梅伊保证:

“放心!”

“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

梅伊信了。

她继续游戏,镇定地对上容阙的目光, 做出回忆状, 片刻后恍然敲了下掌心, “下午出去买那条绳子的时候, 老板不想给我找零, 就送了我一颗糖,我刚才在医院等你等得无聊,就拆开吃了。”

揉了揉鼻子,梅伊有些抱怨地往下说,“我都怀疑老板是不是给了我过期的糖, 明明看着是甜甜的牛奶糖,吃进去竟然还有点酸。”

听见她说这糖酸,容阙下意识地接,“哪家店?”

梅伊奇异地打量着她,“你喜欢这种味道吗?那我明天再出门,看看能不能给你买一些回来?”

还哪家店,当然是只有玩家才能打开的游戏奸商特供卡池。

左右只是一张普通卡,仓库里应该还攒了不少,梅伊准备明天看看能不能尽量给容阙凑个半斤的。

容阙不自觉被她将话题节奏带走,哑然片刻,才想起自己要问的不是店,而是面前的人和这糖、还有跟自己那段莫名其妙记忆的关系。

“这糖你以前见过吗?”

她抬手揉了揉梅伊的脑袋:“什么人给的你都敢尝尝,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将脑袋往她的掌心里又蹭了蹭,梅伊从善如流地接,“在医院时没想起来,你提醒得对,我下次肯定不随便将陌生人送得吃的往嘴里放,你也一样,粉丝送来的东西都要让公司检查过才能收下。”

第一次追容阙的时候,还是在容阙刚出道的时期,梅伊给她当死忠粉,曾经听闻有黑粉自制饼干,将里面夹满牙膏,假装是绿茶味的给她送去,后援会因此还被容阙的公司提醒接机的时候不要再送饮食类礼物。

还知道杜绝她粉丝表达好感,容阙轻轻一笑,对梅伊保证:“以后我只吃你做的东西。”

她将糖纸丢入垃圾桶,把这事抛到脑后,只当是自己大晚上忙前忙后,又去了医院一趟,应该是疲劳过度出现了幻觉。

容阙决定抱着梅伊好好睡一觉,休息充足了,自然不会再出现这些奇怪的幻觉。

-

天光微亮。

梅伊睡得迷迷糊糊,听见系统来问她要不要使用早餐卡,她便挪了挪、从容阙的怀里动了动,点了点头,勉强起身片刻,又倒头睡下,假装自己去厨房做了顿早餐才回来。

容阙也困,但她总被梅伊的小动作折腾,总陷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想到对方是失忆刚恢复的状态,应当是做了噩梦,心中便生出体贴之意。

只是睡没多久,就感觉到梅伊从怀中离开,她睁眼去看,见到对方在床边站了会儿,又调转回来睡觉,心下觉得好笑,不由凑近再次将人拥入怀中。

太阳逐渐升空,时针的位置走向九。

容阙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脑袋还十分混沌,接电话的声音却很清晰:“喂?”

小郭在经纪人办公室,正觑着他们家大经纪人的脸色,开着免提小心地问:“容老师,您昨晚去医院了?”

“嗯,”容阙一条手臂垫在梅伊的颈间,此刻小臂回转,以抱着对方的姿态,揉了揉自己因睡眠不足还有些昏沉的额头,声音也不自觉压低一些,“昨晚梅伊恢复记忆了,但是头特别疼,我半夜送她去了医院一趟,怎么,被拍了?”

“是的,”助理看向经纪人的方向,只觉自己夹在两尊佛之间,连呼吸都十分谨慎,“狗仔拍下您跟梅小姐在车里的亲密互动,已经替您出柜了,现在热搜已经爆了。”

郭助继续道:“现在电视剧那边的cp粉都闹起来了,合作的另一位主演底下也都是打抱不平的声音,电视剧的播放量增长明显放缓了,剧方也打电话来问我们这是什么情况。”

容阙收回胳膊,小心地没吵到梅伊,起身往主卧外走。

她将门反手关上,朝客厅的方向走,出声道:“就这么个情况。”

话毕。

容阙闻到一股香味,将她仍在沉睡的胃唤醒,发出短促的一声叫。

她往餐桌的方向看去,见到满满一桌、堪称是色香味俱全的大餐,走上前去,她用指尖探了探早餐盘子的温度,正好在快凉的边缘,仍有余温。

郭助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带着求爷爷告奶奶的架势:“容老师诶,您不是答应过我,等剧结束之后咱们再宣布恋情的吗?”

容阙回忆起早上梅伊起来又躺下的动作。

她随手从桌上抽了张湿巾,攥在掌心里揉搓,随后拿起摆好的筷子,夹起盘子里热乎乎的小米糕,放到唇边之前,随口道:“既然被拍到了,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

郭助理:“……”

在经纪人催促的眼神下,她硬着头皮跟容阙提建议:“赵老师刚才跟团队商量了一个方案,要么咱们在剧没播出之前,先辟谣、否认这件事,先给粉丝和剧方一个交代——”

容阙正在吃这小米糕,甜度合适,顺带着尝了尝旁边的灌汤包,感觉和上次吃到的是同一个味道,没想到梅伊刚恢复记忆,竟然就惦记着补偿给自己一顿大餐。

她心中越发惭愧。

于是拒绝就变得更干脆,“辟谣?哦,那等我下次官宣恋情,再让人扒出来我之前还否认的人结果后来又在一起了,让我啪啪打脸?”

赵经纪人一把抢过电话,看不得郭助理这副磨磨蹭蹭的样子,冲这头的容阙道:“这有什么?到时候就说澄清时还没互相喜欢,后面认真接触了才相爱,不就行了?”

容阙把嘴里的灌汤包咽下。

她眉目里有了几分冷意,“我跟她早就领了证,并且短期内没有离婚的打算,现在否认恋情,万一里面哪个工作人员给我把结婚证放上来,你们又打算怎么公关?”

“我只有这一部作品能拿得出手吗?没了这部作品的流量,我在娱乐圈就混不下去了?难道我平时就是靠跟人炒cp才能接到工作?我本身的演技不值得粉丝和观众欣赏?”

她这连续的问题将经纪人怼得说不出话来。

小郭则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暗暗庆幸这次不是自己对上容阙的火力,她亲耳听见电话里斩钉截铁的那句“我要趁此机会官宣”,突然有点喟叹。

梅小姐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

官方定了调,赵经纪人懒得跟容阙继续扯,将手机丢回给郭助理。

郭助跟容阙打了声招呼,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见容阙问了句:“小郭,你会做饭吗?”

“会一点,容老师有什么吩咐?”郭助把手机免提关了,耳朵贴着手机,仔细地听着。

谁知容阙却给她报了一堆菜名,缓了缓才继续问道:“你觉得做这些需要多少时间?”

郭助理懵了半晌,犹豫着说:“是我的话,肯定要弄上一天,毕竟买菜、揉面、剁馅儿这些前期工作就很麻烦,但如果前一天准备工作做好了,又是熟手的话,可能一两个小时就行?”

容阙本来想知道梅伊究竟为了自己付出多少。

而今一听这时长,下意识在脑子里算了算……

她们俩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就快亮了,满打满算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她印象中对方一直躺在自己的怀里,哪来的时间做早餐?

但这早餐,又确确实实是梅伊的手艺。

容阙握着电话,在这早餐桌边站了半天,连郭助什么时候跟她打完招呼挂的电话都给忘了。

“咔”一声。

卧室的门被打开,梅伊光着脚站在门边,睡裙的吊带从她肩头滑落,露出一两枚斑驳红印,偏偏整个人的神情又是睡不醒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又清纯又欲。

“怎么起来了?”

容阙站直身体,将手机放下,微笑着看她:“不是说困吗?”

梅伊方才就被她的电话吵醒,躺了半天没睡着,干脆赚她点好感,只是瞥见不知什么时候飞到容阙旁边的系统,感到有些新奇,但还是控制好了自己的神情:“你不在,我睡不好。”

“刚在给公司打电话,在跟团队商量公开我们恋情的事情——”

容阙朝她走来,替她将睡衣的带子拉上来,不紧不慢地往下接:“又被你做的早餐留住了胃,所以很久没回卧室,抱歉。”

梅伊习惯地摇了摇头:“没事。”

系统从不远处飞来,拼命对她摇头。

梅伊:“?”

没等她反应,紧接着她就被容阙推到洗漱室里,“快收拾一下,出来尝尝你自己的手艺。”

梅伊应了一声好。

才刚拿起牙刷,她看见急得在自己面前团团转的系统,不由好笑地点了下暂停,出声问它:“怎么了?看你搁这儿着急一早上了,难不成是发现容阙背着我出-轨了?”

系统的翅膀变成个喇叭,就放在它的发声部位前,大声冲梅伊喊:

“您翻车了!”

“刚才我亲耳听见容阙问助理,做这早餐需要多长时间,助理说最少也要一两个小时,你们从回来开始拢共就在床上躺了四个小时,您中途起来的时间太短,她的觉又浅,不排除被她发现您根本没出卧室的可能性——”

系统着急地一口气说出最后一句:“而她刚才提了两次这早餐是您做的,您都没有反驳!”

才刚刚挤上雪白牙膏的牙刷,“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梅伊低头去看,见到自己腿上被牙刷无意间蹭出的线状长条痕迹。

作者有话要说:  梅伊,有没有觉得你像是在跟柯南谈恋爱?

这是入v第二弹!

虽然五分钟后还有第三章,但是也想吃留言!呜呜噫噫!

留言发红包!留言多发的就多,哼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